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用户:程朝晖:感性的构件者


 2008-06-16 00:00:00       763

程朝晖:感性的构件者  

原文链接:http://media.ccidnet.com/art/2655/20080617/1476955_1.html

对于构件的技术理念,他是理性的;对于自己的职业选择,他是感性的。理性做思考,感性做决断,程朝晖演绎着自己的构件人生。

“对于一家平台提供商而言,如果客户大会的规模能达到一千人以上,就表明成功的基础已经夯实了。”望着窗外一片忙碌的工地,刚刚从上海用户大会返回的程朝晖满心憧憬地说,“只要基础打好了,万丈高楼的建设就会很快。”

作为一名浸泡在中间件领域已十五年的人,程朝晖的过去可以一分为三:IBM的五年,BEA的五年,普元的三年。如今,程朝晖已是普通软件公司的副总裁,其描绘的成功基础和万丈高楼,则是普元一直专注的构件技术和EOS平台。

在SOA越来越火热的今天,每一个中间件企业都在竞相呐喊,每一个都有自己实践SOA的方式。在程朝晖看来,普元走的则是一条“不同寻常路”。重要的是,普元的这条“不同寻常路”正是程朝晖所喜欢并认同的。相比IBM和BEA的体面,他更期望能在普元这条路上找到成就感,否则,他就不会在三年前放弃BEA而转向普元了。

瞄准“第四次浪潮”

对于一个技术出身的人而言,敏锐把握技术的发展潮流,是获得长远发展的必备认识。程朝晖就是一个敏锐的潮流把握者。

当初大学毕业选择进入中间件行业工作,就是基于自己前瞻性的认识。在他看来,中间件是一个会持续充满魅力的行业。

因为,在IT技术的发展潮流中,80%到90%的新技术都会融入到中间件里面来。无论是Web Services,还是最新的SAAS(软件即服务),都需要一个SOA的平台支撑运作。随着企业信息化的逐步深入,中间件出现越做越厚的发展趋势。从最初的交易中间件,到后来的应用服务器,再到现在的SOA中间件,在此基础上,很多行业又会延伸出各自的细分平台。也就是说,中间件的发展前景非常广大。

另外一个重要的认识是,程朝晖认为中间件一直在改变软件的发展方向。因为,中间件承载了整个计算架构的演变,从主机终端,到客户机服务器,到B/S架构,再到新兴的SOA和Web 2.0,每一次计算架构的演变都是对IT产业的一次重要机会。

“如果你跟不上,就会被市场立刻淘汰;如果跟上,那就可以‘鲤鱼跳龙门’”。对此,程朝晖拿自己大学毕业时的一件事举作例子。那是1993年,知名数据库企业Sybase刚刚进入中国,由于它是支持客户机/服务器最好的技术,抓住了当时企业信息化的主流需求,所以一下子就壮大起来,成为做数据库领域的领导厂商。

而当时的Oracle还停留在主机/终端的技术上,市场地位远没有今天这么强势。不过,后来Oracle及时跟进支持客户机/服务器,才得以逐步改变市场地位。

所以,“把握技术的发展潮流非常重要,现在的SOA就是第四次浪潮。” 程朝晖如此断定。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写了一本名为《第三次浪潮》的书,把人类历史的过去分为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两个阶段,把未来的则定位为信息社会,一切生产关系和生产力都将围绕此而发生变化。对比如今网络化的社会现实,每个人都对《第三次浪潮》感叹万千。

程朝晖也是如此。他不仅感叹于社会发展的浪潮,更深思于IT技术的发展浪潮。“与其十年后感叹,不如今天就全力投入进去,走得领先,才能收获更多。”

用“构件壁画”布道

在普元公司的办公室里,有一条非常引人注意的走廊。在走廊的墙壁上,悬挂着一系列似是而非的壁画,五颜六色的配搭,各式各样的图形,普通人很难看懂其表达的内容是什么。如果给这些壁画归类风格的话,大概属于抽象派那类,至于其中表达的内容,记者实在也无法用语言形容。

不过,这些抽象费解的壁画在程朝晖眼里,却是一目了然。因为,这些是程朝晖亲自参与设计的“构件壁画”。也就是说,这些“抽象派”壁画传达的内容是构件理念。

在程朝晖的脑海里,构件壁画分为两个主题:Component is magic和Component is art。

什么是Component is magic呢?意思是说,构件技术可以把企业信息化过程中业务、技术和管理三个维度的矛盾统一起来,使业务人员、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能够使用同一种语言顺畅沟通。

对于软件的理解,人们已经形成的共识是一大堆代码,业务人员只熟悉业务,管理人员只熟悉管理,很难和技术人员相互理解,甚至有时候出现“鸡同鸭讲”的尴尬局面。

而构件技术则可以使三者用同一种语言沟通。从技术人员的视角,可以用构件来表达计算、数据、流程、展现等。而从业务人员的视角,构件则表达了业务的功能模块和业务服务的。当然通过构件平台让其图形化展示,技术人员也可以玻璃复杂的代码,业务和管理人员也可以在业务管理场景下配置应用。

