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主导开发——EOS十年记


 2014-12-26 02:15:01       753

文/刘舒佳

我们依稀还能记得大型企业级应用软件曾占据世界软件销售额85%的辉煌场景,那么到底是什么让十年前的那个预言成为了现实?在这十年中,软件开发又走过了怎样的一条道路? 

从套装到平台

十多年前的夏天,一年一度的DCI  CRM 展会上,CRM市场的预言家和领头羊Siebel总裁Tom Siebel的演讲标题让所有与会人震惊:CRM之死。他直言不讳地提出IT部门将不再走购买通用CRM软件的道路,而是根据自身流程去修改软件。这样的一个言论在当时震惊全场,与会者对于这样的一个结论有着各自的看法。但是不久后,国际主流的几家企业管理软件厂商营收徘徊不前,利润下滑却印证了Tom Siebel的言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大型企业级应用软件都遭遇了危机,有的还出现了垂死的征兆。

应该还有很多人记得大型企业级应用软件刚出现时的辉煌场景,一张张漂亮的签单、一次次购买记录、一个个成功案例。然而,为什么在2003年会出现这样的一个预言?软件开发走过的是一段怎样的路程?

套装还是定制,普元EOS诞生的契机

早在上世纪90年代,用不用软件、如何用软件是国内企事业单位信息化主管们最先面临的问题,从当时“不上ERP是等死,上ERP是找死”这类调侃中,我们不难看出大家对信息化的无奈,这里面其实包含了多层信息:首先就是当时在国外很流行的软件套装模式其实并不适合国情,中国的企业当时大多处在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型的后期,企业内部人治大于法治,几乎没有流程而言,同时单位内部的员工对信息化也是一知半解,看不到信息化带来的好处。于是,花一大笔钱实施一个可能根本用不起来的软件,对于企业意义有多大在当时的确不好评估,而随后大量失败案例的出现,也让大家逐步认识到,国外能够走通的模式在国内行不通。

更具讽刺性的是,国外软件套装模式其实遇到了问题,无论是SAP还是Oracle,都逐步从原来标准化套装模式走向平台模式:2004年,SAP推出了NetWeaver平台,试图将其原来的产品线逐步架构在这种具备较强开发能力和集成能力的统一平台上,以减缓统一化、标准化带来的弊端。IBM更是一开始就认识到套装模式的问题,一方面注重借助开源的力量不断打磨基础技术平台,另一方面建立起从业务咨询、标准软件模块、二次定制平台、到整体实施的解决方案模式,从其收购Lotus Notes、Maximo等产品就可以看出。综上,标准套装的路越走越窄很窄,基于平台化的定制模式才是最佳方案。也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普元的第一款平台产品EOS应运而生。

信息化发展不均衡遭遇EOS 3.0

2003年,国内信息化基础设施逐步走向完善,但是就全国范围来看,信息化的总体水平还是比较低。管理模式的落后、IT人才储备的不足,使得信息化发展起来总是缺少一些实质支持。相应的,企业里主管信息化工作的多为副总裁或者副总经理,真正意义上的CIO却比较缺乏,仅有的CIO也是重技术轻管理,缺乏很好的管理经验。专业人才的匮乏、信息化部门本身的不完善严重制约了信息化的发展。

与这种情况所对立的是,企业对于软件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由于企业在信息化前期发展过程中缺乏一个有预见性的全面布局,信息孤岛的问题就逐渐凸现出来。这其中有不同部门间各自独立建设系统带来的重复开发,有因为采取不同厂商的系统而出现了企业内部严重不统一,这让企业意识到,一个可以打通这些系统的基础架构对于今后的信息化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这时,在软件市场上,一个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被提出的概念“构件”再一次被IT厂商和企业CIO关注。也正是这个时候,普元在EOS Platform3.0首次引入了“构件”的概念,开始强化EOS复用的理,同时开始将应用项目以“构件包”作为开发管理和运行部署的单位,对原有的EOS的原子服务基于构件包方式进行了封装,形成EOS的基础构件库。从而避免了开发人员对于基础代码的重复编写,大大提高了软件开发效率。

据当时参加研发的人员回忆,在研发3.0版本之前,产品需求组闭关了1个多月,做出了一份长达几百页的产品需求书。除了加入构件理论外,3.0版本一个最重要的变化就是开发环境与运行环境关联了起来,这样实现了自动机的自动部属和开发时调试的功能。这在当时是足以让所有开发人员雀跃的一个突破。EOS 3这个系列的小版本最多,也是普元目前生命周期最长的一个版本。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构件化升级后的图形化平台:EOS 5

2005年到2006年,是中国信息化历程中,行业信息化发展需求较高的两年。金融、电信等行业由于自身对于信息化依赖程度较高,需求开始转向行业解决方案和满足快速应对流程转变的辅助性需求。例如金融行业因为管理需求的增大以及管理流程的变化,对于表单的需求与日俱增。而在电信行业,由于每增加一种业务都会带来流程的改变,也就要求IT系统能够支撑这样的频繁变动并快速响应。

安徽电信是当时对于这种快速支撑需求很高的一个企业。他们对于流程配置和变更效率非常看重。普元当时就借助EOS 5.0将流程开发转移到在线平台上,实施人员在线配置流程后,打通了很多复用的环节,这样一来,无论是流程配置的效率还是变更的效率都得到了提高。

