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硬的软件


 2004-12-22 00:00:00       758

美国的模式在中国就灵光吗?“套装软件”真的能解决问题吗?这种方式需要反思甚至纠正吗?

最近关于政府采购和国产软件的风波颇沸沸扬扬,大抵的意思似乎是某些政府部门对国际、国内软件的采购倾向存在不公正,甚至有违法规。此间众说纷纭均不无道理。然而必须正视的事实是,国产软件产业尚未形成气候,确实有些弱不禁风。

如果仅此而已,倒也无所谓,不过是多需要呵护,这在世界各国都可以理解。反而值得担忧的却是,国产软件群体依然徘徊在十字路口,困顿迷茫,令人对其前景感到悲观。

言下之意是,如果找不到正确的方向和正确的方法,费心费力去做一件十分辛苦的事情(包括呼吁政府的扶持)究竟有多少价值。窃以为,这个问题是一切其他问题存在的前提。

对于国产操作系统研究不多,因此不好妄加评论。但是对于国产管理软件,却想多说几句。现在,国内管理软件厂商都在推套装软件加二次开发交付给用户,实际上,这是美国曾经经历过,并在美国市场条件下得到成功应用的模式。其实,国内管理软件厂商从完全二次开发的项目被迫走到“套装软件+二次开发”也经历过一段痛苦的过程,以至于这种模式被普遍认为是目前可行的运作方式,并且到目前为止,尚无人提出质疑。

美国的模式在中国就灵光吗?“套装软件”真的能解决问题吗?这种方式需要反思甚至纠正吗?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清晰地记得,在国外市场上叱咤风云的SAP、Oracle、Siebel等管理软件厂商多年前就开始在中国深耕细作,它们不遗余力地将那些曾经在美国得到“成功”验证的套装软件带到中国。当时,那些软件和先进的管理经验如同“葵花宝典”,在普遍缺乏现代管理基础的中国企业激起了强烈的反响。然而,中国市场不是美国市场,当套装来到中国后,多年的实践和高达80%的ERP实施失败率表明,“套装软件+二次开发”模式缺乏美国那样的土壤:没有成熟商业环境的支持;没有可以依赖的高水平企业基础管理体系;用户习惯于传统“人治”为本的简单粗放业务流程,无法适应刚性约束;企业政治以及诸多历史遗留问题。

《软件美国的启示》文(详细报道见本报第38、39期第C4~C5版)作者、Primeton(普元)软件公司董事长兼CEO刘亚东博士在《软件中国的机会》(详细报道见本期C4~C5版)文中说:这是一场巨头的合谋!他甚至专门拿出一个章节来阐述这个观点。考虑到主题的紧密性,我特意将刘博士的“合谋论”摘出来与业内人士分享--刘博士认为,生于美国、长于美国、兴于美国的“套装软件”不适合中国是显而易见的,诸国际厂商心中未必无数,但20多年来,它们利用规模实力、资源优势、概念优势、营销优势控制话语权,逐渐在国内用户群制造、巩固认知和信任优势,联合逐鹿中国。如果20多年来已经证明“套装软件”的成功,倒不失为公平竞争的必然;但如果20年来依然经历着足够多的应用失败,则不能不认真反思“合谋”背后的深刻意义--刘博士认为在目前的现实下,“合谋”的继续是可怕的:“合谋者”参与规则的制定,成为比赛的监督者,又早早地跑在了比赛的前面。而我则认为,这些判断也许有些言过其实,但绝非危言耸听。如果仔细分析众多企业信息化失败的原因,就会发现,坚硬的软件与充满着不确定因素的软塌塌的管理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沟通障碍。

显然,如果管理软件服务的终极目标是解决管理问题而非技术、产品问题,管理软件提供商就没有理由苛求对象,更不能用简单的评语来评价对象。因此,对于管理软件应用的失败必须要检讨当事者双方--实际上,在大多数时候,批评用户的不成熟是毫无意义的,软件厂商也不可能等到用户足够“成熟”的那一天开始收获。

这是国内软件厂商寻找出路的基础,也是软件中国存在机会的前提。由此也意味着,我们必将走一条与美国完全不同的道路—《软件中国的机会》文认为在没有更好出路的情况下,构件可能是一条出路。此为一家之言,谨供同业参考,然而,软件从业者刘博士对于软件发展的客观思考却值得赞赏—常言道,糊里糊涂,功败垂成;清清楚楚,事半功倍。深以为然。现在看来,软件中国真的需要想清楚了再动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