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件,让企业世界更平


 2006-12-04 00:00:00       763

原文链接:http://media.ccidnet.com/art/2615/20061208/971141_1.html

2006年晚秋,东盟15周年纪念峰会在南宁还没有完全闭幕,中非合作论坛就在北京盛大开放。11国东盟部长现身南中国,48个非洲国家首脑出现在长安街。全球化在中国有了自己的演进版本。

在《世界是平的》中,弗里德曼简明地概括了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2000年世界进入了一个新纪元:全球化3.0。世界从小缩成微小,竞赛场也铲平了。在“1.0”时代,推动全球化的力量来自国家,在“2.0”时代,推动力来自企业,在“3.0”,推动力则来自个人。个人的力量大增,不但能直接进行全球合作,也能参与全球竞逐。

每个人插上插头就可大显身手,人人协同变得容易,这个世界的经济活动的主流发起者--企业--正遭遇个人力量兴起带来的激烈变革。在弗里德曼看来,是软件给了他们利器,加上全球光纤网络的问世,使企业间、人人间天涯若比邻。

软件成为利器,但在今天企业的现实中,软件更可能还是“达摩克力斯”剑。用的好它就是利器,用的不好,它也会成为企业羁绊。在美妙平坦世界的内核下,我们需要让梦想照进现实--看看貌似平坦的下面到底掩盖了多少遗留的绊脚石,难以填平的黑洞,以及需要被跨越的鸿沟……。

当梦想照进现实

软件与网络将各种各样的自动化、智能设备与人结合起来,构成了现代社会的神经中枢。如果说软件是企业的“数字神经”。那么很遗憾,我们会轻易的发现,在今天的企业组织里,有着太多的“神经痛点”。这些“痛点”恰恰是阻碍企业世界变平的羁绊。

理想的敏捷企业存在于梦想中,姑且先让我们看看梦想中的企业,在信息技术的支持下,将会变得多么激动人心。

*生产、销售、市场、财务、人力资源……,各业务系统完全实现集成和协作,在协作基础上构建出高效的企业应用体系……
*供应链上的信息可以及时传递与处理,客户不用等待,制造商及时知道需要往空缺货架补货,销售商知道此刻齿轮卖了多少……
*新业务推出,立即获得IT支持,每一次价格打折,每一次促销活动……都能有眨眼一样的快速响应……
*业务流程变化了,IT系统就可灵活变化。任何一个流程都能被软件管理……软件完全依业务需要低成本随需应变部署……
*可以用软件塑造、设计、创造、买卖、管理存货、替人报税,甚至在地球的另一端检视别人的X光片……

以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随时随地,在任何电脑上进行,相连无缝……

以此相对,看看现实又如何--
*一套ERP系统实施会耗费企业一两年甚至数年时间……
*部门级应用重复建设、信息孤岛到处都是……
*软件规模、复杂度、功能上的空前扩张,根本无法满足需求强烈的个性化需求,更无法适应未来商业环境的变迁……
*套装软件“开盒即用”,却很难满足不同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软件定制开发“建成即成闲置”……
*企业与企业间供应链难以整合,而非互联互通……
*开发周期长、开发费用高,实施费用超支和工期延长,司空见惯……
*开发商不能快速适应客户的需求变化,很难提高开发的效率,陷身于软件定制泥潭无法自拔……
*开发成果得不到有效的积累,研发成本居高不下……

现实如此坚硬,它似乎在拖“人人都变力量中心”的后腿。这种情况下,个人插上十个插头也无力回天。企业的CIO们面对现实的软件绊脚石,空空在软件理想前欲哭无泪。软件需要被重新理解、重新书写、重新表达--软件推动企业组织发生变革,组织变革本身也在反作用软件形态。

“如果你爱他,就让他用软件,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让他用软件,因为那是地狱。”这是套用《北京人在纽约》的一句台词,这种矛盾的“痛点”,当遭遇迅速转型和发展的中国--它的企业形态如此复杂,它的普遍管理水平还是很低,它的变革速率与力道又是如此之大时,表现将更加鲜明、强烈。

