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故事 | 银行应用系统建设的“通天塔”


 2014-11-04 12:40:56       753

摘要:山东农信基于统一平台的建设模式,实现IT对银行业务需求的快速响应,并以此为基础,修建上层应用系统的“通天塔”。

  在《圣经》中,人们试图修建通天塔以扬名立万,上帝觉察到了这一冒犯,于是将人们既用的交流语言打散,让修塔者彼此难以沟通,通天塔的修建因此荒废。

  在山东农信科技部主任康东看来,山东农信在在过去的IT系统建设中,某种程度上正是由一群“语言不通”的人在修建“通天塔”。

  从1996年与农行分家,山东农信初期基本继承和沿用了农行原来部署的IT系统,IT建设基本上是白手起家。由于编制所限,山东农信科技部只有50来个正式员工,其中熟悉程序设计开发的人员不过半数,这与国有大型银行动辄上千人的IT团队难以相比。因此,山东农信的应用开发系统只能外包给不同的开发商。

  由于开发商们的开发平台、技术架构路线和实现方式千差万别,人手不多的山东农信科技部很难熟悉每个系统。更有甚者,一些特殊且重要的应用系统组件,除了开发者本人外,山东农信的科技人员根本无从理解和消化。

  一个具体的例子很能说明问题:山东农信请一家软件公司做系统咨询,原有系统的一个登录界面由于编写思路过于复杂,连这家软件公司的资深程序员也花了一下午才看明白。

  十多年来,康东一直想带出一支能自己开发、运维、做深层次维护的技术团队,但开发商五花八门的技术架构显然是实现这个目标的第一道障碍。康东认为最可行的办法,就是使用一套统一的基于应用的开发平台,技术人员只需要集中精力学好一种技术,就能够通过统一开发平台来应对上层应用的各种开发。

该选哪个开发平台?

  最近几年,山东农信为了实现“大集中”,把地市级的IT系统集中到省中心。按照“小核心、大外围”的思路,山东农信除了构建核心系统外,还需要开发几十个基于应用的项目系统,并整合所有地市信息资源的外围系统——这使得统一开发平台一事更加紧迫。

  然而,自己开发一套系统开发平台显然并不现实,山东农信打算公开采购一套现成的开发平台。山东农信此时面临三条道路可走:一是跟IBM这样的大机构合作;二是选用某个系统开发商的开发工具;三是选择独立的专业系统开发平台厂商。

  在过去,山东农信的核心系统由IBM承建,但康东却发现,应用系统的建设开发如果仍继续选用IBM公司的产品方案并不符合地级农信企业效益优先的原则。

  首先,作为著名的跨国公司,IBM产品及服务价格昂贵;同时,由于IBM的产品服务机构过于庞大,对于中国本土的中小银行用户来说,IBM的本地化支持策略难以为继——对方不可能完全依照中小企业用户的需求作到细致的系统开发量身定制及最快速的服务响应。

  对于第二条道路,虽然国内的系统开发商们在以往开发过程中积累了一些开发工具,但它们是否成稳定可靠、体系健全、是否可持续发展却值得怀疑。更敏感的是,这会打破各家开发商之间的平衡,造成各类原有项目系统资源建设的浪费。

  于是,选择独立的专业开发平台厂商成为最好的选择,这主要是因为独立专业的平台开发商所开发的平台符合业界认可的技术标准和规范而不是自家的“家规“,采用了这种开发平台,无论是山东农信自己还是其他开发商,都能在之上方便地开发各种应用,并且山东农信可以顺利地完成系统知识产权的迁移工作,实现对自由应用系统的完全掌控。也就是说,在山东农信看来,统一的开发平台是他们最想要的那座“通天塔”。

  做出选择之后,一家叫做普元的开发平台厂商进入了山东农信的视野。

  与IBM、甲骨文等大型的跨国商业软件巨擘相比,普元的名气当然远没有其响亮,但在更为细分的国产中间件平台领域,由于更为了解中国本土用户的系统建设需求,并能够提供卓越的本地化实施服务能力,这家叫做“普元”的公司几乎已经成为这个行业的国内代名词。而且,这家公司的经验看上去最好:工农中建交五大银行都是它的客户。

