电脑商报:沈惠中:追梦人


 2008-02-28 00:00:00       749

沈惠中:追梦人

离开BEA时,沈惠中已经不用再为下半生发愁,那时的他,已经可以为家人提供后半生良好的生活环境。但他却丢失了自己最初的理想。

沈惠中赋闲在家的日子过得轻松自在,一度不愿再出来工作。

太太团的投资顾问

赋闲在家的沈惠中也并没有完全闲着,他成了“太太团”的投资顾问。

沈惠中的太太一直想做一件与小孩有关的事情,沈惠中给的建议是:“去国贸开个店就行了呗”。

如此简单的回答自然无法解决太太的疑问。

很快,沈惠中的太太领着自己“太太团”的朋友们来找沈惠中,要求他出谋划策,帮她们确定业务方向及操作模式。

闲着也是闲着,沈惠中接受了这个投资顾问的“工作”。

沈惠中给“太太团”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东西是你们认为在内地买不到的?”

童鞋。

当这个答案在一段时间后被告知给沈惠中时,他多少有些惊讶。

沈惠中有两个孩子,都出生在香港。

1998年女儿出生后,当沈惠中夫妻回到内地工作时,大包小包的行李让他们很是头痛,而其中的大部分居然是孩子要用的东西:奶粉、纸尿裤等。沈太太对这些产品的要求较高,而那会儿在北京还比较难买到让她满意的产品。

等到沈惠中的儿子出生后,沈太太再从香港回来时,这些东西在北京都已经可以轻松买到。在孩子的日用品中,惟独童鞋仍然在北京买不到满意的产品。

“太太团”的一位欧洲母亲向沈惠中讲了她的苦恼。这位太太带自己四五岁大的女儿去北京的商场买童鞋,在试鞋时,销售员经常会说:你看她穿上多漂亮、真合适呀!

但这样的话却让这位母亲很生气:你又不是孩子,你怎么知道她穿着就合适了?

沈惠中没有想到,满大街卖鞋子的,居然没有适合孩子们穿的鞋子,是太太们要求太高,还是真的存在市场空间?

沈惠中第一时间到网上搜索相关资料。这一查,让沈惠中吃惊不少。

在国外,童鞋是需要由专业保健师销售的;鞋码也不是只有一个标准,而是由长宽高三个度量衡来标识的……这些专业资讯的获得,使沈惠中清楚,内地的童鞋市场绝对值得投入。

但这样的市场前期调查并没有让沈惠中下定决心自己也投入到童鞋市场中来,在他看来,值不值得做是在追求金钱,而自己并不缺少,有没有意义更重要。与此同时,沈惠中还多次跑到河南,去研究用玉米秆生产乙醇的项目,在沈惠中看来,玉米秆变乙醇似乎更有科技含量。

而这时,沈惠中收到了一份国内医学专家的健康普查资料,其得出的结论是,由于鞋子设计的不合理,中国一代人的脚都毁了。

这一触目惊心的结论,让沈惠中下定决心投资童鞋市场,“让新生代的孩子都穿上健康的鞋子”,沈惠中说自己找到了这件事的意义所在。

0.58美分的算计

沈惠中说,以前在IT圈里呆着,总听大家提要靠精细化管理挣钱,可等接触了传统行业后,才发现,真正的精细化在传统行业得到了更多的体现。

而一次关于0.58美分的计算让沈惠中真正理解了什么叫精细化管理。

一双鞋子的制作过程要分为很多个流程,需要交由不同的厂家生产制作,其中有一个部件,沈惠中交由A厂商制作。

A厂商报价3.58美元。

沈惠中开始在脑海中怀疑这0.58美分是怎样计算出来的,“难道是他们预先留下的砍价空间”?
沈惠中提出了砍价的要求,希望对方能够将价格再降下去一些。

但很快,沈惠中就发现自己砍价的行为是完全没有作用的。

A厂商的代表拿出一份详细的报价单,其中详细列出了3.58美元的成本构成,小到某一个价格只有几美分的原料也清楚地列出来。

面对这样的报价单,其精细化程度让沈惠中非常惊讶,他立刻就打消了砍价的念头。

这样的情景,并不仅仅出现在这一家合作者身上,其他的合作者也大多都是这种情况。沈惠中笑称,传统行业的精细化已经到了几角几分,而IT行业可能还在百元这个单位上标榜着自己,差距是“巨大”的。