向理想的企业信息世界彼岸奔进,CIO们期待有种力量出现--它可以抹平那些痛点、那些鸿沟与绊脚石,不仅为今天,还为明天推出一个美妙的康庄大道来。

之二:“部门”变身构件化“流程”


(工作流软件为全球的人力和电脑创造出一个全球平台)

不得不说--今天的企业大部分还是部门级职能的组织结构,这是工业文明形态在组织机构内部的影子。依据现代企业组织,在生产和制造企业中的很多活动被贴上了“生产”、“工程”、“销售”这样的标签。但是,这些典型职能在管理大师德鲁克看来只是一个个空瓶子而已。究竟这些瓶子里该装些什么?举例来说,在所谓的生产职能中,我们到底需要1公升的瓶子,还是10公升的瓶子?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在工业文明时期,技术对组织的支持粒度仅仅到了可以区别“瓶子”与“瓶子”,企业组织“按职责划分职能部门,条块分割,垂直领导,纵向管理”。这样,软件对组织的支持最初也更多从此角度入手。几乎所有管理套装软件都是部门级的模块套餐。它们往往从代码级做起的,强调功能实现,天生结构庞大,能够满足部分稳定的市场组织管理需求。但也正是这种部门级的应用,在信息化发展了半个多世纪后弊端尽显。

德鲁克说,企业需要什么样的组织取决于企业要实现什么样的业务目标。组织不是目的,而是达到经营绩效和结果的手段。但是同时他也警告:错误的组织结构会严重伤害,甚至摧毁企业经营绩效。

部门级应用解决的路径造成了今天企业信息化建设中普遍的难题,对应“按职责划分职能部门、条块分割、垂直领导、纵向管理”,企业系统相应形成“各自为政、重复建设、信息孤岛”。不仅如此,基于部门级的应用,过去的软件要么在主体上固化了大部分的软件功能,而只留一小部分参数配置,因此在产品结构上表现僵化、难以适应更频繁充分的变化需求;要么按照部门级应用思路定制,代码堆砌的速度都赶不上业务变化的速度。

互联网让个体小单元力量开始兴起,带给企业的变革之一就是--从前适用的部门级条块分割的职能划分方法不再合理,转而以人与人工作节点上的连接。这时候,工作流程--那些为实现一定业务目标和价值的活动或过程--成为企业的运营核心。德鲁克大师关照我们,企业组织应该关注“销售”、“制造”、“工程”的瓶子里到底装了什么?现在在互联网的帮助下,组织由大而全变身小而灵活,这个问题有了明确的答案。


(中国企业(或政府)在管理水平上还在学习上升阶段,流程的流转还无法完全按照预定规则进行,经常出现人为干预。因此对工作流程(Workflow)处理的灵活性有了更高的要求)

由于获得了足够便捷的技术支持,部门级应用的瓶子可以被敲碎,而变身成一个又一个具有特定运营目标和商业价值的活动过程了。“流程”成为企业管理的重心,而对“流程”的出色支撑将是一个软件平台是否卓越的重要指标。那些基于部门级应用的软件可以谢幕了。

弗里德曼这样对比“工作流程”软件对于新旧时代人们的影响--一开始,业务部门接受书面订单,然后走到出货部门,由这个部门负责出货,然后出货部门又有人拿张纸走到财务部门,要求开发票给顾客。然而在围墙推倒、视窗打开、加上网景浏览器的阶段之后,工作流已大幅跃升--现在,业务部门可以网上接单,在公司内部用电子邮件送给出货部门,然后由出货部门出货给顾客,同时也发送账单。公司内各部门可以合作无碍,工作流畅通无阻,创造更高的产量。

今天的软件形态已经进化到了构件阶段。在一个构件专家看来,最佳的流程软件一定是那些“业务功能点”可以被准确定义,软件可以随业务流程变化而即时响应,并可获得可视的视图友好调整。构件是表现“业务功能点”的稳定形态,而构件的组合与变化最容易表现为“流程”,构件简单就搞定人性化“可视”开发。这时候,因实现功能不同,构件的粒度有粗有细。不同粒度的构件精确地描述不同类型、级别的“业务功能点”,并可因构件之间的标准接口,最终组装成满足业务模型的应用软件。

