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息化:沈惠中:将梦想照进“普元”


 2008-06-27 00:00:00       771

沈惠中:将梦想照进“普元”

2008年6月的一天,当BEA系统公司被Oracle公司收购的消息传来,曾经是BEA公司全球副总裁的沈惠中说自己“挺难受”。当年沈惠中带领BEA中国公司以每年200%的速度疯狂成长,并赢得了“IBM杀手”的称号,但他觉得这再自然不过。相反,BEA这家寄托过自己梦想的公司,如此骤然“消失”,这让他感到有些难过与怅然。

早在1997年,27岁的沈惠中就加入BEA,后转投合力思软件公司,再后来索性跳出IT圈,卖了一阵童鞋,还投资了玉米杆生产乙醇等项目。直至2007年6月,沈惠中重新归来,加盟普元公司,他说“平台在变,但梦想从未改变”。

“向传统行业致敬”

“IT行业已处在向传统行业转变的过程当中,而且趋势越来越明显。”沈惠中如此表达对IT十几年风雨沉浮的感悟。

1997年,沈惠中只身从香港来到北京,建立了BEA北京代表处,此前BEA在中国大陆没有设立任何机构。而之后短短两个月,BEA便拥有了数量可观的本地合作伙伴与客户,1997年-2002年的五年间,BEA中国的业绩增长了50多倍。

“在这五年里,互联网泡沫逐渐膨胀,撑到最大就破灭了,这段历程值得重新思考。”沈惠中称,当时的IT行业过于理想化,很少考虑商业问题,加上资本市场的追捧,以至于出现了很多不赚钱却市值很高的IT公司。当时的BEA公司每年的赢利额约10亿美元,而市值却已高达300亿美元,正处在这场风暴中的突出位置。

沈惠中提到了郭士纳的《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一书,“当时的IBM就有这样的问题,技术狂热,不是从客户的角度想问题。到今天,IT行业很多人还是有很多的感觉,还是应该跳出IT看问题”。

命运也给了他这样的机会。当时,沈惠中一直希望“将BEA中国变成中国的BEA”,即让BEA中国公司成为一个有产品的实体。然而两年多的时间,进展缓慢,沈惠中选择了离开。此后,沈惠中入股合力思软件有限公司,其主业是分销BEA的产品。而在2005年合力思的BEA产品分销业务被收购,眼见无法圆梦,沈惠中再次离开。

沈惠中选择了卖童鞋,而就是这个沈惠中以前根本看不上的传统行业,却给了他深刻的震撼。沈惠中发现,真正的精细化在传统行业得到了更多的体现,一个代加工厂曾将一份报价清单列给沈惠中,小到某一个价格只有几美分的原料也清楚地列出来。

“原先看不起的传统行业,其实是非常让人尊敬的。”沈惠中说,从做鞋这个很成熟、竞争充分的行业来看,软件行业在某些方面来讲是很稚嫩的。“经历了早期的泡沫,IT行业已进入一个实实在在的阶段。不要做井底之蛙,去思考如何为客户真正创造价值。”他说。

催生企业软件的“微软”

沈惠中还是无法舍弃自己的软件梦想,而此前他一直“忽略”的普元,如同一块璞玉突然将他吸引。

早在2001年,沈惠中就跟普元的创始人刘亚东相识。在此后的6年中,刘亚东多次力邀沈惠中加盟。但当时的沈惠中对普元的印象并不是特别好,“感觉像是一帮外行人在做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一直婉拒刘亚东的邀请。

2007年初,普元要做年终总结和年初预算,刘亚东请沈惠中帮忙看看公司的运营情况,再支支招。沈惠中此时得以深入了解普元,他心动了,并认定“普元是一个有机会的公司”。 于是,2007年6月1日,沈惠中加盟普元,重返IT界。对于自己在普元的定位,沈惠中表示不只要倾力于自己最为拿手的销售工作,而是领跑普元,“起到一个领导者的作用,定方向、目标与策略,最重要的是执行到位”。

对于普元的目标,沈惠中有着两个维度的思考。第一个维度就是“让企业软件更简单”。沈惠中表示,“越是复杂的软件就越应该更简单,把复杂的东西屏蔽掉,呈现给客户的东西越简单越好”。

“Windows看上去很简单,但实际上又是非常庞大而负责的软件,让桌面软件变得简单,由此才催生了微软”。沈惠中一再提到微软,并说普元在跟微软做着同样的事情,不过普元面对的是更为复杂的企业软件,“为什么要让企业客户既了解数据库、中间件,又要了解硬件,又要搞集成?客户会烦,就是因为企业软件里面没有微软这样的公司。”

普元梦想的另一个维度是成为让国人骄傲的软件企业,就像PC界的联想与家电业的海尔。“中国也该出现一个能够拿得出手的软件企业了。”某种程度上,沈惠中已将自己的梦想与普元交融在一起。

本土模式与黄金三年

现在一提到普元,很多人立马将其与SOA画上等号,事实上目前使用普元面向构件的SOA中间件EOS产品的用户,国内已有300多家,主要分布在金融、电信、交通、政府等领域。而普元近年在各大城市主办的“SOA中国路线”系列路演,也是场场人员爆满,令人深感SOA热潮的涌动。

但是,事实的另一面在于,很多用户对于SOA依然抱有疑虑,面对某些国际知名的中间件厂商,普元在知名度上并没有优势。

“普元更适合中国的用户,因为与欧美不同,中国企业的需求处在不断变化中。要知道国内企业软件需求的用户量是国外的10倍,系统复杂度是国外的10倍,而花费是国外系统的1/10。”沈惠中认为,SOA只是一种技术手段,此后会有更新的技术出来,但是唯一不变的是“如何让企业软件更简单,更符合客户的需求”。

“如果按照美国的SOA路线来解决中国的业务发展问题,无异于缘木求鱼。”普元董事长刘亚东曾这样表达对于中美两国SOA路线的看法。他认为,“中国企业系统相对简化和更小的业务服务模块,来更好的支持业务变化,因此中国企业在布局SOA时,更需要从微观的角度出发”。

因此,普元的本土模式,实际上在做着一件颠覆美国式SOA的事情。例如,与IBM强调IT系统“自上到下”的整合方式不同,普元的思路更强调用小粒度的构件去构造服务,然后再将服务整合在一起,以支持灵动业务。这样更能体现中国商业环境的多变性,也能发挥出SOA面向客户业务灵活支撑的初衷。

一年多来,沈惠中对外界提的最多的是“近年上市”,他已将2007年~2010年定为普元的“黄金三年”。沈惠中对上市看的很平常,因为这是企业发展必要经历的阶段。他最大的期待就是上市可以拢聚业内优秀的人才,“只有一流的人才才能做出一流的事业”。

“2010年后,还要有一个白金三年,还需要有一个加速度。”沈惠中已经为普元上紧了加速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