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周刊:服务是移动互联平台竞争的关键


 2008-11-15 00:00:00       748

服务是移动互联平台竞争的关键

                                                      --访IDC大中华区总裁郭昕

《商务周刊》:新一代手机的竞争已经不仅局限于硬件,更体现在iPhone、Andriod和Symbian这三大标准平台之争,这与过去的产品层面竞争有怎样的区别?

郭昕:9月初,IDC联合SOA中间件平台提供商普元共同发布了《软件商成长路线图》白皮书,其中指出,技术平台及其与产品平台的分离,正是当前软件开发商竞争力得以差异化并提升的战略重点。

对于其他行业也是这样,实际上,在技术开放的今天,当把技术作为一种生产要素来看时,技术本身已无法让开发商产生差异化。客户最终需要的是应用解决方案--只有那些对客户业务有着精深理解,以及基于此理解有着对客户业务的抽象、建模、软件化的能力的供应商才具有差异化的竞争力。所以我们看到,全球大型软件公司都已经完成了产品的平台化过程。

托马斯*弗里德曼在《凌志车与橄榄树》一书中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全球化,即三个民主化和五个加油站。三个民主化,跟政治上的民主化概念不一样,弗里德曼所谓的民主化,就是人人都能得到,不再成为壁垒。未来经济的发展,资本、技术和信息都将被民主化。

资金就不用说了,现在已经是钱找项目,而不是项目找钱的时代。除了航天等军事领域,靠技术领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在20年前潘石屹发短信说“人傻钱多速来”的时候,信息是最重要的,但现在的信息社会,所有人都知道什么地方有钱。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才能成为企业的核心能力?弗里德曼通过不同国家的5个加油站来对比不同服务意识,并借此说明在“民主化”时代服务意识、服务能力的重要性。对于企业来说,只有企业的文化是别人无法模仿的。

其次,平台竞争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企业整合资源的能力。整合资源最好的模式就是搭建一个平台,让所有的人都上来跳舞唱歌,他们都不属于你,但是为你服务,你永远赚钱。比如沃尔玛没有任何核心技术,沃尔玛所做的事美廉美、超市发都能做到,但是为什么他们没有做到沃尔玛的规模呢?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沃尔玛那样整合全球资源的能力。

Andriod可说是其中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Google在手机产业链中可以说什么都没有,既不是手机生产商也不是互联网接入商、运营商或者GPS卫星公司,但是Google对于网络应用有着很好的理解,有很好的服务能力,他就能够把这些人都吸引过来。我相信将来很有可能会出现不属于任何人的平台,它会是最成功的平台。

《商务周刊》:各种平台共存混战,那么中国手机制造厂以及增值服务商应该如何选择?

郭昕: 我非常愿意看到有能力的中国企业搭建自己的平台。像阿里巴巴、腾讯QQ都是很好的平台,还有像普元、中企动力以及易路联动都是小型公司,但是有一定的服务能力,也搭建了自己的平台,服务于小型公司。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要成为平台商,搭建平台毕竟要做很多投资。大多数公司在这种时候都要站队,骑墙战术肯定不是一个好方法,虽然有钱可以两边投,但历史上两边都投然后两边包赢的例子很少,这种投机的人很少能赢,通常是押对的人赢。

如何判断一个平台的发展,我觉得还是要再转回来,看这个平台对全球资源的整合能力,它的服务意识,是不是有真正想满足客户需求的想法。说起来这很容易,比如说如果一方是中移动,一方是诺基亚,那很容易就可以做出选择。但如果让我从Andriod、Symbian和iPhone中选一个,确实很困难。现在看来Andriod和Symbian比iPhone稍强些。虽然iPhone先推出一年多,但是Google的电子商务和平台整合非常成功。不过话又说回来,从我们过去对互联网行业的研究来看,这个行业还很少有公司成功转型的案例,新的商业模式通常都是由新公司来创造的。比如国内三大门户网站,他们虽然也做IM,但最成功的即时通讯工具是腾讯的QQ。虽然诺基亚此前没有Google那种知识管理和平台整合的经验,但是我们知道,诺基亚恰恰是一家擅长转型的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