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计算机报:SOA和环球嘉年华的奇妙重合


 2007-08-23 00:00:00       753

SOA和环球嘉年华的奇妙重合


在普元主办的“SOA中国路线图技术实践全国路演”广州站上,放了一段短短的但让我印象深刻的flash视频。当把看似八杆子打不着的环球嘉年华和SOA联系起来的时候,我不得不佩服制作环球嘉年华图解SOA这一video作者的独具匠心。

环球嘉年华的游戏设备,都是在国外定做的,然后运输到各地现场组装。在环球嘉年华各国巡演的准备现场,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个个集装箱,整齐地堆放在场内,多位金发碧眼的老外,穿梭于各个箱体之间,卷着袖子、手拿扳手,正忙着拆卸箱子、组装设备。大箱子内,层层叠叠地堆放着各种规格的红绿黄色的轨道。
为了方便运输,游戏设备都是分解成一个一个标准模块的,可以根据需要进行组装。虽然产品的大小是各异的,但是接口的尺寸是合乎规范的。因此,嘉年华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各个产品通过轨道,整合起来。
这个理念,和SOA的理念奇妙地相似。

但是,游戏设备毕竟是设备,在SOA的世界中,游戏设备的组装是无法和复杂的企业环境完全相提并论的。

广东移动管理信息部支持维护室经理陈跃峰和佛山市顺德区农村信用社科技部副总经理刘超就深有体会。
 
生死存亡的选择

陈跃峰是去年做电子运维平台的时候和普元EOS平台狭路相逢的。他开玩笑说那时候面临生死存亡。因为各个基站等服务对象的需求变化很多,很复杂,这边的开发显然跟不上变化的速度。服务对象提供一个需求,陈跃峰这边最快都需要两三个月才可以开发出来,服务的对象对此是很不满意的。第二个难题就是技术复杂,由于软硬件问题,造成系统不太稳定,出状况较多。

陈跃峰面临的选择是,要么就继续这么做下去,不停地调整,直到系统经年之后彻底不行然后重换;要么就换一个平台,重新建构。如果选择前者,那意味着运维的成本更高。如果选择后者,那意味着前面的投资基本上就废了,肯定会有损失。但有损失不怕,怕的是新换的平台能否支撑得住。如果第二套平台也不可用,那才是真正的损失。安全性和稳定性是运营商非常关注的。

在这种情况下,陈跃峰接触到了EOS的理念。鉴于EOS产品在电信行业口碑不错,而且换EOS的成本和继续前一套平台的运维成本相比,显然要低不少。因此,陈跃峰就开始调研、测试EOS。为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在测试完成之后,广东移动要求免费试用EOS中最复杂的两个流程。

等到试用没问题之后,广东移动才谨慎地把系统搬迁到了EOS的平台上。

刘超和EOS的相遇之旅显然要轻松得多,也主动得多。顺德农信社当时有四大系统:综合业务系统、综合前置平台、信息分析平台、综合管理平台。2005年的时候开始启动综合管理平台的建设。综合管理平台是顺德农信社的内部系统。在选型的时候,刘超是广上网,多收集。那时候他收集了很多IT产品的信息,当然,也包括EOS。刘超觉得EOS的理念不错,很是灵活,而且在交行已经有成功的案例。于是刘超一个电话打到了普元进行咨询。普元非常重视,迅速派出相关人员,奔赴佛山,和刘超联系。刘超他们考察了一些案例后,经过一年的选型考虑,终于选择了EOS平台。
 
对SOA的不满足
 
虽然目前两家的应用情况都挺顺利,但是陈跃峰和刘超显然对SOA还是有一些困惑。刘超的困惑是,现在各个SOA厂家都在谈技术的问题,谈标准的问题。但这些技术、标准还没法和应用结合起来。而他作为一个最终用户,最想知道的不是抽象的技术和标准,而是有多少能够应用于自己的业务,怎么能让自己的客户觉得满意,如何给客户们提供最好的服务。

而陈跃峰则需要得更多。他希望厂商能够给他更多的需求模型和需求分析、咨询,而非只是提供一个开发的工具而已。他认为,其实开发本身并不难,只要选好产品,花几个月怎么都能开发完了。但是,在确定开发工具之前的需求分析、对于业务逻辑的梳理才是最难的。作为行业用户,在面对很多新技术、新流程的时候,并不是很明确该如何进行流程的逻辑梳理,最好有一些符合企业现状发展的业务模型可以提供。也就是说,希望厂商能够提供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

正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陈跃峰不希望SOA的技术只是一套工具。

这些问题,他们希望引起SOA的厂商们更多的注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