安徽电信的案例让我们看到了EOS 5的成功。普元的研发人员表示,“如果EOS能获得成功,EOS 5.0一定属于EOS历史上最伟大的版本,因为EOS 5.0是一个真正产品化较高的版本,同时也是一个更加完整更加体系化的版本。”

EOS 5.0是真正针对不断变化的需求而设计的面向构件的中间件平台。它将构件技术、XML企业总线技术和可视化开发技术完美结合,通过图形化的构件单元作为应用系统的基本组成元素,使应用系统可以快速高质量的搭建,同时拥有最强的需求变化响应能力,并通过构件积累来持续积累软件知识财富。

当服务变得更重要:EOS 6

2008年在信息化历史上也是一个特殊的年份。那一年信息化可以用神奇二字来描述,经历了地震、雪灾,信息系统经受住了考验也印证了自己的价值。(2008年的信息化关键词:两化融合、收购、SaaS、SOA、经济危机、云计算……可以做个小图)而普元在这一年推出了 EOS 6.0。

EOS 6是一款更加成熟的构件化、图形化、可视化、标准化和一体化的平台产品,为客户带来了众多突出的价值。用构件化和图形化表达应用软件已成为提升应用开发效率的关键所在,动则几万、几十万行代码的软件构成规模,已大大制约了应用软件的实现、维护和发展。用构件和构件装配来表达应用软件,成为了新的选择。与此同时,这些标准的构件则还需要通过图形化的方式来表达和操作,才能达到高效灵活地开发、运行和维护的目标。图形化的表达当然也会带来一些新的限制,但是这些限制并不会给应用软件带来功能上的缺失,而是带来了屏蔽底层技术的障碍、更人性化、更易于理解和维护应用软件的众多好处。

当然构件化和图形化的应用软件开发模式,很多时候在一个单独的项目实施时未必能体现出多高的价值,但随着这种开发模式的不断推广和反复积累,其在在组织层面的效果会愈加明显。

为了更好地支持“Enterprise-on-Service”的策略和实现业务的构件化、技术的标准化和管理的规范化,需要更为适合 SOA 体系架构的开发模式来支撑业务应用与服务的开发、复用、部署和维护。普元为此提供了一套完备的,从顶层业务模块的构件包设计,到业务服务的定义和业务数据的设计, 再到业务服务和业务数据的开发实现方案,都统一体现出了设计即开发(Design is Development)。这些都是EOS 6在2008年真正站在企业CIO的立场上对于产品做的极大的突破。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十年积淀:逐步增强业务化能力的EOS 7

提到软件平台,很多企业CIO都会有这样一个疑问,我们需要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平台,这些平台应该具备哪些特征?普元产品经理杨文明对于这个问题有自己的答案。

他认为平台应该分为两类:一类是技术基础平台:这类平台需要考虑整体技术架构,前端页面技术,后端逻辑处理技术,开发工具,运行引擎,应用监控治理等技术要素。技术基础平台的最大特征是通用性,一般来说一个好的平台应该可以支持企业内部大多数的系统建设。平台数量越少,建设、维护和升级平台的工作也就越少,成本越低。当然技术基础平台的建设绝不是对各种前后端技术的简单拼凑,而是需要以一个大的统一技术架构为指导,根据企业现状灵活选择各层技术模块。这类技术架构可以是以普元EOS产品为代表的商业化架构,也可以是以Spring为代表的开源架构。

除了技术平台,另一类是业务领域基础平台,业务领域基础平台建立在技术基础平台之上,一般是解决特定业务领域软件系统的快速开发和灵活变更的问题。这类平台一般基于模型驱动方式实现,通过数据建模、表单建模、字段建模、流程建模、规则建模,实现业务领域模型驱动式开发。

杨文明表示,“平台化是多年来各行各业专业化分工、有效整合资源和资产复用的主要手段,实践亦证明这种方式可以实现大幅度生产效率和降低成本。如何结合企业自身实际情况,整体把握、有计划、分步骤的打造属于自己企业软件平台,全面掌控未来信息化建设节奏应该是未来的企业IT部门领导者们关注的重点。”

对于国内企业来说,他们注定要走上软件应用平台化的道路。不过由于对软件平台及相关应用工具的陌生感,导致了特别是国内大型国资企业的信息化建设在运用软件平台期间走了不少弯路。

从海比研究发布的《CIO:失控与可控——先进企业IT建设“软件平台模式”的经验与启示》白皮书中就能看出,大型企业始终面临着信息化失控的严峻问题,虽然有95%的大型企业已开始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引入软件平台,由于没有对平台模式清晰的定位与解读,导致绝大部分大型企业CIO对软件平台的了解程度还远远不够,所以“高达90%以上的CIO对软件平台的框架和功能细节其实并不清楚,87%的CIO不知道如何实施与部署软件平台”。

普元EOS Platform 7等软件平台产品对最终用户层面的价值,体现在能为加速各类国资企业软件平台大规模应用的落地与深化提供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工具。一方面能更好的实现了IT对业务的支持和创新,缩短新业务上市周期,从而保持竞争领先优势;另一方面强化了IT部门的管控能力,统一了软件技术规范、软件技术架构,进而有效强化了IT部门对技术、外包合作、未来集成的可管控性;最后可持续保持企业应用开发技术的先进性,由于平台软件工具本身的技术领先性和不断演进,企业应用将得以始终与各类领先技术保持一致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