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弹:新伟业的选择


 2008-01-28 00:00:00       748

新伟业的选择

对于ISV来说,平台选型至关重要。选对了,一荣俱荣,ISV跟着平台厂商的成功而成功;选错了,一损俱损,ISV前期的很多投入都算打了水漂。但这又是ISV必须承担的风险。因此,ISV在平台选型上总是慎之又慎。

杭州新伟业的平台选型就几经周折,知名的不知名的都试过,也吃亏买过教训。最终,总经理张伟方不仅选定了普元的EOS平台,还把新伟业的身家性命也都押在了普元公司身上。原因很简单,普元的EOS平台经受住了一次重大考验。

标准风波

事情要回溯到一年半前。

2006年6月“金信工程”的国家标准进行了重大修改,原有标准基本全部被换掉。这对于做工商管理信息化系统的公司来说无异晴天霹雳。

“金信工程”的专业术语叫“企业信用分类监管系统”,是全国工商系统信息化建设的一项系统工程,在开发统一软件的基础上,在全国建立统一指挥体系、统一技术标准和统一信用监管平台,并通过联网实现资源共享,进一步发挥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整体监管优势。

2003年8月,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启动了“金信工程”,欲用5年时间初步建成信用监管平台。由于金信工程涉及到600多个法律法规、1000多个流程,因此标准的修改给很多和新伟业一样的ISV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以前的投入和积累要消弭于一旦不说,还要重新耗费大量的时间,而市场和项目是不等人的。

“当时所有做工商管理信息化的公司都傻了眼,因为这就意味着以前的东西基本上要重写一遍。不过,我们公司反倒很庆幸,因为我们已经选择了普元的EOS平台。后来事实证明我们确实是幸运的,新伟业作出了正确选择。”

原来,就在一个月前,新伟业的多个应用软件系统刚完成了和普元平台的“嫁接工程”。所以紧接而来的这次标准风波虽然大大出乎张伟方的意料,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因为他心里有底儿。

果然,尽管金信工程标准的这次修改程度非常大,但新伟业只用了6个月就完成了全部的更改,要换以前,可能要用最少18个月才能做完,而且投入人数也减少了一半。

张伟业说:“算下来,相当于帮我们节省了几百万。作为总经理,我最关心的就是成本和效率。没有什么比能够帮助ISV降低成本、提升效率更具价值的了。这是一个最有说服力的事例。”

事实上,对于当初选用普元的EOS平台,新伟业公司内部有两派意见,一派坚持保留原来的方式,一派支持采用普元的EOS平台。为此后来张伟方还专门组织召开了座谈会,听听开发人员对普元EOS平台的意见。

“结果员工你一言我一语,除了价格高,挑不出一点儿不好。”张伟方认为,既然如此,可见普元的产品和技术都没有问题,价格问题是商业上的问题,可以与普元高层沟通,员工不用考虑。因此,采用普元EOS平台的事就这样定了。

事实证明,采用普元EOS平台后,软件开发周期快了很多不说,销售也更好了。不仅如此,2007年11月,国家总局牵头在新伟业公司组织了西藏7个地市工商局17名干部的“金信工程”培训与考试,全部由新伟业的软件工程师授课。张伟方觉得,正是选择普元EOS使他们得到了这样的认可。

坚定合作

事实上,新伟业后来从普元的EOS平台和构件化思想中体会到的好处还远不止这些,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张伟方坚定和普元合作下去的主要原因。

新伟业成立到现在的10年里,几乎都在专注地做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电子政务建设,其中几经行业的重大变革,对这个行业的信息化特点了如指掌。

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作为国家的市场监管和行政执法机关,担负着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保障市场经济健康运行的重任。政府的管理热点,都会在工商机构职能中体现,比如食品安全、企业信用分类监管、驰著名商标的保护、打击假冒化肥种子、甚至于打击偷盗自行车行为等等,都会通过制订法律法规或规章去行使管理和服务职能。

而每一个法律法规的执行,都需要相应的部门、相应的职能、相应的流程、相应的权限去行使,都需要建立相适应的软件工作流程。 与工商部门执法办案有关的发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法规、部门规章、政府性规章等有643部,有权查处的各类经济违法行为1639种。每个部门都对应着一部法律,法律会明确记载服务对象是哪些部分,要执行时都要有相应的软件工作流程。这意味着工商管理信息化平台必须是可以随时更改和添加新的应用的。

