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减之间的中国智慧:打开中国软件的死结(软件工程师5月刊)


 2004-04-13 00:00:00       753

 
http://news.enet.com.cn/enews/inforcenter/A20040407300826_1.html
http://www.zdnet.com.cn/news/express/story/0,3800034752,39228141-1,00.htm
http://www.chinabyte.com/Enterprise/218712653973946368/20040407/1785300.shtml


    柳传志先生曾用“世界上最难的事就是在中国做企业”来形容中国的企业建设。在中国这个处于勃兴阶段的市场中,迅速的发展与不断的转型;国际化的高歌猛进与特色化的中国国情;充满利诱的机遇和残酷冷血的挑战如此复杂而奇妙的揉杂,一起构成了这块以变化作为自己最明显特征的市场。因此所有想在这块市场中谋求生存与发展的中国企业家都不得不承受巨大的压力,而管理和运营企业的巨大挑战也让企业家们感到心力交瘁,于是大型企业级软件的诞生和广泛使用似乎成为企业家摆脱管理噩梦的曙光,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谁在布下中国企业级软件的死结

      《计算机世界》在一篇文章中曾经写道:“湖南主要企业中有85%以上的ERP系统并不成功,与实施前的“熊掌”之愿相背离的是,巨资启动与维护的ERP系统反而日益成了卡在这些企业信息化建设中的“鱼刺”,吞吐都难。”

      以ERP为代表的企业级软件系统是在市场抛弃抹煞企业个性的所谓“标准化企业软件”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应该说这种模式基本上是从客户的个性化需求出发,进行软件定制。但为什么还是难以满足企业的需要呢?

      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ERP的开发者总是很难全面考虑软件的扩展性、稳定性等架构因素,产品因此而不能快速适应客户的需求变化,换句话说这种产品只能满足企业的昨天,而不能满足企业的今天,更不能满足企业的明天。

      显而易见的,上述两种软件开发方式,都不能解决软件随需应变的问题--在这个企业形态不断变化、企业外延不断扩展、企业环境不断变迁、企业业务不断调整的时代,这种以一次开发持续使用为特征的软件已日显陈腐和落伍。

      而当我们深入探究这种软件体系的死因时就会发现,正是基于编码的软件开发模式布下了大型企业级软件的死结。而这种僵化的开发模式竟然已经统治了软件开发业长达20多年,很难想象帮助诸多行业大幅度提高效率,引领着世界信息化潮流的软件开发业自身却成为最原始意义上的“手工行业”。

      谁能解开中国企业级软件的死结

      汽车制造者并不生产自己的空调器或ABS系统;计算机制造者并不生产自己的CPU芯片或主板。这些构件来自那些有专业技能的提供者。但不像汽车或计算机制造者,现在的软件公司却并没有意识到利用已经开发的很好的高质量的构件,它们不得不从草图开始建设一起,这就好像一个汽车制造者铸造自己的螺帽和螺栓。

      而构件的运用将彻底改变这种效率低下、庞大而僵硬的软件开发模式,更为重要的是它将引领软件开发业进入“敏捷定制”的时代,而其对软件开发思路的影响将无异于从“手工业时代”进入“后工业时代”。欧美的软件业巨头中曾经用“未来已经开始”这句话来描述这个死结解开的心情。

      但谁来解开中国企业级软件的死结呢?

      首先,国外的产品很难应用“拿来主义”的经验。这是因为国外的产品,其管理模式、管理思想、管理的人以及面对的市场环境和国内的企业完全是两码事。它要适应国内客户的需求就需要做大量本地化的工作,成本就非常高。所以我们在国内鲜见有国外产品成功的例子。

      其次,与成熟的市场相比,“变化”是中国市场最大的特征,中国未来10年是企业和市场飞速变化的时代。市场、规则、环境无一不是如此。这就要求软件产品能够不断地增增减减以适应企业的变化要求。

      比如在中国的电信业竞争中,不同的运营商为了取得差异化竞争的回报,要为不同的客户设计出不同的产品,并制定不同的价格,计算不同的成本,这就要求企业的软件能够灵活的应对企业的各种变化,尤其是应对灵活变化,不断扩展的企业业务发展空间。

      推倒重来的代码式软件结构已经被淘汰,西方软件巨头的实践也已经证明构件是满足企业灵活需要的“终南之径”,而现在我们迫切寻找的就是通过构件的一增或一减就能满足中国企业需要的软件体系。

      创造一种有生命力的软件体系

      满足变化中的中国企业的需要必然要求建立一种能够和企业的业务共同发展,共同进化的软件体系,换个说法就是必然是一种有生命力的软件体系。

      这种体系能够灵活有效的应对市场的变化,通过“简单”的增增减减不同的构件以满足企业随时的需要;能够及时传递和处理企业的各项市场信息,实现几乎同步的快捷市场响应能力;能够满足客户快速部署商业计划的需要同时却是低成本的;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够充分的了解中国的市场,适应中国企业的实际需要,解决中国企业的实际问题。这看似简单的增增减减,背后体现的却是大智慧。

      与国外软件企业风风火火的构件化进程相比,国内的软件企业似乎还没有意识到“未来已经开始”,而部分具有前瞻构想的中国软件企业已经在探索如何解开中国企业级软件的死结。

      不仅如此,从目前的面向构件的应用基础平台的现状来看,国外的厂商并没有展现出多大的优势,可以说国内国外是处在同一起跑线上。同时我们还可以看到与软件产业格局中其它层级相比,面向构件的应用基础平台最利于本土厂商构建核心竞争力,因为在其它层级国外企业已经在技术上占据了很大的优势,而在这个层级上,中国的本土企业完全可以与国际厂商一争长短。

      一方面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以北京大学杨芙清院士领导的软件工程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冯玉琳博士带领的软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为代表的对构件技术的理论研究已经非常深入。代号为青鸟工程和网驰平台的两个项目在软件复用和构件技术领域硕果累累、成绩斐然。

      更重要的是在实际应用即产业化方面已经日趋成熟。已经形成了以普元为代表的面向构件的应用基础平台。而围绕着这一应用平台的诸如构件提供商、开放工具提供商的产业生态链正在形成和完善中,通过横向整合和纵向分工所形成的产业生态环境已经展现了勃勃的生机。

      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和企业的整体规模的急剧扩展使得面向构件的软件技术和基于平台的开发的价值得以展现。以普元EOS的平台为例,在中国电信北方电信二期系统的开发和运行中,由于应用了这一平台,开发速度提升达50%,成本降低达50%,构件复用率达到了80%。通过对应用构件加减之间的变化,大大加快了基于变化的应用的构建效率。从而满足了客户迅速应对市场变化的需要,同时系统的稳定性安全性也得到了充分的保障。

      事实证明,本土的软件企业有实力解开困扰很多中国企业的软件死结,同时在解开中国企业级软件死结的背后所展现的一个重大机会似乎更让人激动:面向构件的应用基础平台完全可以在这个领域形成本土的企业群,并成就中国的软件产业的国际大企业梦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