怎样做好钨眼

多年的IT圈生涯,让沈惠中感受到的,是IT企业大多崇尚“大而全”的方向思路:硬件厂商恨不得PC、服务器、打印机都做,软件厂商也是从平台软到应用软件都想插手。

但沈惠中在鞋类行业看到的却是完全相反的状况。

一双鞋的原料要由几十家企业提供,每一家企业专注的,可能只是其中非常小的一个部件:鞋底的垫子、鞋袋、皮料都由专门的厂商负责提供。

在这期间,沈惠中接触了一家专做鞋上专用钨眼的企业,这家企业的产品只有钨眼一类,但从不同大小、材质、形状等方面又分出非常多的小类。由于其只关注生产钨眼,这家企业的产品得到了几乎所有高级鞋类厂商的青睐,市场占有率非常高。

这家企业的老板也从来不想着要去生产其他部件,他告诉沈惠中:“我只需要想怎样做好钨眼就可以了,只要我做好了钨眼,你们想生产高档鞋,就得来找我,我完全不用担心市场。”

像这样的企业还有很多,沈惠中见过只关注鞋带的,只关注拉链的,等等,虽然产品很小,但这些企业都做到了精益求精,不仅没有感觉到市场空间窄小,反正在产业链中拥有了更大的话语权。

重启圆梦之旅

家电有海尔,PC有联想,而软件产业里,谁可以代表中国企业?采访时,沈惠中多次提到这个问题,原因在于,他的梦想是要建立一家世界顶尖级的中国软件企业。

最初,沈惠中以为这个梦想会在BEA实现,但太多不可控力让他失望;后来,他又寄希望于合力思,很快,再次因为外力,沈惠中不得不放弃这梦想。

离开合力思后,沈惠中以为自己最初的梦想没有机会实现了,他说自己开始寻找新的梦想,例如让新一代的孩子穿上健康的鞋子,例如将玉米秆变成乙醇。

而一个早已认识的朋友,却让沈惠中有了重新圆梦的机会。这个人,就是普元公司的老总刘亚东。

沈惠中和刘亚东算是旧识,早在刘亚东成立普元公司之前,两人就因为业务认识了。刘亚东一直很佩服沈惠中的能力,但远观普元,沈惠中对其的印象并不是特别好,“感觉像是一帮外行人在做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我知道亚东为普元投了很多钱。”

2007年初,普元要做年终总结和年初预算,刘亚东请沈惠中帮忙看看公司的运营情况,再支支招。沈惠中很难说清刘亚东当时是不是有意“引诱”自己,但深入普元之后,沈惠中看到了很多惊喜,并认定“普元是一个有机会的公司,从中期和远期看有很好的前景”,同时普元也能给自己带来机会。

最初那个做中国最好的软件企业的梦想又回来了。2007年6月1日,沈惠中正式来到普元的办公室里工作。

记者印象

离开BEA是因为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涉足童鞋行业是因为想追求新的梦想;再回到IT圈,加入普元,是为了圆第一个梦想。

沈惠中说自己就是一个努力追寻梦想的男人,这些年的行程一直与自己的梦想有关。他还说,自己已经不用再为生计发愁,因此,实现梦想是更重要的事情。

采访时,沈惠中坐在普元会议室里,伸开双臂划着圆圈,形容对梦想的渴望。

沈惠中说,做世界顶尖级的中国软件企业是自己的第一个梦想,等圆了这个梦想,他还要再去实现自己其他的梦想,一个一个地圆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