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软件为何“硬”不起来


 2004-12-13 00:00:00       748

引言:20年来,中国软件一直在模仿“美国模式”,而事实证明,这种模式并没有使中国软件“硬”起来。国产软件在与如微软这样的公司竞争时,显得不堪一击。中国应该重新审视一下国产软件的发展方向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李秀江/北京报道

国产软件为何“硬”不起来

11月17日,在北京市政府软件采购中,Microsoft公司(下称微软)独揽2925万元大单,而国产软件则“全军覆没”。此事立即遭到国内软件厂商的“群起而攻”,相关学者、官员也纷纷“炮轰”政府采购部门。十天之后,在多方压力下,北京政府采购部门以公告的形式取消了微软的中标项目。

12月2日,备受关注的北京市政府软件采购正式下单签约。部分国产软件厂家表示,已经与北京市有关政府部门签订了软件购买协议。国产软件再次获得了一线生机。

然而,国产软件为什么要靠政府的“保护”才能在竞标中“获胜”?政府采购的“奶水”,能把国产软件养强壮吗?中国软件业应该反思一下了。

三星是世界存储芯片业巨头,但它不是靠跟英特尔“死拼”才成功的。中国软件企业为什么一定要和微软“死拼”呢?除了操作系统,除了办公软件外,中国软件业是不是可以换个方向突围?

彷徨之途 
其实,中国的软件厂商和专家学者们一直在探索中国软件产业的发展模式。

Primeton(普元)软件公司董事长兼CEO刘亚东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在中国软件业整体寻求突围的今天,一些企业试图仿效印度的发展模式,把目标锁定在美日外包市场。对于“印度模式”能否成功指导中国实践,业界内外存在着泾渭分明的两种看法,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印度模式”可以让一些中国软件企业获得新的市场机会,但绝对不是提升中国软件产业实力的“秘笈宝典”。

“事实上,在过去的20多年中,美国作为当今世界最发达软件应用的代名词,一直是中国学习的楷模。中国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美国模式’的努力复制。”刘亚东说。

这种“复制”的结果就是利润微溥,发展很快,“死”的也快。据中关村人力资源处和深圳软件协会的数据,中国软件企业5年内的失败率大概是25%。据赛迪集团的调查数据,2003年中国国内大部分软件企业平均利润接近于零,这与先进国家软件企业平均20%左右的高利润有天壤之别。

IBM、BEA、Microsoft、Oracle等这样的公司攫走了中国软件市场的巨额利润,而大多数的中国软件公司还在模仿竞争对手的发展模式,还没有看清国产软件的发展方向,依然处于彷徨之途。

扬长避短
专家分析认为,中国软件市场的垄断性极强,大者愈大,强者愈强。在外国,可以用反垄断法来约束垄断者,而在中国,反垄断法还没有制定出来,所以国产软件很难与外国软件相抗衡。中国市场上惟一对国产软件有利的就是政府采购,这部分市场在发达国家约占总市场的1/3,但即使在这小部分市场中,按照现在的状况看,国产软件也没有什么优势可言,甚至还被排斥在外,这对中国软件产业无疑是雪上加霜。

中国软件要想在目前的产业环境中发展,在全球开放的市场中具有竞争优势,就必须扬长避短,寻找一条独特的发展之路突围而出。那么目前中国软件的产业环境怎么呢?

刘亚东向《中国经济周刊》介绍说,多变的竞争环境、进步中的管理体系、庞大的用户量,以及独具中国特色的新兴业务模式和互联网的全新机会,造成中国区别于美国的软件应用需求特点--基础建设与优化整合并行;规模庞大与精细耕作并行;简单应用与复杂应用并行。更重要的是,快速进步的中国需要在软件管理应用的概念跨度、时间跨度、空间跨度上,把美国企业在半个世纪的过程中所经历的三个阶段-- 信息化基础建设,业务流程和管理调整,以及它们的发展和提高“夹生”地放在一起解决。它缺乏像美国一样的“自然演化”,同时它还要与中国的软件产业成长现实不断抗衡。

“但这并不表示国产软件就没有发展的机会。”刘亚东说,“由于短暂的软件应用历史,使得中国没有像美国一样形成大量的IT遗产系统。在相对新兴的企业级软件应用中,中国可以更纯粹地部署面向互联网架构的应用体系。这让中国软件在IT起点上反倒有了机会成本上的优势”。

国产软件的“硬”肋
被称为软件产业“三架马车”的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哪一种会成为中国软件业的“救世主”,承担中国软件崛起的重任呢?