构件这一共同的标准真是一股最有力的抹平力量,逼更多人,也赋予更多人力量。人人可在更广大的平台上沟通与创新。这些更好地支持了商业流程的构件,渗透到了企业中每一个需要管理的环节。这时候,软件不再被按职能不同而简单地划分为ERP、CRM、BI、或人事、财务、行政等管理软件。软件即是构件化的组织,构件化的组织即是软件。软件随组织而动,组织因软件而变得敏捷。

企业业务由“部门”变身“流程”驱动将成趋势。相较那些西方企业,中国企业(或政府)在管理水平上还在学习上升阶段,流程的流转还无法完全按照预定规则进行,经常出现人为干预。因此对工作流程(Workflow)处理的灵活性有了更高的要求。这就要工作流软件可支持更多的本地化。比如--自由流、回退及业务补偿、业务规则的引入、流程的运行时动态调整,以及工作项拒绝、取回、代理、委托、改派、暂停、取消等功能。甚至需要支持一些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流程调整,比如:特事特办型--个别流程实例的流程调整;一刀切型--所有新、旧流程实例都按新的流程运行;分水岭型--未结束的流程实例仍按旧的流程运行。

广州电信是中国通信网中的“南大门”,是全国三大通信枢纽局、三大国际电信出入口局和因特网三大出入口局之一。在全国电信公司“大商合一”的建设背景下,商客、大客的工作流程都需要进一步规范。这时候,各电信公司需要有一套极具中国本地化优势的工作流系统,--适合“大商合一”,同时要让客户经理的工作时间更多花在客户走访上。构件化的普元EOS产品给了他们选择--不仅提供了从开发、部署到运行、维护的一体化构件平台,而且有着中国特色的稳定工作流套件,完全靠构件驱动业务流程,实现更灵敏管理。

有数据证明,康柏被惠普收购之前的库存量是83天,戴尔的存货量是33天。这后面的区别很大是工作流的优劣。商战胜负亦由此决定。在跨越部门级应用鸿沟的今天,基于构件的工作流将成为神话中的“魔音神笛”--更稳定的业务功能点、更多的传输规范、更人性的可视化、更具本土特性的流程处理……
理想的软件事实上应该是变形金刚--企业的所有流程都被改造成可以随时组装的服务,运行在一个“普遍适用”的大平台上,而各种“服务”的资源库又足够大。企业就有了足够的软件管理能力。唯有到了这个地步,我们才能真正地一起工作。工作流的这个推土机,才能让企业世界变得更平。那时候,一个人力、电脑与网络创造出的全球平台就会出现!

之三:构件的SOA,抹平企业间鸿沟

构件推动企业自身内部变革,在抹平的世界,CIO们还要帮助关联企业改进IT生态环境。经验告诉我们,降低IT成本不光在企业内部,合作伙伴的系统能否和自己有效匹配,他们用什么系统也关乎自身的成本问题。当合作成为主题。企业不再是单打独斗的角色。这时候,企业需要更多对于企业合作与协调的管理能力。

沃尔玛是个强调企业间合作与协调的极致例子。在这里,它们叫做供应链--同一价值链条上的各类企业。弗里德曼则在世界是平的视角下,视之为“第7辆推土机”。


(沃尔玛繁忙的景象背后都是复杂的软件在支撑)

弗里德曼这样描述他看到的沃尔玛的企业协作景象--在物流中心的一边,好几十辆的沃尔玛白色大货车正在卸货,一箱箱的货来自成千上万的不同供应商。大箱小箱在卸货站被送上输送带,有双电眼会读取每一箱上的条码。到了物流中心另一端,每条带上的电臂会伸出来,按分店的订单取大箱小箱,送进正在等的沃尔玛货车。货车就会赶紧把货送到美国某处的分店。店中的顾客从架上拿了什么单品,给收银员一扫描就会产生一个讯号。讯号会穿越沃尔玛的网络,直达商品的供应商。不管供应商的工厂在中国沿海,还是在缅因州沿海,讯号都会在供应商的电脑屏幕上蹦出,提醒他再生产一件这种商品。

