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计算机报:《普元:构筑“构件王国”之梦》


 2003-09-12 00:00:00       759

编者按:以构件的方式生产软件,用画图的方法编程,组合运用不同的构件像“积木”一样搭建出多姿多彩的企业应用,积累业务构件,降低总体拥有成本,在普元看来一切皆已成为现实。

坐在记者的面前,留着板寸头的刘亚东笑得很“商人”,每当说起普元的前景,这位曾担任亚信执行副总裁、首席运营官的博士就好象猎人看到了他一生难遇的目标一样兴奋。“客户拿到我们的产品说:‘没想到软件可以用这种方式生产出来。’我们走通了一条别人一直在摸索的道路。”

普元成立于两年前,2001年3月,刘亚东和此前同为亚信高层,曾任过副总裁、首席技术官的黄柳青博士共同创立普元,之后宋中杰、刘尔洪、司建伟、杨玉宝等各路精英陆续加盟,目前总投资达到5000万。

宋中杰此前在惠普服务了9年,曾任中国惠普服务体系总经理等职,在普元全面负责营销工作。刘尔洪则在证券公司的IT部门管理开发团队多年,加入普元后担任应用开发部门的管理工作,司建伟负责平台产品开发和质量管理工作。“现在公司的架构基本完整了,这个团队做十个亿的生意没问题。”刘亚东说。

做“活”的管理增效型软件

普元从事的是管理增效型软件的开发。这块构筑在中间件层之上的领域中国很少有软件公司在耕耘。同时,国外的产品也很难直接拿来用。“这是因为国外的产品,它的管理的模式、管理的思想、管理的人以及面对的市场环境和国内的企业完全是两码事。它要适应国内客户的需求就需要做大量本地化的工作,成本就非常高。所以我们在国内鲜见有国外产品成功的例子。”刘亚东说。

此外,“和面向交易、计费等之类的基本生产型软件不同,管理增效型的软件致力于提高企业的经营能力。企业可以没有它,没有它企业照样开门经营,但企业的竞争力就会削弱。我们从事开发的软件是提高竞争力的软件,不是维持基本运做的软件。”

与国外产品另一个区别是,普元的管理软件特别灵活,特别适合于业务需快速变化的企业需要。刘亚东认为,与成熟市场不同,“变化”是中国市场最大的特征,中国未来的5年就是企业和市场飞速变化的时代。市场、规则、环境无一不是如此。这就要求软件产品能够不断地增增减减以适应企业的变化要求。

“就拿普元目前专注的金融和电信行业来说,”刘进一步分析:“这两个行业都是面向海量客户的服务行业,客户为公司带来收益的同时,公司也为每个客户付出了成本。随着竞争的加剧,公司就得为不同客户设计出不同的产品,并制定不同的价格,计算不同的成本,不同企业之间通过差异化竞争来取得最大回报。例如对银行来说,就是不同的理财方案;电信来说则是不同的资费和优惠措施;而证券公司的经纪业务也要设计不同的佣金制度。”

因此,活的业务发展空间需要活的软件架构来支持。普元的软件框架必须灵活支持企业未来三到五年或者更长时间内的业务发展。“这样的一个软件系统,就象具有生命力一样可以和公司的业务一起进化,一起发展。”这位喜欢从哲学层面上前瞻市场的猎手这样构想出普元的产品。

构筑中间件之上的“构件王国”

有了对产品的前瞻构想,普元开始勾勒出它未来软件王国的疆域了。刘亚东和黄柳青瞄准的是中间件和应用软件之间的广阔领域。刘亚东认为:随着企业IT应用的越来越复杂,面向某个客户专门定制的产品如果都从中间件开始设计,那所需要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普元的目标是在中间件之上再搭建一个通用层,把一些管理增效型软件产品具有共性的东西抽象出来,做成许多很小很小的模块构件,组成一个构件库,软件开发商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从中选取所需的构件来搭建自己的产品。

此外,普元不但做了这个构件库,而且还专门做了一个应用这些构件的平台。这个被普元称为EOS(Enterprise Operation System)的产品使得软件工程师选完了自己的构件后就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进行测试。另外,这个构件还有一个先进功能,客户买了这个平台,就好象买到了一个实物一样,可以用可视化画图的方式来编程。