此外,将信息化建设与推进市场监管制度改革创新结合起来,将信息化建设提升到各项监管制度创新和实施的基础和技术支撑,这意味着应用平台必须适应从技术创新层面走向管理创新层面,即信息平台向工作平台、监管平台转型。

面对工商管理部门IT应用需求的巨大变革,新伟业遇到的困惑也是ISV在面对行业变革时遇到的普遍困惑。比如,用户需求变化大,缝缝补补已经满足不了用户对需求时限的要求;项目维护、后续演进支撑所投入的人力成本高居不下;平台基础薄弱,面向应用设计开发,系统重构代价太大;流程的变更和扩展异常艰难;项目进度要求……

为此,新伟业需要找到一种平台,既是一个应用系统支撑平台,可涵盖工商的综合业务;又是一个按需应变的构件平台,可保证监管创新的技术响应;还要是一个统一技术标准的平台,可保证工商标准在信息化各个环节中的基础支撑作用。而在从2005年开始接触普元的EOS平台后,张伟方逐渐发现了EOS的诸多优点,其实正是他在寻找的。

由于普元EOS平台采用了SOA的先进理念,因此,一旦有新的工商应用出现,都可以快速方便地通过XML企业数据总线进行需求变更。这大大提升了新伟业的工作效率,无论需求如何变革,都可以快速应对,客户满意度自然也随之提升。

EOS的工作流技术还可以实现项目中各种复杂度的业务流程,对工商管理系统中各项复杂的应用可以应对俗如。

此外,普元EOS图形化的开发平台降低了进入开发的门槛,真正体现了“面向业务,面向客户”的理念。
在用户满意的同时,新伟业自身也从普元构件化的开发理念中找到了与自己长期追求的产品型发展方向的契合点。

因为构件化的开发理念提高了代码的复用度,为项目经验知识积累提供了有效的途径,同时降低了项目人员流失带来的风险,对于像新伟业这样正在从项目型转型产品型的ISV来说无异福音。

对于杭州新伟业来说,普元为他们带来了能真正落地的SOA,而SOA给公司业务带来的变化是巨大的。“客户很多可能还没有听说过SOA,但是至少有一点,我们做好的软件能响应他们的需求,这是他们可见的,另外给我们自己提升了力量,因为它毕竟是以后的趋势。”在张伟方看来,如果现在不搭上SOA列车,就会倒退,而借SOA之力的ISV却在前进,差距只能越拉越大。

而普元支持上的到位,更是坚定了新伟业与普元合作的信心。“前一段时间我们山东有个项目,性能障碍调试,普元上海总部马上派人过来,使我们得到及时响应,对项目的顺利进展帮助很大。”

未来之路

前面说到张伟方把新伟业的身家性命都押在了普元公司身上,并非言过其实。

新伟业1996年成立,从2003年开始做全国市场,目前已经拓展到上海、深圳、重庆,甚至包括西藏、新疆等20多个省市。而2007年,张伟方决心进军北京这块令很多区域ISV都垂涎的大市场。这对于新伟业来说,实是关乎转型成败的重要一步。

张伟方不想把企业的精力都放在编程上,也不想把新伟业的未来局限在项目上,他的理想是使新伟业成为一家产品型的ISV,靠量取胜。

“既然做了产品,你的产品就需要是可复制的,能够让别人无限制地去卖,只有如此企业才能真正受益,否则就无异于给员工打工。普元的技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虽然里面有使用普元产品和技术的成本,但是可以用数量解决这个问题,而且用了它可以解决内部很多管理的问题,比如管控能力、人才流失问题、技术提升问题,同时也降低了其他的费用。”

张伟方已经打定主意绑定普元到北京拓展市场,并且把重点放在这里。这对于一家区域ISV来说,的确是迈出了关系企业未来的重要一步。

“新伟业决定绑定普元,原因不只是普元的EOS平台好,还因为,普元对新伟业有超越技术的更多深入支持。”

2007年,普元实施新政策,对重点ISV提供重点支持,从技术拓展到市场层面,合作更为紧密。

2007年年底,张伟方来到北京做进一步的市场考察。现在他们在北京位于百子湾后现代城的分公司已经就位。

从EOS1.0、EOS2.0……一直到EOS5.3,新伟业见证着普元EOS平台的坚定成长,见证着普元公司的真知卓见,而未来,他们还将共同见证合作带来的成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