  在做出选择之前,康东决定还是实地看看同行的使用情况。 2008年6月,康东走访了一趟交通银行,深入了解了交行项目合作成功的经验。在了解到普元的EOS平台通过“搭积木“的方式大大加快了交行的建设系统速度之后,康东最终下定决心试试普元的产品。

统一平台:山东农信找到了自己的“通天塔”

  2009年,山东农信实践统一平台的机遇来了。

  当时,山东农信需要建设一套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康东决定在这个项目里试用普元的EOS开发平台,但他故意只拨了两个刚毕业、缺乏项目实践经验的研究生来做开发,以便看看普元的能耐。

  普元指定了一名工程师现场指导,另一名在必要时前来支持,花了大约一周来培训这两个研究生,这个项目由此开始。由于学习使用这套统一开发平台并不困难,虽然两名研究生对普元EOS所根植的J2EE并不熟悉,但也很快上手。2个月后,这套系统顺利宣告完成。这让康东多少有点吃惊,因为他做过测算,如果用传统的开发方式,开发这套系统至少需要三四个月时间。

  同时,山东农信还收获了一个意外之喜:用普元EOS平台开发出的这套系统似乎质量更高。从开发完毕至今,这套系统还未出现任何故障。康东由此放下了对普元EOS平台是否好用的担心。他打算继续采用普元的统一平台,接来下的问题,则是怎么让这套平台物尽其用。

  为了给山东农信做出更有效的架构体系支撑战略,普元派了一支六、七人的咨询团队,前后花费了一个月为山东农信做系统咨询。在从对省中心到地市分支、从科技部到业务部门的一轮实施沟通中,普元团队发现:山东农信对各个系统的管控力度不足,不仅仅源于原有开发商“五花八门”的技术路线,还有企业自身应用需求不够明确、对开发过程缺乏规范要求的原因。这在实际项目建设中直接导致了原有系统开发文档不全,与实际情况不同步,甚至后期系统维护艰难,各个系统间难以对接的直接原因。

  一个典型的案例很能说明问题。一直以来,山东农信的工作人员要使用不同系统时,都得在各个不同的页面下登录,从未统一过界面。这看似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麻烦,但对有近6000个营业网点的山东农信来说,业务人员在这上面浪费的时间累加起来也十分惊人。

  普元的EOS平台自带一套项目管控的工具。开发时该填写哪些需求、开发过程中该怎么控制,这套管控工具都有安排。例如,在开发过程中,一旦程序超过一定行数,EOS平台就会提醒开发者做监测和封装。普元的咨询团队提醒康东,管控工具终究只能起辅助作用,管控系统开发终究还是一项由人操作的事情,更依赖于项目管理者的做法。

  在对山东农信现有的应用建设状况逐一分析后,普元咨询团队做出的判断是:如果善加利用普元EOS平台自带的运维分析系统,可以大大缓解山东农信后期维护吃力的问题。为此,普元为山东农信引入、部署统一平台规划了长期的、清晰的应用路线。

  未来,当山东农信陆续开发更多外围系统时,使用这个统一开发平台的好处会更加明显。由于模块化和松耦合的特点,用EOS开发完成的系统中的模块可以被拆分出来,开发下一个系统时,可以直接拷贝上一个系统的部分模块,缩短开发的时间和人力成本。

  由于开发效率的提升,康东对未来山东农信的新系统开发充满信心,IT快速响应业务需求已经成为康东和他的团队们的一种娴熟的能力。

  未来,由于农信行业业务范围和模式的变化,农信行业会越来越朝着商业银行转变。以往以服务“三农”为主要工作的山东农信,也向网银等这类新业务拓展,相应的也会产生这些业务的系统开发需求。

  但有了普元的EOS统一开发平台,无论是在在未来的大规模使用规划级阶段还是过程改进和提升回归级阶段,康东和团队们都有把握能做的更快、更好。用康东的话讲,统一开发平台就是用同一种语言沟通和开发,有了这个做基础,上层应用系统的“通天塔”修建起来将更为方便快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