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软件业创新焦虑:大企业病了


 2007-04-25 00:00:00       748

原文链接:http://www.techweb.com.cn/news/2007-04-24/185690.shtml

“像你们这么一个大的企业,下面有很多涉及不同行业的子公司,在创新方面你们怎么组织?整个集团的创新战略和下属公司之间如何分工?”

“实际上中国的大公司在这方面做得都不是很好。我们集团以前是控股公司,在这方面重视不够,都是子企业自由发展,集团层面在技术战略上也没有特别明确的东西。但从2002年开始,集团层面就发现这个问题了……集团层面每年要拿出15%投入未来的研发。”

4月17日,由本报承办的“《2007中国软件自主创新报告》北京区域学术调研会”正式举行。以上是方正集团技术管理部总监汪岳林与报告学术委员、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中国人民大学陈禹教授的精彩问答。

据了解,由本报发起的《2007中国软件自主创新报告》学术调研活动正在全国各地举行。类似的现场调研会,4月25日和4月17日将分别在深圳和上海召开。

当传统软件遭遇互联网

显然,对于方正集团而言,除了应对大型企业集团普遍面临的集团与子公司之间的创新分配之外,新商业模式的冲击更不容小觑。

“创新不能只看科研投入、员工学历、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指标,更应该看其用户数量。比如Discuz、腾讯这样的软件,其开发成本不比传统软件高、开发成员数量不见得多,但用户动辄以百万计,甚至以亿计。”面对台上专家质询,Discuz副总裁李明顺慷慨陈辞。

李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大量网民都能在一夜之间成为产品的消费者,边际运营费用递减,而传统软件需要渠道建设、发展代理商、巨额广告投入等。

方正的激光照排系统一直被视为中国自主创新的典范。但在互联网时代却遇到了挑战--去年底,在线电子杂志运营商Xplus宣布推出免费的排版系统。

这项策略马上就给方正带来了麻烦:那些与方正合作了近20年的客户,包括众多报社、出版社,竟然决定选择Xplus的产品。

方正集团迅速跟上。据汪岳林介绍,方正推出的阿帕比(Apabi)软件,能在线阅读图书、报纸、杂志,跟线下阅读一样。目前,阿帕比仍属培养业务,但将是方正未来最重要的业务之一。

从2006年10月1日起,北京方正阿帕比技术有限公司开始为卓越网提供图书在线翻阅技术服务,读者可以在卓越网上看到34000种图书的10%内容的电子版。此外,方正已经与卓越网、百度、搜狐等互联网企业,以及国家图书馆、商务印书馆、浙江省新华书店等传统图书生产和流通渠道结成战略联盟,实施“阿帕比图书营销联盟在线翻阅计划”。

但面对互联网的挑战,普元技术有限公司却发现了商机。该公司董事长刘亚东解释,在互联网时代,客户要求几秒钟之内完成交易,传统交易体系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传统软件也无法满足这样的需求。

“在企业管理软件方面,比如ERP、CRM、供应链管理,很多企业的这些系统都是由不同的公司实施的,这些独立存在的东西就是一座座信息孤岛,不能一次点击完成。同时,现在的企业组织不断发生急剧的变化,企业组织发生变化时,各个独立存在的信息孤岛无法按客户的要求发生变化。”刘亚东说道。

普元在2001年提出了全新的解决方案,对传统软件结构进行根本性的调整,把它从代码的级别完全变成可视化的级别,结合了互联网技术、数据库的技术、JAVA的技术,以及构件的技术,把几个技术糅合构建成一个新的平台。

“我们的构建在底层模块的复用度达95%以上。”刘亚东透露,普元在华东、华南、华北等地已经拥有超过300多个大型案例,包括四大电信运营商、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建设银行都在跟踪沟通。

《2007中国软件自主创新报告》学术委员、北京大学教授李东认为,传统软件面对互联网往往感到无所适从,方正阿帕比与普元,对整个传统软件企业的突围有借鉴意义。

跨国企业的创新忧虑

相对其他地方而言,北京区域同时也是各外资企业布局研发机构最多的区域。在17日的北京调研会上,多家跨国公司的代表也参与了对话。

“创新容易理解,但自主的定义是什么?究竟按注册地还是别的什么标准?”EMC公司的代表肖朝虎直接将这个问题抛给了在场学术委员。

肖朝虎进一步表示:“如果以注册地来看,很多互联网公司在BVI注册,他们的创业者、高管也许是中国人,但都拿着美国绿卡,公司也在纳斯达克上市,为美国的投资者服务,这些公司一般却被视为中国本土公司。”

“许多跨国公司,他们将研发中心设在中国,将最新的技术带到中国,为中国的高技术人才提供了高薪的职位。有些员工后来开了这些研发机构,自己创业,或进入了中国本土的公司,成为中国本土公司的中坚力量,但很多人却不把跨国公司在中国本土的实体算到自主创新的范畴。”肖朝虎说道。

肖朝虎举EMC公司的例子,EMC去年宣布5年内投资5亿美元,在中国做研发。这个研发中心设在上海,计划3个月内员工扩展至1000人,仅去年就招了160人。在这个研发中心内,不仅有中国本土的研发工作,还负责EMC全球的产品开发。

与EMC类似,微软、英特尔均在中国设立了自己的研发机构。微软在上海设立全球技术支持中心,在北京设立了微软亚洲研究院、微软亚洲工程院。英特尔在上海、北京也设立了自己的研发中心。英特尔、微软设在中国的研发机构,不仅做当下全球产品的开发,还做今后5至10年内的基础研究,涉及人类最前沿的研发。

微软董事长盖茨此次访华时亦曾表态:微软要与包括中国人在内的所有地球人分享信息化的成果,分享智慧。

陈禹认为:跨国公司对中国软件产业的推动是客观存在的,如何将跨国公司的研发力量纳入中国自主创新体系,让跨国公司的研发力量为中国自主创新服务具有重要的意义。这些跨国公司不仅有最先进的技术,还有最先进的项目管理机制,有好的人才培训机制,让他们把这些技术、机制转移到中国的本土公司是十分重要的。

长江商学院案例中心主任赵昊教授认为:对于跨国公司在中国所做贡献的需要分类,有些公司只将中国当成一个销售市场,有些公司在中国的研发只做产品开发,有些公司只做技术支持,还有些公司则将基础研发都搬到中国来了,不同的机构对中国自主创新的贡献是不一样的,要分类分析,不能等同。

据了解,在《2007中国软件自主创新报告》框架中,跨国公司中国研发机构的本土创新能力将成为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