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信:SOA,3G时代的“颗粒”英雄


 2008-06-04 00:00:00       758

SOA,3G时代的“颗粒”英雄

原文链接:http://it.sohu.com/20080604/n257274573.shtml

6月2日,随着中国联通与中国网通合并及中国电信以1100亿收购联通C网的落听,中国电信运营商重组进入实战期。之后相当一段时间内,新运营商们除了考虑人事、管理方面,最为重要的工作将是处理全业务压力下,后台IT支撑系统的融合问题。

在电信行业进入重组混沌时期,业内需要一个“英雄”出现,拥有超人般的能力,以万变的姿态应对亿万用户的需求。在刚刚召开的“SOA China Forum SOA中国技术论坛2008年会”上,来自中国电信集团系统集成有限责任公司软件服务部、中国电信信息化部、湖北联通信息化部的代表均认为这个英雄非普元SOA莫属。

重组拷问IT支撑体统全业务能力

面对传统电信运营商构筑的“围墙”即将倒塌,运营商需要向客户提供全业务的通信解决方案,同时其内部的支撑系统也将重新排序。比如联通与网通的合并,双方需对财务方面的总账进行合并,以满足上市公司财务信息披露的法规要求;然后,进入合并的细节,从双方财务系统的功能进行考察,了解应收、应付、固定资产、采购、预算等的作业组织、流程与相应IT系统特性;对财务IT系统的战略规划与流程改造的需求进行评估。

另一方面,竞争更加激烈的电信市场给运营商的网络运维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了适应新的竞争环境,电信运维管理工作需要由分散维护转向集中维护,即纵向集中;由面向网络逐渐转向服务,即横向延伸;由粗放的运营转向精益运营,即面向经营。

湖北联通信息化部项目建设和管理负责人陈苇玲表示,如果有一个理想SOA环境下,运营商间IT系统融合将变得非常理想。但目前各运营商之间的每个系统都有自己的模型,每个公司也有自己的流程,甚至每个分公司之间均有差别,业务流程的差异给系统融合带来巨大的考验。

中国电信集团系统集成有限责任公司软件服务部技术总监王旭也表示,仅固网运营商长途资源管理系统其复杂程度都非一般解决方案能够做好,“中国电信做长途资源管理系统已有十年时间,虽然在全国各省都应用过,但问题仍然很多。”

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将现有业务及第三方业务进行融合并最终实现有效的管理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首先,电信运营商自身OSS/BSS系统的建设还处于不断完善的过程中,“信息孤岛”现象依旧存在,这不利于对自有业务的快速集成与管理;其次,综合信息服务还包括非传统电信服务的内容,电信运营商还将融合IT应用等服务系统才能最终满足客户的完整需求,而将第三方应用系统与自身服务进一步进行捆绑则更是实施的难点。

融合,以SOA思想

在电信服务走向融合应用的过程中,能否更快速、更低成本地将不同服务系统进行有效的捆绑、开通及管理便成为了提升竞争力的关键之一。而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认为:SOA架构正是提供这一能力的基础。

OASIS SOA技术委员会专家程朝晖指出,SOA通常来讲,当一个中国企业实施SOA策略时,往往需要解决好服务构造、服务管理、服务流程和服务治理等四方面的问题。这其中,服务治理是SOA实施进入成熟阶段后,所需解决的问题;服务管理和服务流程则可通过目前国外众多厂商所提供的企业服务总线(ESB)、业务流程管理(BPM)等方案得到较好解决。但对于中国客户实施SOA最为基础也是最为关键的“服务构造”这—环节--它们包括服务的规划、标准、实现等,却才是众多中国客户须马上面对却又难以逾越的一道鸿沟。

王旭告诉《中国通信》记者,在其长途资源管理系统进入二期工程时,中国电信开始试图需找一种新的思维,直到去年他们发现了普元,“从现在开发情况来看,效果非常不错,我们将开足马力,解决系统中的问题。”

来自亿阳信通MSS产品部的经理荫东锦表示,“电信行业系统集成商或者软件供应商在OSS和BSS属于垂直领先行业,普元对平台的深刻认知使得普元可以解决我们最大的困惑,即对不同厂商,不同省公司提出的不同需求,能够快速解决,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作为系统运营商来说,质量和时间、快速的提交、成本低廉,这对企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三要素,恰恰是这三要素普元满足了我们的需求。”

据了解,按照普元的“SOA中国路线图”,当企业要实施SOA时,即使在购买了ESB、BPM等新型的服务路由与编排等软件产品后,若没有灵活、标准、可复用的SOA服务本身,就类同于一个城市在没有汽车的情况下,大规模地建设高速公路,似乎好看却无实效。可以说,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SOA中“S”(服务构造)的问题,SOA的全面有效实施将寸步难行。

为此,普元在2008年将针对本土企业、行业制订“SOA中国的关键任务”,主要针对国内企业目前实施SOA的困惑,解读SOA作为企业应用架构的价值,并结合中国的IT应用国情,指出企业在向SOA转型的过程中,服务的构造才是中国企业实施SOA的基础和核心。

3G时代的“颗粒”英雄

不过,从SOA概念的提出,到现在已经10多年时间,但国内SOA的实施上,却进展缓慢。其中原由,普元CEO沈惠中认为,这一方面是因为中美两国信息化的基础存在质与量的巨大差别,在SOA实施方法、路线、步骤上完全不能照搬;另一方面,中国的市场总有中国市场的特殊性,比如用户的价格敏感度高,相较国外往往是十分之一的时间与预算,要实现十倍于国外的性能与容量等等;还有一些国际公司,由于缺乏对中国企业IT环境与需求的解读,把BPM、ESB这些当作SOA的核心产品,兜售给尚没有搞清楚SOA到底能带来什么的很多用户。

沈惠中说,目前中国SOA的困惑在于没有“服务”的存在,所以必须首先要把服务做出来,服务也是用构件拼出来的。所以要先做构件,构件是从小模块构件出来的,而且构件的颗粒度会越来越小。当技术的积累到一定的程度,未来的某一天,当构件库容纳了足够多的服务构件,就可以很容易的组装各种应用,这样速度很快,成本很低,服务质量高。

对于即将到来的大融合特色的中国3G市场,基于3G运营支撑系统的建设,除了传统的语音业务以外,3G增值业务都将出现明显的融合趋势。

陈苇玲表示,未来产业价值链将被进一步细分,在每个产业价值链上,都有自己获利空间。到那时,面向后3G业务对第三方开放的是WebService,SOA可以找到结合点,尽量屏蔽掉最复杂的网源设备、通信协议,给用户提供最开放的服务。 “SOA在3G及后3G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市场会加速SOA在3G应用领域的应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