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 “福特模型”背后的产业眼光


 2008-01-28 00:00:00       753

 “福特模型”背后的产业眼光

美国软件产业萌芽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末,已经过长达二十多年的积累。八十年代初,微型计算机的普及使软件一夜之间获得了类似大众消费品的商业模型,从而进入黄金年代,并诞生出像微软这样的巨型软件企业。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互联网革命翻天覆地,软件开源大行其道,对软件的生产和商业模型都带来了巨大的冲击。然而此时美国软件产业经过数十年发展,已经根深叶茂。尽管个别公司在新技术大潮冲击之下走向衰亡,但是整个软件产业始终欣欣向荣,健康发展。
 
反观中国软件产业,就远没有这么幸运。由于历史原因,直到九十年代初期,真正意义上的软件产业才开始出现。此后十几年,中国软件几乎是一步迈入互联网时代,以羸弱不堪的身躯承担起中国的信息化和互联网化重任,显得步履蹒跚,狼狈不堪。中国的软件产业既没有法制化的市场环境,也没有足够的发育时间,结果长得头重脚轻,畸形怪状。先是盗版成风,不但客观上以走私方式挟洋自戕,一举摧毁了中国刚刚萌芽的消费类软件产业,而且“斩草除根”,使整整一代中国人在对软件一无所知的时候就牢固地建立起一个观念:软件不值钱。随后互联网大潮与开源运动携手涌来,对中国软件人心灵的冲击更是前所未有,激进取代了沉稳,浮躁取代了踏实,张狂取代了内敛,混乱取代了秩序,夸夸其谈取代了埋头苦干,囫囵吞枣取代了深思熟虑。软件人对于一切内在秩序、价值与利润的追求,在融资、上市、圈钱、2.0这些新新模式面前被无情地嘲笑。企业信息化本来是一个可能规避不规范市场行为从而获得健康成长的领域,然而由于全社会对于软件的错误认识,也由于中国软件产业本身的稚嫩与歇斯底里,这个领域的健康发展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曾有人形象地讽刺说,中国的行业用户是傻子,软件开发商是疯子,中国的企业信息化市场就是一幕傻子与疯子互相调戏的闹剧,其结果是两败俱伤,万马齐喑。
 
然而,无论这种辛辣的讽刺多么接近现实,多么体现出自嘲的勇气,路还是要走下去的。美国软件产业就好像一个茁壮成长的青少年,在每一个时期都营养充足,发育充分,该长骨头长骨头,该长个头长个头,该长肌肉长肌肉,最后长成高大威猛的壮汉;而中国软件产业则好像一个畸形儿,骨骼没发育充分就急着长肉,个头不大却顶着一个超大号的脑袋,体质不佳却仍然要雄心勃勃地在竞技场上与所有对手一争高下。虽然很滑稽,但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壮和豪情呢?
 
先天不足,就要后天来补。中国人很努力,但是客观规律还要遵守。烧瓷器烧不出日不落帝国,做网站也做不出IT强国。骨骼不结实,就要喝牛奶吃钙片,身小力亏,就得长身体练力气。我们的软件产业差在基础上,就得踏踏实实补基础,就不能所有人都去争当互联网时代的财富英雄,就得有那么一些人认认真真想想软件的根本问题,勤勤恳恳做些软件的根本工作。
 
在我看来,无论实现“软件开发的福特模型”是否具备立刻成为现实的条件,普元提出这一想法的本身,就代表了对软件根本问题的深刻思索。由于中国软件发展的特殊过程,中国没有能够形成健康的软件产业链结构,几乎所有的厂商都拥挤在链条的最末端,直接面对有限的市场资源,在低水平上相互竞争,拼得头破血流。这个时候,需要有一部分实力雄厚、技术卓越的厂商从大局出发,主动走向上游,以壮士断腕的决心从我做起,强行实行产业分工。在我看来,“福特模型”既是普元一个自我激励的口号,也是对中国企业应用软件产业的一声提醒:必须形成分工明确,有序协作的产业结构和秩序,才能改善整个产业的健康程度和外部环境,进而实现共同发展。对普元来说,这是一步险棋,主动把自己暴露在国际竞争者眼前,面对挑剔而又欠成熟的一线开发商,实打实地靠技术和服务来赢得生存发展的空间,这是需要超常的勇气的。但是也只有这样,才能够一方面集中精力做出最好的核心技术,为整个产业提供先进的武器装备,另一方面让下游厂商专心专意解决客户的具体问题,打好具体战役,从盲目的自戕式杀价竞争中走出来,促进整个产业向健康发展的方向转变。我很钦佩普元在这个时候展现出来的意志力。同时,“福特模型”也展现了普元对于自主研发的构件技术的充分自信。正如传送带充当了福特流水线的关键要素一样,只有依附于成熟的构件技术,上下游各厂商之间的分工协作、专业细分才成为可能。普元今天的战略选择,充分表明了普元人对于自己技术和产品的自信,这种自信现在有了实际行动的保障,其可信度大大提高了。说得更直白些,一个敢把身家性命拿出来做担保的企业,是值得被信任的。
 
当然,软件产业走向“福特模型”的路恐怕不会是快捷而一番风顺的。普元的探索才刚刚开始,相信今后也会随着形势的发展而不断调整变化。不过不管怎么说,这种站在产业高度看待自身发展的眼光和思路值得让人为之喝彩,而且,这种思路一旦形成和保持下去,将成为普元获得长期成功的强有力的保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