这样繁忙的景象背后是复杂而伟大的软件在支撑。沃尔玛是最早用电脑追踪销存的公司之一,也是第一家用网络与供应商分享销存资讯的企业。沃尔玛的理论是,越清楚顾客在买什么,采购就会更有效率,供应商就会随市场变化而调适得更快。1983年沃尔玛投资设置了销售点终端管理系统,可以同时记录销售并追踪存货的减少,以便能迅速补货。四年后,又装置了一个大规模的卫星系统,把所有分店都和总部连接,让沃尔玛的中央系统得到所有即时的存货资料。现在,主要供应商都可以进入沃尔玛零售网系统,查旗下产品的销售,看是否需要增产。整个供应链都能获得资讯的润滑。

将成千上万家制造商的软件系统与沃尔玛整合在一起,让每一颗原子都振动着效率。这是个需要抹平的鸿沟,也是个挑战。在1988至2000年担任执行长期间大卫•葛拉斯完成了大部。葛拉斯说,要把成本降到最低,就必须与制造商合作,来水平式地互创价值。今天的我们,难以想象沃尔玛的当年是如何克服--异构环境、独立应用、统一标准、海量数据……这些令人头痛的一个又一个难题的。这些老问题当时肯定接踵而来。恭喜沃尔玛,它用20年的时间赢得了胜利。

现在的竞争环境、节奏与沃尔玛的当年已大为不同。“快”成为企业成功制胜的关键。那些业务遍于全球,或者需要通过大规模协调生产的企业,来不及再有一个20年来缔造自己的IT协同系统。但同样--它们需要在多家不同IT环境下建立协调一致的流程;它们需要在24小时的任何很短的时间内对客户的订单做出反应;它们需要快速整合新旧系统,提供用户便捷的服务能力,以抹平那些阻碍企业间互联互通的数字鸿沟。SOA(面向服务的架构)来的适得其所,作为整合新旧系统的方法论,它真的像一架推土机一样到来了。

相较更多更实用的技术而言,SOA本质是一种企业系统的设计方法学,其诞生的背景是最大限度地重用应用程序中的服务,以提高IT能力的适应性和效率。它用动态的、整合的方式处理多个软件体系的系统。虽然这些概念已经存在了数十年之久,但是只有当基于标准的集成技术(如Web服务和XML)出现后,SOA才开始被加速采用。

美国企业间有着真正艰难而痛苦的系统鸿沟。由于半个多世纪的应用系统建设,美国各企业已经形成了各自到处林立的业务系统。各企业间彼此孤立,无法互通。在大量使用的CRM系统、ERP系统、HR系统、信用评估系统……等等中,各企业的业务流程大多数以非标准的形式掩藏其中。美国SOA的实践者们抹平系统间的间隙,实现SOA架构的第一步是--将那些掩藏在各应用系统之中的业务功能模块切割开来,加以包装之后成为标准的服务构件(SCA),然后还要将分散在不同系统中的数据整合包装成为数据服务(SDO),最后根据业务的需要用BPEL将分散的服务连接成为新的服务。

中国则有些不同,一些企业的系统已经成熟,但是大量企业的系统还未建立,或者相对很少,即使是那些已经存在的系统中,也很少是能够被标准化切割的,至于新建的系统则很少有统一的技术架构,从而不得不面对系统间的标准化问题。相比美国,中国在基础软件上明显不足。在物流管理领域有个比照。据估计,中国的物流管理费用率大概是美国的3倍以上--这是因为基础软件的不足让海关检查、通关以及文件处理,增加了大量的时间和成本;而国内区域间的货物流动,也因为软件不足,协调出现问题,造成成本增加。

