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并购与两弹一星


 2005-04-05 00:00:00       753



中国的旺盛“市场”已成为全球经济环境中的稀缺资源,我们必须加以善用。

刘亚东/文


2005年3月9日,在承诺放弃部分美国政府客户名单,并不进入除IBM PC部门外的任何IBM办公楼后,联想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案终于通过了美国政府的审查。在此之前,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美国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等纷纷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对这项交易展开了一系列国家安全调查。联想并购案由此陷入了一段胶着状态。

现在,所谓“安全调查”以联想做出让步结束。在我看来,一项普通的经济并购案让美国某些政府部门如此大动干戈,不免让人想到这是为已经势微的“中国危险论”创造最新的IT翻版。

仔细想来,美国的“大棒”政策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早在中国加入WTO后的不久,美国全美亚洲研究所就发表过《中国入世后的技术政策:标准、软件及技术民族主义实质之变化》一文,认为中国正在兴起“新技术民族主义”。

去年6月,“美中经济和安全评议委员会”发布2004年年度报告,其中更是写道,“中国发展成为一个高科技生产、研发中心,是其经济改革战略的一个关键内容,其发展步伐已超出很多外国观察家的预期。中国使用日益强大的技术实力来干什么--不管是转变为军用,还是控制信息流向民众--都是直接涉及美国国家安全的问题。另外,这些进步在何种程度上挑战了美国在技术发展方面的竞争力,是美国经济安全生死攸关的问题。”报告建议,美国应制定并公布协同的、全面的国家政策和战略,迎接中国对美国在维持科技领导地位和竞争力方面的挑战。

如此说来,回头再看联想并购案曾经所遭受的重重围困,我们发现这只不过是“早就计划好要发生的事情”,唯一让人意外的可能就是,怎么仅仅是一桩看来几乎没有技术含量的PC并购,也要引起他们的安全“大棒”?这让人意识到,在全面应对“中国威胁”的美国安全政策前提下,企业间的跨国并购将不再仅仅是单纯的商业游戏,政治意志的介入更容易使其转化为国家意志的博弈。联想并购案的背后是美国强权国家意志的体现,也是在商业领域中对中国突进的“条件反射式”遏制。

可以预见的是,在发达国家所构建的“旧全球主义”体系中,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优秀的中国企业以资本并购、兼并等等方式去冲击这一体系。事实上,中国这种企业间的并购在亚洲已很活跃。雷曼兄弟全球并购部马克•夏弗(Mark Shafir)说,中国的并购占到整个亚洲的20%。目前,更多大的并购案还在酝酿之中。

其实早在十二年前,美国著名地缘政治家、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就把中国作为美国未来的主要战略对手来定位。对此,我们只不过从来没有正面应对而已。从今以后,时势的变化与中国力量的崛起,要求我们要更多地睁大眼睛,直面正视政治对商业的干预。

曾经的“以市场换技术”经过多年的实践,我们发现,由于跨国企业通过种种手段实施技术封锁,往往限制和阻碍我们获取核心技术和提高技术创新的能力。以下几个数据可说明一二。从 1985 年中国专利法实施以来,国家专利局累计受理的发明专利申请为 28 万多件,其中国外申请占到 54%。在电子技术领域,国外的申请量更是占到了 80%~90%。在此过程中,国外企业已成为中国高科技领域出口的主力军,其出口产品所占比重从 1996 年的 70.5%增加到 2001 年的 81.5%,以及2002 年的 82.20%。

在科技发达、生产过盛的时代,中国的旺盛“市场”已成为今天全球经济环境中的稀缺资源。对此,我们必须加以善用。尤其在一些关键领域,更需要通过政府的有效引导和企业的积极行动,要么把一些“市场”,如政府采购领域,更多地让渡给中国企业,并以国家意志强制执行;要么将一些“市场”直接定位为战略资源,并以此作为与发达国家谈判的重磅筹码。

联想并购案的延迟通过,提醒我们需要时时审视与发现自己的优劣,须以己之长,攻其之短。

曾经的“两弹一星”,也许可以给我们一些阔别已久的启示。早在建国初期,在社会经济环境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中国以极坚忍的全民族国家意志,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以世人几乎不可能想象的速度与方式,成功完成了“两弹一星”的计划。现在看来,这是在特殊的历史时期,以特殊的方式,冲破国外技术封锁的条件下完成的“不可完成的任务”。这其中,国家意志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

在一些关键技术领域,中国必须更强调国家意志的贯彻与执行。中国需要更多的标准、更多的知识产权,一方面是需要在全球市场产业链中,从“世界工厂”的产业链低端逐步向高端迈进;另一方面,即使自有的“标准”或“知识产权”不成功,也必定大大遏制国外标准以及知识产权的跨国垄断,从而给民族和国家经济带来巨大效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