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PWorld.net:书评:像制造波音飞机一样制造软件


 2009-06-05 00:00:00       753

书评:像制造波音飞机一样制造软件

ERPWorld.net 资讯 2007年7月8日,在众人的惊呼之中,一架巨型飞机在美国华盛顿州的Everett正式亮相,它就是波音公司推出的具有最新理念的787系列飞机,也被称为“梦幻客机”。

  波音787系列属于200~300座级飞机,航程可覆盖6500~16000千米;波音787的特点是大量采用复合材料、低燃料消耗、高巡航速度、高效益及舒适的客舱环境,可实现更多的点对点不经停直飞航线。波音787一经推出就大受欢迎,在还没有进行任何试飞的情况下就拿到了500架飞机的订货单。

  就是如此复杂的一架飞机,它的技术规范书却只有20页,要知道,当波音制造787的上一代产品波音777的时候,技术规范书还厚达2500多页。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呢?

  这是因为波音公司采取了更加彻底的模块化生产方式--波音公司在787的设计阶段就与全球100多家供应商进行讨论,将其分解成各个模块,交给供应商去组装,而波音在美国的工厂只是负责总装而已。

  波音工程部的副部长沃尔特•吉尔勒特曾经说过:“787的建造是我们在50年来做出的最大的举措。”这款飞机使波音改变了在新式飞机设计、建造和资金筹措上的传统。波音成了一名“设备集成者”,融合了一大群非美国本土的参与者在设计和研究上的成果。

  例如,以前波音从来没有对外采购过一个机翼而是自己生产,要知道,机翼和飞行舱是飞机非常重要的部件。而现在,设计和制造787机翼的任务交给了3家日本公司--三菱重工负责大部分的机翼制造工作;富士重工负责建造中心翼盒以及完成机翼和飞机起落架的连接部分;川崎重工业负责驾驶员座舱后面的一部分机身和机翼后缘。来自中国的哈飞股份以及成都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也分别承担了尾翼和方向舵的制造。

  当象征人类最高工业文明的大型客机采用“组件”这种模块化的生产方式时,全世界大概只剩下一种高科技产品,这种高科技产品往往一方面被其“设计者”作为艺术品来对待,一方面却往往因为效率和稳定性无法同步大幅提升而使得“设计者”备受煎熬,并就此长期停留在和不断冲击高效和精细化分工的工业制造截然不同的境地。

  这种高科技产品就是软件。

  1999年,计算机科学家布鲁克斯以近七十岁的“高龄”获得了图灵奖--这位数十年来蜚声世界的软硬件专家、教育家曾在其《没有银弹》(1986)一文中提出一个迄今为止尚未被打破的著名论断:“没有一种单纯的技术或管理上的进步,能够独立地承诺在十年内大幅度地提高软件的生产率 、可靠性和简洁性”。

  实际上,当我们惊叹于波音飞机组件化生产带来的巨大便捷和效率时,波音飞机的这种“组件+平台”的生产方式已经有绵延一百年的历史--从福特发明流水线生产汽车,并命之为“福特模式”以来,分工再分工一直是工业制造的长期命题--从波音飞机的制造到中国温州众多的皮鞋或是打火机工厂,一件成品总是被分解为无数个“组件”,而每个“组件”的提供者精于通过对组件流水线(即技术平台)的运用,保证“组件”的质量、优化“组件”的成本,缩短“组件”的供应周期等等,当“组件”都齐备了的时候,最后的“集成商”就可以借助自己的组装流水线(即产品平台)进行最后一道“组装”程序,提供给客户个性化的商品,将成品“制造”出来,并规模化地推向市场--而销售渠道可能是通过另外一种形式的“组件”来完成分销。

  而《平台征战》这本书的作者要告诉读者的就是,SOA理念与实践带来了或许是软件业近年来最重要的一场变革,即软件也可以像波音飞机一样来制造,并且只有通过“平台”+“组件”的方式,才能够从根本上提升开发效率,并使得软件或者软件服务的提供商们从技术中解脱出来,转而集中精力来理解客户的业务流程、业务需求上,并据此向客户提供最佳的软件产品或软件服务。

  关于中国软件业面临的发展的困境,业界有种种表述。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等13位专家撰写的《2007中国软件自主创新报告》中有所披露:截至到2006年底,国内共有1.3万家软件企业,其中57.6%的软件企业年收入在500万以下,超过1亿元的企业不足总数的5%,超过10亿元的企业只有35家。与之相对照的是,有数据表明,2006年,印度的软件和服务出口收入超过了200亿美元,是中国的10倍。

  中国软件业规模小、竞争力弱、缺乏领头企业群,已经成为这个行业的“标签”之一。

  那么,为什么中国软件业的发展遇到了成长的瓶颈?《平台征战》的作者认为,一方面,无论是产品型还是服务型软件开发商,他们都过多地依赖自己的技术来开发产品,而不是尝试将“技术平台”和“产品平台”分离--即使这种技术平台不是出自自家之门,但其对组件质量及其组装过程的把握足以支撑软件商专注于其对行业的理解,而这恰恰是软件商竞争力的核心本质;另一方面,面临不断变化和更新的客户需求,软件开发商们还执着于源代码的编写,这种近乎原始的软件开发模式,必然导致开发效率低下,维护成本高企,且生命周期难以永续的结果。

  客观地讲,大多数的中国软件或服务开发商没有走出《平台征战》作者指出的困境,很大程度上不是他们自身的错,而是中国软件业的生态环境也仅仅是刚刚走到“平台”+“组件”的大门口这一步,有勇气敲响它、有能力开启它,并且能够迎接和容纳后来者的,一定是一个或一群在这个领域里有所突破,有所坚持,有所建树的领导者。

  正如作者所言,普元是“平台”+“组件”模式的强力推行者,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中型软件企业,却是中国软件生态环境中最特立独行的一家。这家企业不仅参与了SOA国际标准和中国SOA标准体系的建设,还开发出适合于电信、金融等各大行业的技术平台--SOA应用平台EOS以及近1000个“构件”,或称为“组件”,为中国众多的软件开发商们提供了将技术平台与产品平台分离以及软件“组件化”制造的可能。

  由此,软件业的“波音模式”似乎前所未有地清晰和明确起来,而普元也正如那个站在“平台”+“组件”大门前的那个领导群中的一员--虽然对更多的软件开放商而言,普元的面容是模糊甚至是陌生的,但是谁都无法忽视,普元手中舞动的大旗以及身后那扇徐徐被打开的大门里投射出的中国软件业的希望之光的巨大吸引力。

  名家评论:

  全球软件与网络服务业正在平台化的道路上快步前行。如何让平台化助力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用平台化的思路解决软件企业面临的知识积累、技术更新、资源整合以及产品、盈利、人才等诸多问题,本书对此做了系统而卓有见地的分析。

  --李开复 Google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

  本书解剖中国软件产业的过去和现在,揭示未来“平台+组件”的发展趋势,是所有从业者值得一读的好书。

  --雷军 前金山公司总裁兼CEO

  中国软件企业必须努力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向更高的阶段发展。本书作者在对中国众多软件企业的调查后发现,“组件+平台”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倪光南 中国工程院院士

  初读《平台征战》,便感到了它的分量。作者唯变:全书以实践为基础,顺应软件服务产业发展趋势,引领变革,整合资源,推出新一代企业发展战略;作者唯实:通篇实例实证,实而不华,读之可辩,行之可鉴。

  --郭昕 IDC中国总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