我们知道了--美国的CIO们跨越企业间鸿沟是SOA整合新旧系统,而中国的同行则面临完全不一样的挑战--在推动企业间跨越合作鸿沟的过程中,他们需要解决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在一个标准的平台上(框架内)构造企业所需要的所有标准服务,并且容易管理和发展(变化)。

必须直言不讳地指出--现在被大家嚷嚷的SOA说辞完全是在美国的IT语境下展开的。美国企业的应用系统大量采用了有限厂商的产品比如SAP,ORACLE,SIEBLE等,它们可以一定程度地被标准切割,而中国很多企业和美国完全不同。中国的SOA之路一定和美国不同。

现在看来,构件让SOA在中国有了更佳的实践基础。作为历史遗产系统较少的中国市场,从技术的角度讲,让SOA落地的两个标准都和构件相关。一个叫做SCA--支持对原有业务流程的提取和包装成为服务构件。这是一种全新的、跟语言无关的编程模型,它提供了一种统一的面向服务构件的调用方式,从而使得客户可以把不同的软件模块通过服务构件的标准化,统一地封装起来,并被调用访问。另一种叫做SDO--可对原有数据整合包装,使之成为数据服务,它统一了不同数据源类型的数据编程,让开发人员从不同的数据源以统一的方式访问和操纵数据。

听起来有些费解吧?简单说,SCA以面向构件的方法,大大地简化了客户的业务逻辑编程,极大提高了应用的灵活性。而SDO则更进一步从数据对象上大大简化了开发。它们一道,将成为简化SOA应用程序开发的新模式,最终成为SOA落地的新技术与标准。这些标准是SOA的方向。今年9月,包括普元(primeton)、BEA、IBM、SAP等18家IT厂商共同成立了SOA标准联盟,希望能够将各厂商“自己的SOA产品”推向“大统一”的SOA。按照他们的说法,SOA标准的建立类似于在企业软件领域形成了一个如同TCP/IP这样的互联网协议。“在两三年后,整个标准化工作将会完成。”

弗里德曼说,供应链越多越扩散,就越逼迫企业采取同样的标准,好让每个供应链的每个环节都能扣紧下一个环节。越消除边界的摩擦,高效率公司的作法就会越激起仿效,就更能促进全球合作。在构件标准支撑下,不仅企业自身内部的“业务”可以被构件更灵活地调用、重置和复用,而且当供应链上的每个环节都因为构件而能紧扣时,企业间的互联互通将变得前所未有的简单,企业间的组织管理难度也将大大降低,边界摩擦也将消除。最终基于构件统一的标准,企业间协同将获得强有力的力量,并推动商业发生变革。

没有遗产系统表面上看起来是鸿沟,可它反而让中国这个独特的后发市场,有了用构件技术实践SOA的最佳机会。幻想一下未来--那时候,在构件软件的支撑下,每个企业都能在第一时间清楚货仓上缺什么,而且可以马上传递给制造商。企业变成一台即时吐纳客户需求数据的自动机--架上少了什么,制造商就能知道用户要什么。那多么美妙!

之四:小企业有了免费的构件“圣代”


(小企业青睐的开源软件一向不缺乏战斗力。但仅有战斗力是不够的。由于任何人都可以贡献智慧,这导致开源软件缺乏真正的领军人物,从而缺乏完整的系统设计思想。免费的构件业务平台是小企业的新选择。)

今天的技术革新,在赋予个人更多力量的时候,对于那些小企业也是一样。如果它学会如何插插头、如何合作,如何善用创新工具,小企业就能有大手笔。与大企业相比,小企业在做信息化的时候,需要抹平的是如何在预算少的情况下找到最佳方案。

企业软件不应该是唯有大企业才能买得起的专利。但事实是,大多数的小企业买不起大多数的企业应用软件。可买不起软件的小企业照样有“制造”、“工程”、“销售”、“市场”、“客户关系”……等等这些“大”企业的管理问题。因此,小企业要寻找那些--高实用性、高性价比以及可灵活扩展的软件应用。所幸的是,现在有三股趋势正在成为中小企业低成本获得软件应用的福祉。

