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元欲占SCA国际标准制高点


 2006-10-31 00:00:00       753


如果提一个这样的问题,新一代的软件开发模式和方法,其规范和标准是什么?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能绝大部分的人都会说SOA。
然而,普元副总裁程朝晖说,这个回答是错误的。
因为SOA既不是软件开发的方法,也不是软件开发的标准。它只是一个更大的软件架构概念和CIO/CTO的IT策略,就像“中间件”这个词一样,SOA的外延很广。
对于这个问题而言,SCA是现阶段更准确的答案。
站在SCA这一未来制高点的前沿,为自己获得技术与知识产权的领导力,让中国软件企业能够取得战略性的胜利,就是普元的野心。


SCA是SOA道路上的灵魂

那么,SCA是什么?
要说SCA,就必须要说SOA。

2006年1月,IDG最新的调查显示,SOA的发展势头越来越猛:将把SOA作为今后12个月内的关键或重要项目的调查对象的比例增加到了52%;79%的调查对象表示,SOA将是未来五年的关键或重要项目。SOA已经成为IT市场的焦点和趋势。

然而,尽管SOA已成为大势所趋,但这并不意味着从此SOA就可以“飞入寻常百姓家”,相反,实施SOA潜在的风险迟滞了部分用户迈向SOA的脚步。而这些潜在的风险中,有一个巨大的阴影横亘在面前的,就是标准化问题。

形象地说,SOA就是将现有的一些功能模块打包成独立的程序包,命名为“服务”模块。这些服务模块(构件)在整个软件系统的角色相当于在乐高玩具中所用到的小砖块。对于这些服务模块,需要对其接口进行良好定义,使得其他的应用系统可以使用“拿来主义”,方便地使用这些服务模块。通过创建服务模块库,将所建立的模块集中到模块库中,这样,利用库中的服务模块,可以方便地构建出所需要的应用系统。这好像我们在乐高游戏中,使用同样的小砖块,只需要对砖块进行重新排列,我们既可以搭建出城堡,又可以搭建成鳄鱼或飞机。

那么问题就是,怎么样让这些小砖块的外形不管大小,但都是合乎标准的,可以在我们的手中方便地调用,组合出城堡、大楼,而不是奇形怪状,高低不平,无法组合。

SCA应运而生。2005年11月,IBM、BEA、Oracle、SAP等公司共同发布了两项针对SOA的重要构件模型规范--SCA 0.9(Service Component Architecture,服务构件架构)和SDO(Service Data Objects,服务数据对象)。

SCA是一种全新的、跟语言无关的编程模型,它提供了一种统一的面向服务构件的调用方式,从而使得客户可以把不同的软件模块通过服务构件的标准化而统一地封装起来和被调用访问。而SDO则作为一种数据编程架构和API,它统一了不同数据源类型的数据编程,让开发人员可以从不同的数据源以统一的方式访问和操纵数据。可以说,SCA以面向构件的方法,简化了客户的业务逻辑编程,提高了应用的灵活性。而SDO则更进一步从数据对象上大大简化了开发。作为SOA实施的重要构件编程规范之一,面向构件的架构SCA/SDO将为SOA发展推波助澜,并最终极可能成为事实上的标准。


如何侪身富豪俱乐部

SCA 0.9并不是最后的标准,它只是抛砖引玉而已。事实上,现在不断更新、变动的SCA规范离SCA 0.9已经面目全非,几乎是推翻重来。因此,SCA和SDO离正式标准还有距离,还需要全世界致力于此的软件企业群策群力,共享彼此的信息和经验,一起推动SCA和SDO的正式标准。而这也正是机会所在。

在这样的背景下,最早是由IBM、BEA、IONA、Oracle、SAP AG、Sybase、Xcalia 和 Zend形成的组织,此后,致力于合作建立SCA(服务构件架构)和SDO(服务数据对象)标准规范的业界领先技术厂商不断加入,最后,形成了包括普元在内的17家软件企业成员的OSOA联盟,官方网站是www.OSOA.org。这个强大团体共享彼此的经验,共同开发 SCA 和 SDO 技术(包括全新与更新的规范草案)。

屠龙宝刀,武林至尊,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谁能站在SCA/SDO标准的前沿,谁无疑就拥有了未来的核心竞争力。而加入OSOA联盟,则是致胜的第一步。

