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软件 工程化未来


 2006-06-12 00:00:00       753

5月20日,在美丽的黄浦江,上海国际会议中心迎来了上海同时也是中国第一次世界级的软件盛会--第28届世界软件工程大会(ICSE 2006)。

这是世界软件工程大会自1975年创办以来,首次在发展中国家召开,更是第一次将国家名嵌入主题--“中国软件工程和谐融入世界”。

就像本次大会主席Leon J. Osterweil先生在大会欢迎词上说的那样,“本次大会在上海召开将是对上海软件产业在21世纪初期发展的肯定,也是把中国软件工程社团带入世界软件工程大会主流的标志性事件。”第28届世界软件工程大会选择了在中国的上海召开,无疑是对上海软件产业、更是对中国的软件产业发展的一种嘉许和期待。

中国软件融入世界

世界范围内的竞争已经不可避免,那么中国的软件产业就不能只满足于在国内的发展,需要寻求世界范围内的突破。

作为世界级的软件工程大会,此次大会是中国的软件人才、软件企业和软件产业融入世界的一个绝佳机会。倪光南院士认为,在软件工程方面,中国软件业属于后来者,这需要不断地学习他人的技术和经验以便融入世界。

就像杨芙清院士在进行主题演讲时所指出的那样,软件工程已推进企业进入“工业化”生产时代。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中国的软件行业已经成为了全球范围内的一支重要力量。

无论是外包、开源还是自主创新领域,中国软件企业都已经不仅仅满足于成为跟随者,在标准方面也正在积极参与,试图跟上全球软件业发展的步伐,融入整个世界软件发展的版图。本次世界软件工程大会在中国上海的召开,也正说明中国的软件产业已经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影响。

世界沟通中国

本次大会包括了43个专题会、研讨会等相关会议,内容涉及“优化软件开发”、“软件产业线工程的可变性管理”、“未来软件工程主题”、“构件专题”等各种软件工程前沿领域,来自世界各地的软件工程师们参与了讨论。

中国软件行业协会理事长陈冲表示,这将会加强国内外软件产业界和学术界之间的合作与交流,也会提升中国软件产业的自主创新和自主知识产权水平,加快中国软件产业的“国际化”进程。

在此次大会上,来自其他国家的注册代表超过了半数,充分体现了本次软件工程大会的国际性质,也给了中外软件工程师们一次沟通的机会,给了世界软件业了解上海、了解中国软件产业的机会。

正如参加此次大会的法国软件工程师Jcecky Esrublia所认为的那样,世界软件工程大会把不同领域的人聚在一起,在交流中能够达到共识,更重要的是:是外国软件工程师了解中国的一次绝佳机会。

作为国际软件界最高规格的会议,历届世界软件工程大会都给软件业的创新发展带来了启示,这次会议也不例外。专家们将世界领先的软件思想和技术带到了中国上海,这对于进一步地加强国内外软件界的合作与交流,提升中国软件业的自主创新水平,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链接:世界软件工程大会

世界软件工程大会(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oftware Engineering)由国际计算机械学会(ACM,计算机界最高奖“图灵奖”的颁发单位)和国际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软件工程技术委员会(IEEE-TCSE)于1975年共同创办,目前已经成为国际软件工程领域的固定例会。会议以其世界一流的学术水平,受到学术界和产业界的高度关注。

本届大会是第28届,共有来自54个国家和地区的1271名代表参加本次大会,其中海外代表711人,国内代表560人。

记者手记:

5月的上海,正是南方最美丽的季节。初夏的感觉让空气中弥漫中一种热情,这种热情又感染着每一个在上海的人,也让有幸参加本次世界软件工程大会的笔者兴奋不已。

早在2005年的12月份,北京召开软件技术大会时,笔者就已经听说了世界软件工程大会将要在上海召开的消息。作为一个学软件专业出身的记者,笔者“心甚向往之”,十分希望可以在这个世界软件工程的盛会上聆听到大师们的讲座,目睹世界级软件工程大师们的风采。

天遂人愿,在大会召开之际,笔者最终有幸能够顺利成行,参加了此次盛会,并得以近距离与国内外软件大师接触,聆听了大会的主会场开幕式和杨芙清院士有关软件工程在中国的主题演讲。

略感遗憾的是,在此次大会上,笔者并没有太多中国作为东道主国家的感觉:在会场上,参会的国外软件工程师数量要明显多过国内的软件工程师。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能够吸引到足够多的国内软件工程师来参加此次盛会。