第一股是软件开放源码。第二股是“软件即是服务”--买软件变成租软件。第三股则是有平台厂商将原来收费的专业软件平台向小企业免费开放,比如普元的EOS社区版。这几股低成本获取企业级软件应用的方式,将在长时间混存,并各自找到拥趸,各得其所。

先来说软件开放源代码。开源的魅力不用多讲。它们成为众多小企业的免费餐点选择,自有其诱人之处--它们被知识共有运动者在网上公开,让使用者对软件不断加以改进,然后免费供大家使用。它使用户不必再为商业软件无休无止的升级而破费;它们往往有庞大的开源组织作为后盾,不用担心如商业软件公司倒闭而失去技术支持。

但开源模式也有先天不足。由于任何人都可以贡献智慧,这导致它缺乏真正的领军人物,从而缺乏完整的系统设计思想。更严格地讲,现在的开源运动道德规范仍然是黑客的行事准则,缺少积极向上的专业精神。并在开源产品层面缺乏创新--就连开源运动引以为傲的Linux也模仿了Unix,Linux所鼓吹的稳定性恰恰来源于它与Unix的继承关系,而不是开源组织的功劳。

再来说“软件变身服务”。这是salesforce.com这样的新型WEB服务型软件公司带来的软件应用模式。基于互联网赐予的模式创新,软件不再被当作套装购买安装,而是按需售卖在网上的软件“使用授权”。软件产品的概念被淡化了。有业内人兴奋的说,“这是一次软件产业的革命。”

金山公司“软件改卖为租”的转型是一个成功的案例。2004年末,金山毒霸向国内的中小企业推出企业级杀毒软件租用服务模式,通过这种模式,小企业用户可以通过在线的方式获取金山毒霸企业级杀毒软件,按使用时间付费。对于小企业来说,这样的费用与购买杀毒软件相比,其成本会大大降低。据介绍,一个拥有50台电脑的企业,租用杀毒软件一年,仅需要2500元左右,比此前购买在线的企业级杀毒软件至少将便宜一半。比起市场上20个客户端就过万的一些产品价格更是只有其十分之一。

“软件改卖为租”可以解决如企业杀毒这样的通用问题。但是大量的企业管理个性化问题,远非一个“租用”就能简单搞定。小企业对于软件应用有着各自独特的需求--要满足企业个性化的要求;要支持企业不断成长,随业务变化持续定制;要低成本实施、高附加价值、拿来就能用、一用就见效、日后还可以进一步扩展……。小企业软件的应用问题原来也是如此“麻烦”--沟壑难平!

相对第一股力量--开放源代码软件缺乏完整系统,以及第二股力量--租用通用软件难以获得个性应用……,第三股力量--专业企业级应用平台针对小企业的免费开放有了更多的优势。EOS社区版是其中的佼佼者,它用免费的方式向小企业开放,大幅降低了小企业拥有企业级软件应用的门槛,有了它,小企业真的可以有大手笔。现在就来看看它如何做到:

基于构件技术优秀内核,EOS社区版可以将企业信息系统按照功能需要,分解为一系列的构件包,而构件包又被划分为若干个层次,每一层次都由更小的构件组装而成,形成松散耦合的完全构件化的一个体系。小企业的开发商可以提供一系列实现特定业务功能的构件包,然后由中小企业根据自身的需要进行选择,再由软件开发商采用构件组装技术快速把这些构件包进行组合,从而实现最切合中小企业需要的信息系统。当中小企业的需求变化的时候,软件开发商通过构件包的调整以及重新组合,快速满足中小企业的需要。

另外,通过内部集成的大量可高度复用的预制构件,小企业软件应用开发的复杂技术被隐藏了起来,大大降低了技术人员对J2EE技术细节的关注;同时通过图形化的应用组装方式、可视化的页面开发方式、内置的基础应用框架,使得Web应用开发变得简单和高效率。

