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计算机报: 您看到了吗? ——《产业故事》岁末回顾


 2004-01-22 00:00:00       753

转载于《中国计算机报》 出版日期:2003-12-22 总期号:1277 本年期号:96
http://media.ccidnet.com/media/ciw/1277/h0701.htm

您看到了吗?
--《产业故事》岁末回顾
余梦非

  软件企业起起落落,内中有何规律可寻?这个问题恐怕少有人知道确切答案。但在审视不同企业的发展历程时,我们可以发现一些共同的感悟以及类似的弯路,这似乎昭示了软件企业发展存在若干规律。


  看--现金流量

  三个时间点很重要


  去年的这个时候,正值兰德在香港上市不久,“掌门”陈平刚从飞机下来即直奔浙大兰德公司的联谊会现场。回顾自己多年的创业历程,陈平唏嘘不已,临到发言结束前,他问了在座的人一个问题:“在公司的运作中,什么比圣诞老人更重要?”众皆茫然,陈平笑笑,自己做了解答:“现金流量。”

  作为在商战里摸爬滚打多年而创业成功的商人,陈平一语中的,现金流量在公司运营中至为重要,无论对传统企业还是对软件公司都是如此。基于对现金流量的预估,尤其是对现金流量的三个重要时间点--开始产生收入的时间点、现金流量开始出现正值的时间点以及公司整体实现赢利的时间点进行预估,再做起步阶段人员与资金的调配,这样可能更为理性。

  这也是上海微创软件营运总裁王晔在公司正式营运前,要去东家微软讨来秘密武器的原因。这个秘密武器其实就是微软赫赫有名的“年终计划”财务模板。2002年初,王晔带上了公司的财务人员跑到微软中国北京总部,根据这个模版把微创的业务开展所需要的各阶段预算、公司损益表和各业务线详细的财务成本全都敲定了下来。王晔的想法是:公司一开始就要按照一个管理严密和成熟的公司来要求自己。事后证明,这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行为,它让微创在第一年销售额做成一个亿的发展速度下,保持了各方面的平衡。

  没有东家秘密武器的软件公司该如何保持发展平衡呢?合贯软件的营运总裁李斌认为,小型公司的特点是它们创业的时候,往往需要两种驱动因素:靠客户的项目合同驱动;自己投入现金去做产品的驱动。如果总是靠合同来驱动,可能就要靠庞大的关系网。如果总是靠产品去驱动,那自己就要有很大的现金。只有这两者恰到好处的平衡--依靠合同的现金流去驱动产品,那这个循环才是良性循环。“软件公司毕竟不是建筑公司,如果仅仅靠合同来驱动,做一单是一单,那么这种驱动力会越来越弱。但如果不做项目,只寄希望于自己研发的产品的话,经理人很快就会发现现金流枯竭了。”


  看--谨慎布局

  做企业当慢慢成功


  50知天命。已过50的朱敏开始了又一次奋起--在国内创办柯戴斯软件公司。他渴望成功。不过,已在硅谷功成名就的他,在国内布局却很稳健。除了上海外,他只在和上海同属一个区域的杭州、合肥、苏州成立了研究开发基地。他认为,柯戴斯是一个要做长久的企业,而对于软件外包来说,企业的人力和研发成本至关重要。在其他城市布局,可以有效地降低成本10%左右。在这些地区中上海、杭州、苏州以研发为主,合肥以测试为主。因为测试工作技术要求不高,但要反复做。沿海的技术人员看得比较多一些,技术比较好,心就比较活一些。让他们每天做一样的东西的话,他们就会很烦,就会不稳定。而在合肥,要找一家待遇好、公司发展前景好的企业相对来说机会就少了很多。

  朱敏认为成功应该是个漫长的、循序渐进的过程,在此过程中,经历不同的事物、感受不同的生活层面,是成功人生不可或缺的一种体验。他说:“做企业还是慢慢成功才好,就像Yahoo,它非常成功,可它在没有成熟以前就成功了,这会使它没有机会去学习一些基础的东西,比如公司经理层就没有机会去经历各种挫折,积累各种管理企业的基础经验。它的起点固然很高,但当风险来临时,他们面对的挑战也更大,这样做企业真的好苦。”

  与朱敏一样遵循“过程美”人生哲学的还有普元的创始人刘亚东。他表示,做软件行业投入很大,风险也很大,是高投入、高风险的行业。它不像其它行业投资回报年限比较透明--迟的也就两年。做软件企业一定是长线投资:三年是基本的;四年才能够看出这公司做的产品在市场上是否有基础;五六年才能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尤其是大型企业级软件产品,至少需要四年时间才能做得比较成熟,才可以正式向业界宣布:我们的产品达到领先水平。产品只有经过了这样的历史,客户才不会有过多的抱怨,微软、Oracle、BEA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朱敏、刘亚东先前都有过成功的创业经验,那些初涉软件行业的企业是否也做好了如此充分的心理准备呢?


  看--适应需求

  到罗马说罗马语


  对软件企业的产品开发来说,“到罗马说罗马语”这条谚语非常贴切。刘亚东认为,与成熟市场不同,“变化”是中国市场最大的特征,中国未来五年就是企业和市场飞速变化的时代,市场、规则、环境无一不是如此。这就要求软件产品能够不断地增增减减以适应企业的变化要求。

  “就拿普元目前专注的金融和电信行业来说,”刘亚东进一步分析,“这两个行业都是面向海量客户的服务行业,客户为公司带来收益的同时,公司也为每个客户付出了成本。随着竞争的加剧,公司就得为不同客户设计出不同的产品,并制定不同的价格,计算不同的成本。不同企业之间通过差异化竞争来取得最大回报,例如对银行来说,就是不同的理财方案;对电信来说,则是不同的资费和优惠措施;而证券公司的经纪业务,也要设计不同的佣金制度。”

  因此,活的业务发展空间需要活的软件架构来支持。普元的软件框架必须灵活支持企业未来三到五年或者更长时间内的业务发展。“这样的一个软件系统,就像具有生命力一样,可以和公司的业务一起进化,一起发展。”


  柯戴斯软件创始人、董事朱敏


  微创副总裁兼首席营运官王晔


  浙大兰德董事局主席陈平


  合贯软件的创业团队:总裁范焱(左)、营运总裁李斌(右)


  普元创始人、总裁刘亚东(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