也就是说,构件使得软件脱离了原有的代码概念,而用一张业务逻辑图展示具体应用,大家都很容易明白,彼此间的沟通就更加顺畅有效。

应该说,尽管这些构件壁画很难看懂,但给人的整体感觉还是相当唯美。这也正是程朝晖设计构件壁画的第二个主题:Component is art。构件技术和艺术都会有两个共通点,抽象和唯美。

程朝晖解释说,抽象,正是软件的本质所在。最早的软件通过机器语言控制操作,这种语言离机器很近,但离人很远。于是,后来把机器语言抽象成汇编语言,汇编语言再抽象一层就是高级语言。构件技术则是更高一级的抽象,把软件从复杂的代码层面抽象成更贴近业务的表达,表达复杂的业务流程,以及管理策略,从而使之更容易被理解和操控。

至于唯美,程朝晖则把构件与软件的变化联系起来。当软件代码达到十万行以上时,就是一件很难控制的事情;如果达到一百万行,甚至类似Windows的一千万行,基本已经没人能控制了。这时候,如果做任何一小点改动,都可能带来灾难。在程朝晖看来,业务需求在变,组织流程在变,软件系统也应该在变,而变化可能是魔鬼也可能是天使。构件技术正是让软件更容易适应变化,并达到一种变化的美。构件技术让软件真正体现了‘简单就是美’的哲学思想。

一半感性 一半理性

对于这些外人看来似是而非,程朝晖看来则清晰明确的构件壁画,背后体现出的其实是程朝晖思想中坚定的技术理念--构件。

事实上,在过去十五年的职业生涯中,程朝晖对于构件理念的理解存在一个变化的过程。

在IBM的时候,构件技术还没有出来。转到BEA时,企业信息化的现实发展和业务需求出现了迅猛的变化,曾经,BEA推出了一种名为Workshop的框架技术,其实这就是用构件的思想来做软件。那时,作为BEA中国区的技术发言人,程朝晖对于构件技术开始了深入认识。

但同时,程朝晖对于BEA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在那几年,BEA的收入状况已经呈现一个明显趋势,License下滑而服务在不断上升,这对于一个技术平台厂商的未来是有问题的。

这说明BEA的上升空间已经到头,只能走向被并购的道路。而这,正是程朝晖离开BEA,选择专注做构件的普元的原因之一。“虽然BEA也做构件技术,但已经没有我的发挥空间,去普元,我想我可以创造更多。”

其实,真正促使程朝晖做出放弃BEA而加入普元这个决定的,更多是其性格使然。“我这个人是跟着感觉走的,但同时也有自己的逻辑判断,这是双子座人的特点,一半感性,一半理性。”

与大多数技术狂人的理性至上风格不同,程朝晖在判断一个相对重大事情的时候,整体上首先是凭感觉做判断,感觉判断后再回家用逻辑推一推。他觉得,理性的逻辑判断终归只能是个推断,未来的事情不可能用逻辑完全推出来,因为影响因素千千万万,所以,最终还是得依靠感觉来做判断。

追求成就感

“如果要体面,就去外企;如果要成就感,就到民企。”这是过去十五年职业经历给予程朝晖感悟和总结。如果你问他现在最想选择什么,他的回答坚定且明确:“我选择一个可以让自己充分发挥的空间,从而追求其中的成就感。”

在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程朝晖从第一份工作跳到IBM,薪水一下子涨了五倍以上,而且社会给的面子也随之提高了,一时间,各方面的基本需求都得到了满足,自己感觉非常兴奋。

他认为,对于刚踏入社会的人,会越看中眼前实际的东西,比如薪水高不高,打工的公司在同学之前有没有面子等;而随着自身的成长,则会更看中自己的发展空间,一些实际的东西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差别感受。在他眼里,一年的薪水多拿个10万20万,其实对他意义不大,因为该打车还是打车,该下馆子还是下馆子,最多就是可以买辆更豪华的车,但这些都是差别不大的内容。

也就是说,相比长远的发展空间而言,资历深的人可能更愿意牺牲一些实际的东西,而把握长远的东西。这也正是程朝晖作为一个资深人士的当前心态。

另外,对于之前工作过的IBM和BEA这些成熟外企来说,他们一般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事物流程有板有眼,企业需要的,就是非常职业化的、有职业技能的、能把自己岗位做好的人。

但程朝晖不甘满足于此。相比IBM、BEA那些成熟的外企而言,程朝晖更喜欢正处于成长上升中的普元。在他看来,普元没有太多的条条框框,更多的是一种开放的空间,每个人都是在自己认同的理念道路上,激情投入,从而追求工作中的那份成就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