“中国产业环境与美国完全不同。国产软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去重复美国之路,它必须要寻找一种能够真正适合自己特点,同时又满足未来需求的新软件模式。‘中间件’将是中国软件产业的一个新机会。”刘亚东表示。

他认为,中国软件的模式应是那种面向互联网部署的,以可视的结构和可复用的方式,更好地支持现有及未来可发展的业务流程,并满足变化的中国需求特点的“积木”式的新模式--面向构件的软件新模式。而构件又必须在“中间件”平台上才能发挥作用,只有在适当的“中间件”平台上,软件才有可能被抽象和隔离,最终成为构件。因此,作为三大基础软件的“中间件”,将成为我国软件业发展的关键。

国家863 软件专业孵化器专家组副组长、国防科技大学吴泉源教授指出,“中间件”是继操作系统和数据库之后的又一重要的基础软件。在操作系统和数据库方面,中国起步较晚,技术实力差距相对较大,而在“中间件”方面,中国“觉醒”得比较早、跑得比较快,这对中国软件产业突破是一次很好的机遇。“中间件”将为我国软件产业的崛起提供一个做“实心球”的机会。我国的软件产业不能老是靠代理国外产品、没有研发而甘做“空心球”。

中国软件的希望
专家预测,从2004年到2010年间,中国企业级软件将以年40%的复合增长率快速膨胀。“如果要在企业级软件开发中取胜,就需要一种新的方法--基于构件的方法。而事实上,在互联网时代的企业级软件解决方案是必须基于构件的。” 世界信息战略家Alan W. Brown指出。

刘亚东说,为更好的面向未来,在软件内部结构上,新软件模式应该是可复用的。基于构件的复用使人们在软件开发中不必再“重新发明轮子”或“一切从零开始”,而且构件通过多次复用后其质量和可靠性越来越高。据统计,如果软件系统开发中的复用程度达到50%,则其生产率提高40%,开发成本降低约40%,软件出错率降低近50%。

20年前,计算机科学家布鲁克斯从软件结构的角度,呼唤那颗用以制服“软件人狼”的“银弹”究竟在何方。20年后,中国有足够的机会去吸取美国市场的经验和教训,甚至可以站在别人的肩膀上前进,当我们已经洞悉变化中国的市场需要怎样特点的新软件模式时,我们终于发现--那颗真正适合中国特点,技术上可以实现,并有后发优势的软件“银弹”就是“中间件”。

资料:
中国与美国软件模式对比
美国在70年代开始使用管理软件的时候,所拥有的是非常落后的计算机和相当落后的软件开发程序,这便是软件美国模式的“雏形”:在一个非常简陋的计算体系中解决特别复杂的问题。而软件的中国模式则是另外的一番景象:互联网时代的中国,计算的资源已经非常便宜,但是我们的客户对管理的需求却日益急迫。中国模式要解决的是:如何用更丰富的技术资源去解决不断变化不断成长的客户需求问题。中国模式实际上是对美国模式的一种颠覆。

中国与印度软件产业对比
近年来,印度软件产业发展速度极快,1999年以来其软件产业及其相关IT服务业出口以年均50%的速度高速增长,2003年印度软件出口达到了120 亿美元,印度已经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大软件出口国。有关方面预计,2008年印度软件出口将达到700 多亿美元,印度软件产业对印度GDP 的贡献会从目前的不到3 %增长到7 %。而我国软件产业总体规模只占GDP 的1.38%,信息产业的8.51%。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