公司CTO黄柳青介绍这个平台称:EOS系统只是一个运营平台,一些最核心的业务分析和业务逻辑由客户自己定义和构造,所以是“保密的”。而且,客户可以快速地利用EOS平台开发新应用、新业务,缩短业务推出时间(Time to Market)。“就像小朋友搭积木一样,积木是一样的,搭出形状是千变万化。”黄希望这个平台是一个“活的”运营系统。

刘亚东很自信他的EOS的三大优势:支持“以客户为中心”的经营模式、适应快速变化的中国国情、比国外软件便宜。

刘亚东对这套构件体系挺得意。“首先,它彻底改变了我们公司自己开发软件的方式,我们也改变了我们几个合作伙伴开发软件的方法,将来可能改变更多合作伙伴开发软件的方法,我们也改变了客户获得软件产品的方式。关键之关键是我们在BEA和IBM的中间件产品之上做了这个中间层。我们可以随时随地更换它们,而且可以把数据库和操作系统都替换掉。只要我们认为底层有任何又便宜质量又好的东西我们就可以换它。而对客户一点影响都没有。”

和合作伙伴共同打天下

除了好的产品,好的软件营销模式也是一家软件公司成功的关键。普元的营销模式是通过合作伙伴来打天下。刘亚东说:“我觉得国外的软件模式建的很清楚,像BEA全球有4000个软件合作伙伴。我们的营销模式也是更注重和合作伙伴的关系,普元不可能对各行各业都很熟悉,如果我们的产品只能卖给一个行业,那么我们这个产品基本上就废掉了。”因此,普元的市场策略也是不单独做任何具体的项目。

“不做项目,这是因为做软件和做贸易有些不一样,做软件是不能轻易的做任何一个具体客户。做成了一个客户,这个客户未来5年10年内都是你的客户,你都得替它服务。这就牵涉到成本的问题。普元要做一家产品型的公司,所以我们要用合作伙伴来打天下。”

当然,刘回想道:“许多东西也是在操作中渐渐清晰的,以前也走过弯路。”

2002年上半年,普元为一家证券公司开发证券经纪业务服务平台。其时公司被要求是否可以做集中交易系统,于是有十几个研发人员花了五六个月来研发,但到了五月,刘回忆说,“我们开了3天的会议,最后决定放弃。”当时选择放弃在管理层中引起了较大的争议,毕竟普元是放弃了一个潜在的市场。“但如果我们去做证券交易平台的话,就要去和恒生、金仕达等公司竞争,而这块业务不是普元的核心,这个项目偏离了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对于合作伙伴,刘亚东表示:从普元自身来说4个合作伙伴就可以生存,但这些合作伙伴都是有能力、在行业中间有地位的合作伙伴。“当然,普元如果要发展的话,上诉每个行业中要20个合作伙伴。中国的行业还是比较集中。我们要成功的话就必须发展300、400个合作伙伴。”

大型软件产品需4年时间走向成熟

刘坦言:公司发展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达到预期。“这是因为市场的发展速度要比我们预想的慢。因为我们面对的市场从理论上来讲,还不是一个纯粹的市场化运做,客户--银行、电信等行业的企业经营的机制还不是市场化的。都是从机构脱胎出来的国营企业,体制的惰性还比较大。”

刘亚东说:做一个全球领先的产品有一个过程,大型企业级软件产品至少需要4年的时间才能做得比较成熟,产品才可以正式向业界宣布我们的产品达到领先水平。产品只有经过了四年的历史,客户才不会有过多的抱怨,微软、Oracle、Bea都是这么走过来的。“虽然,普元现在开发的3.0版本客户用的还行,但和成熟、优秀的软件之间还是距离。”

“做软件行业投入很大,风险也很大,是高投入、高风险的行业。它不像其它行业的投资回报比较透明--最晚两年就能看到。做软件企业一定是长线投资:三年是基本;四年才能够看出这公司做的产品在市场上是否有基础;第5、6年才能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幸好普元进入前心理准备做得比较足。”

摘自8月25日《中国计算机报》产业故事
---------------------------------------

希望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普元市场部。

地址: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碧波路456号4层
邮编:201203
电话:86-21-5080 5188
传真:86-21-5080 1900
客服:86-21-5080 5880
Email: marketing@primeton.com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