在这个重要时候,普元作为唯一的国内软件企业,加入OSOA联盟,与17家国际厂商协同,一起参与制定影响下一代企业业务逻辑与数据编程的架构与标准。

OSOA联盟,宛如一个富豪俱乐部,加入的门槛高而又高。那么为什么是普元?这不是一个意外的结果。
早在5年前,普元就致力于构件平台的研发。5年的投入,普元在技术和产品上积累了大量的知识和经验,拥有了丰富的构件库。从2001年发布面向构件的中间件产品--EOS 1.0版始,目前已推出了EOS 5.1版,并在2006年5月发布面向中小客户的EOS 5.1社区版。与此同时,普元在电信、金融、电子政务、制造业、能源、交通等等领域,拥有了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工商银行、交通银行、外交部、宝钢等等几百个旗舰的行业客户,和国内的用户一起成长,摸索出了很多宝贵的经验。

除了本身的实力,普元的巧妙策略也可见一斑。在关键的申请加入联盟时候,借助在上海举办2006年世界软件工程大会的契机,普元请来了参与SCA标准的IBM Rational产品事业部CTO Martin Nally。Martin Nally与普元CTO黄柳青进行了尖峰对话,了解普元的技术与思路,并亲眼目睹普元的用户实践。黄柳青说,基于中国软件的土壤,那些基础的、大量的、随机的、多层次的,以及持续的变化需求,使得构件在中国的粒度更小。这些粒度更小的构件可以让SOA在中国得到更深入、更彻底的表达。Martin Nally则感慨说,之前的确没有想到,在中国,构件已经耕耘了好多年,已经发展得相当迅速了。

在这些努力之下,普元凭借其出色的成绩单侪身富豪俱乐部,加入了OSOA联盟。在软件核心技术标准大都被国外企业掌握的现状之下,可以说,普元加入OSOA联盟是一次有可能导致中国软件产业战略性突围的事件。

加盟之后普元的“大算盘”

加入OSOA联盟,对普元来说无疑打开了一扇与软件巨头实时同台共舞的窗。首先,作为成员企业,普元有权利和国际的那些企业一起平级地、在没有任何隔阂的情况下去探讨相关的问题,获得他们的最新信息。每天,普元都要参加所有成员企业的交流活动,可以下载最新的标准和规范,了解其他企业的最新信息和经验。同时,加入一个可谓全球软件企业巨无霸的俱乐部同台工作,对于普元的自身影响力和宣传方面,也是事半而功倍。当然,普元也有义务,要把普元的最新信息和资料与其他成员共享,并且在市场上,要竭尽全力推进SCA/SDO技术。

应该说,并不是每个加入标准组织的成员企业都会获得最后的胜利,最后标准的天平偏向于哪个企业还不得而知。但是,普元希望把有关的及时的信息都在SCA/SDO的中文社区里面更新过来,并且获得一些中国厂商、开发商、客户等等更为广泛的一些反馈,再由普元统一把这些代表中国的声音,反馈给国际的组织,最终影响标准甚至成为标准。甚至,普元可能会成立一个在这个组织里还没有的工作,那就是构件管理。它解决的是当客户的所有的流程变成一个构件之后,如何去进行有效的管理。现在它的管理相关标准还不存在,而普元在此有非常多的经验,有可能会尝试成立这样的技术组,去引导最后的标准。

“这一技术在中国已经有了众多的客户和开发商的实际使用和经验,反而在国外目前还很少。我们的产品也很成熟,相信普元可以给SCA标准组织更多的实践经验和市场反馈。”程朝晖这样讲到。

而普元本身也为未来的SCA/SDO标准做着充分的准备,以便在最快的时间内与SCA/SDO标准接轨。

普元设计了从2006年到2008年的产品路线图,产品内部开发代码依次为:“Phoenix(凤凰)-Bibo (碧波)-Olympics(奥林匹克)”。预计在2007年发布的Bibo版本将全面采用最新的SCA/SDO国际构件技术和规范;而在2008年出货的Olympics版本,更将变身为新一代的面向构件的中间件平台,并符合最新SCA/SDO规范和标准。从Phoenix到Bibo再到Olympics,普元EOS将不断演进,并成为中国第一个全面支持SCA/SDO国际构件标准的企业应用平台产品。

长期以来,中国软件在与国外软件的竞争中往往处于被动,缺乏战略上的竞争优势。无论从国家安全还是产业角度,中国都需要一场场在软件领域的胜利突围。这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必须的。至少这一步,普元是迈得相当的漂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