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勇和他的选择


 2005-03-09 00:00:00       753

相关连接:
http://media.ccidnet.com/media/ciw/1392/b0701.htm



我不想只是做一个小老板。要是做一个小老板,光靠我一个就够了。要是做一番事业的话,光靠我一个人是不行的。

普元CEO杨勇

选择总是让人迷惑,尤其是那些很可能会决定你一生命运的选择。对很多人来说,这都是考验。说起作选择的经验,刚刚就任普元CEO的杨勇,可能比很多其他同行都要丰富得多。

自从美国学成回国以后,杨勇就一直在选择:是在外企的框框里跳舞?还是在本土企业里打拼?是在已经建功立业的老东家呆下去,还是建立自己的事业?是继续坚持自己撑起一家企业,还是与另外一个志同道合者共同实现自己的梦想?

第一次选择

外企的框框,还是自由的天地?

回国以后,杨勇就加入了当时在国内还是默默无闻的BEA。

“当时我一个人在上海,单枪匹马慢慢地把BEA的市场做出来。”回忆当时的情形,杨勇说到:“现在想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创业。”

的确,尽管BEA中国的产品来自美国,有着先进的技术和成熟的应用,然而在中国,她还是一个年轻的企业,作为一家销售企业,基本上可以说是从零开始。可以想象,那时的BEA,由于充满了创业的激情,而且刚刚起步的中国业务还没有受到全球总部的太多重视,还是一个自由挥洒,没有太多框框的企业。然而几年后,当BEA中国的业务蒸蒸日上的时候,原先曾经为BEA中国的发展打拼过的一帮老臣子,开始感觉到了BEA中国创业文化的渐渐枯竭。

可以说,BEA中国在中国市场上短时间内的崛起,与这样一种创业文化大有关系。这是BEA中国的文化,而不是BEA全球的文化。然而,正像甲骨文等其他外企一样,刚开始时能够保持这种相对独立的文化,但是随着中国业务的发展,在全球市场中所占比例的增加,这种文化在外企里显得越来越不和谐。“对于我们这批喜欢挑战的人来说,留给我们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这批喜欢挑战的人中,就包括了当时BEA中国区一号人物—总经理沈惠中,和二号人物—高级副总裁杨勇。

“在BEA继续工作下去的话,虽然是一个不错的工作,拿着不错的薪水,自己的提高却受到很大的限制。”杨勇最终没有选择这个“不错的工作”和这份“不错的薪水”。2003年,已经身居高位的杨勇离开了BEA,成立了自己的软件公司—汉本软件,一家做系统集成的公司。

第二次选择

独钓寒江,还是众人拾柴?

不过在中国做软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中国的软件产业有着鲜明的中国特色:ISV、SI林立。各种各样的小公司瓜分了本来就没有发展成熟的市场,难以形成规模效应,再加上彼此之间的恶性竞争,使得软件厂商的生存状态不断恶化。很多有识之士都说过,在中国每个细分市场,三家软件厂商就足够了。而杨勇的汉本软件,由于资金和人力资源的不足,显然很难独力进入三甲之列。

然而,杨勇显然不愿意轻易放弃创业的梦想,尽管在软件产业这深水里独钓寒江,未免有点寒风刺骨。直到后来,也就是2004年,有一个人说服了他:“你那点钱,就不要再折腾了。我有一个很好的想法,你来帮我吧。”这个人,就是普元现在的董事长,杨勇的前任--刘亚东。而这个“很好的想法”,就是现在炒得火热的构件化软件开发模式。

“他花了半年时间来说服我”,杨勇回忆当时的情形说道:“其实吸引我的不仅是这个构件化的理念,还包括我看到的他们已经渐渐成熟的产品,以及一个良好的但需要我的加入来补充的团队。”

这时的普元,的确已经拥有了比较成熟的产品和理念,构件化的思想已经被人们所接受,公司的产品--构件开发平台EOS也已经渐渐成型。所缺乏的,正是一个有力的市场推动者。如果说公司的创始人刘亚东更愿意谈理论,是个思想家;CTO黄柳青更愿意谈技术,是个科学家的话,杨勇显然就是一个合适的市场活动家兼实干家,更愿意也更擅长于谈生意。

“我不想只是做一个小老板。要是做一个小老板,光靠我一个就够了。要是做一番事业的话,光靠我一个人是不行的。” 与另外两个伙伴一起,把普元这样一家国产软件企业做大,这正是他把汉本软件、连同他自己一同卖给普元,并最终成为其CEO的原因。

未来的选择:普元的将来

也许是耸人听闻,有个业内资深咨询顾问对笔者说:“未来的世界将只剩下三家软件公司:微软、IBM和另一家由惠普+Oracle+SAP+BEA……组成的公司。”事实正在一步一步验证他说的话,甲骨文收购了仁科,赛门铁克收购了VERITAS,BEA、SAP……也被列入了巨头们的收购名单。大型软件公司尚且如此,那些出色的技术公司更是难以避免被诸如IBM这样的巨头收购的命运。

那么普元呢?作为一家有着鲜明技术特点的公司,普元的命运究竟会怎样?杨勇和他的老板—同时也是一家投资公司老板的刘亚东,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要为此做出一个选择—是继续辛苦地坚持自己的理想,做一家世界性的中国软件企业;还是将自己高价卖给某一家实力超群的IT巨头,从而获得丰厚的投资回报?

“不想做个小老板”的杨勇,和坚信构件模式一定能颠覆企业级软件编写模式的刘亚东,似乎没有理由选择后者。“我们会坚持下去,中国的土壤是最适合构件化模式成长的土壤,我们不会轻易放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