由于集成了开源应用服务器JBoss3.2.5,小企业不需要自己购买和部署应用服务器就可以在Windows以及Linux平台上进行开发、测试,并最终完成部署和运行。而且接下来,它的下一个版本将进一步集成免费的开源数据库,从而最终为小企业提供部署应用程序所需的全套软件。

随着小企业业务的发展,可能会考虑支持更加复杂特性的软件系统,例如IBMWebsphere应用服务器或者Oracle数据库。EOS社区版可以平滑地向上升级为专业版,从而跨越多种不同的系统平台,包括多种操作系统、数据库和应用服务器,保护中小企业以及软件开发商已有的投入。

以前,那些服务于小企业的开发商们--要么囿于传统的软件开发技术,选择基于项目的客户化定制,但这种方式使得软件的开发周期过长,很难扩展,不同小企业之间很难通用;要么回到销售套装软件的老路,但这种软件往往不能最切合小企业的需要。这两种中,不管哪种方式,都降低了小企业的价值体验,也大大降低了开发商们的获利能力和竞争能力。EOS社区版的出现,让构件技术建设小企业所需要的--高可用性、低成本、可持续扩展的软件--有了卓越的解决之道,也成为它们在开源代码、软件租用之外的第三种更佳选择。

弗里德曼将“资源开放”也称之为一辆重要的推土机。这是因为有了它,全球数百万人就可以免费取用多种工具,从软件到百科全书。各种的网上联盟疆界开放,来者不拒。当年Apache和Linux大幅压低计算机和网络的成本,从而造成影响深远的推土机效应。今天,EOS社区版在中国的小企业市场免费开放,也将是小企业的一客美味圣代--它有着浓郁的巧克力酱,抹了最甜又最低卡的鲜奶油、上面还放了最多汁的樱桃。

资源开放是后资本主义时代的一种全新生产模式。向小企业免费开放的EOS社区版,将让构件搭建企业应用的资源开放运动启动。EOS社区版负责人程朝晖说:“我们的触角会不断延伸,终极目的是比开源、租用软件提供更多更好更可靠的中小企业个性化应用,变成影响深远的小企业应用推土机,帮助抹平它们的数字鸿沟”。

之五:未来--不仅仅是构件

商业与软件技术的联合进化,让构件走到了今天的时代。无论是客户的市场需求、开发商过去的无能为力、技术内在的自我演变,以及那些软件使用的记忆遗毒,都给了构件足够加足马力的理由。它将变成活力十足的推土机。它也是变形金刚,它易用变化、可复用、极大降低IT投资,更好赋予企业组织以新的动力--没有任何人的怀疑可以阻挡这种力量!在企业信息世界的征途中,那些令人痛苦的绊脚石和鸿沟终将被它抹平。

静下心来,我们审视。构件能更好的反应企业变化和成长,但它也仅仅是技术的维度。我们知道,抹平企业完整世界的沟沟坎坎远非技术维度就能全然解决。

放开想象,看看下面这段激动人心的文字,或许会给我们启示--“绵延数英里的铁路径直穿过,这幢大楼的里里外外都在忙着接货、运货和转运货物;电梯,机械传送设备,无数的链接装置,移动人行道,重力滑道,仪表传递装置,气动输送管,以及所有已知的为减少劳动力而发明的机械装置,都在我们这个伟大的运转机构中发挥了作用。”

这还是在说有了卫星系统的沃尔玛吗?错!这是大约100多年前--1905年美国第一大零售商西尔斯的芝加哥总部的销售系统。那时它已经可以每天处理10万个订单!过去30年的中国企业随着不断变得平坦的世界,一直以惊人的速度向前奔跑。但当看到这段在商业巨擘萨姆•沃尔顿生平的《信任萨姆》一书中出现的文字。相信到今天,依然会让很多企业相形见绌。

这段文字揭示了企业世界中除了技术之外的其他鸿沟与绊脚石--它们更多关乎人,它们是那些来自与人相关的--想象力、管理能力、执行力、组织、文化……。它们也许进化缓慢,会顽固地存在于企业内核。在未来,即使所有的软件都是用构件来写。我们也不得不认真正视它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