在会场上,笔者偶遇了河南中原工学院计算机科学系主任郑秋生老师,他表示他是自费来参加本次软件工程大会的,希望能够在此次大会上了解最新的软件工程咨询。他介绍说,国内工程师参会的费用是2000人民币,而国外工程师参会的费用是800美元--国内外注册费用有如此巨大的悬殊,不知为何还是没有能够吸引足够多的国内工程师来参加。

另外还有一点感到遗憾的就是,作为软件工程领域的顶级盛会,本次大会共有8天,笔者并不能全程参加。笔者曾经尝试去一些分会场听讲,不论是演讲者还是听讲者,都极为投入,气氛相当热烈,非常有研讨会的感觉,而不是像2005年年底在北京举办的那次软件技术大会上,演讲者与听众基本上没有交流。

或许,国内的软件工程师们在努力创新之余,还需要努力像国外工程师那样,学会参与讨论,学会与他人一起分享自己所研究出来的成果--这样,才是世界软件工程大会在中国召开的最大意义,也才对得住本次大会的主题“中国软件工程和谐融入世界”。

面向构件在中国

本刊记者 马小河

面向构件不是新思想,但是在近几年却成为了极为热门的话题,杨芙清院士在大会主会场开幕式上所作的报告,就是有关构件在中国发展的状况。同时,在本届世界软件工程大会上,专门设置了两个有关构件的专题讨论:面向构件开发软件系统和面向构件在中国。

作为本地开设的专题讨论,面向构件的专题讨论吸引了500多国内软件工程师前来参加。普元公司作为主导面向构件开发的本地厂商,主持了这两场专题研讨会,加深了软件工程师对构件技术的理解。

敢吃“面向构件的螃蟹”

在5月24日,面向构件的电信、金融和电子政务的专场,更是让来自这三个行业的软件工程师们获得了一个极好的交流机会。中国银行江苏省分行风险管理部主管琚江、湖北联通CRM支撑中心陈伟玲、常州公积金中心信息处处长钱林成,分别就各自的业务,讲述了采用面向构件的技术进行构造的案例,让与会的工程师们获得了第一手有关构件的经验和资料。

“很多企业还不敢相信或者说不敢采用面向构件的方法。” 琚江表示,“不过我们在看到交通银行总行已经在使用面向构件的方法,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果,我们也就放心采用了。”

交通银行总行可以说是第一个吃“构件螃蟹”的大企业。早在2004~2005年,交通银行总行就使用普元的EOS开发了总行的CIIS(新一代综合信息客户信息系统)的1、2、3期,目前已经在开发第四期:管理会计系统。

“对于金融行业的软件开发来说,非常容易遭遇‘IT黑洞’,越是大型的软件项目,其风险越大。”交通银行总行的CIO侯维栋认为,“采用面向构件的技术,适合大规模定制软件开发,而且能够控制成本,还能够提高软件开发的速度以及业务知识的积累和复用。”

解放思想是关键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与其说面向构件是一种技术,不如说面向构件是一种思想。”普元软件公司CTO黄柳青表示,“企业应用要学会解放思想,要将关注的重点放在企业的业务流程之上,而不是代码上面。”

陈伟玲是偶然接触到的普元的面向构件的开发平台。在此之前,她正忍受着湖北联通VIP维系挽留系统中不断的需求变化和流程变化的折磨。“接触到普元EOS之后,觉得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谈起当时的选择,陈伟玲依然有些兴奋。在VIP维系挽留系统中部分地采用了面向构件技术之后,在最新的湖北联通CRM项目中全部采用了面向构件的技术。

“未来软件开发不是编码,而是由过程化、参数化、可视化的构件配置和构件组装完成软件解决方案。”黄柳青认为软件开发完全可以从更高的层次上来进行实现,也就是将底层的代码封装好,进行构件化,这需要企业和程序开发者具备解放旧有思想的勇气。

ILOG公司何仁杰认为,要使得构件可以被面向业务进行管理,就需要使得被剥离的业务规则可以被管理、复用,业务规则的开发应该从程序开发员转移到业务策略分析者身上,并且,业务规则的变更要脱离构件本身。

“我们此次CRM系统的开发,完全遵循了业务规则与构件开发相剥离的原则。”陈伟玲介绍说。这使得湖北联通CRM系统的开发进度大大加快,并且业务流程的更改和变动根本不影响到底层开发。

“其实构件也不是新思想,只是一直以来缺乏足够完善的实现手段。”北京信息产业协会BSS专业委员会首席专家朱其亮教授表示。他认为构件的思想可以解决当今软件开发领域的诸多问题,但是也不能说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构件也有它的局限性,开发工具和实现手段也需要不断完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