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中国式管理时代


 2014-11-12 02:15:01       763

作者:丁常彦,资深IT媒体人,曾就职于计算机世界、中国计算机用户、ChinaByte等主流IT平面媒体及网站,对管理软件和企业信息化应用有较深的理解和认识。现就职于某知名软件企业任公关经理。

走进中国式管理时代

摘要:在企业应用信息化技术实现现代化管理的过程中,将中国式管理的思想融入其中,改变原本框架性强、灵活性差的信息系统现状,以平台化建设模式摆脱最佳实践的尴尬。

  “IT”注定成为了一个外来词。时间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应用让“IT”这一舶来品迅速在中国受到追捧。

  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IT技术的应用并没有给中国的广大企业带来福音,为此,人们将其原因归结为西方先进管理思想与本土管理思想的冲突。于是,中国的企业一边适应着来自西方先进IT系统,一边打造适应自己的IT系统,由此也催生了信息化在中国的普及应用。

  如果仅仅将IT作为一种工具,或许其影响并不会深远如斯。当IT与企业实际的业务日渐融合,如何将中国式管理思想和先进的IT系统相融合成为众多企业孜孜以求的目标。IT作为一种技术,其属性就已经决定了不能轻易更改的命运,但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尤其是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的本土企业,不能随需而变的系统注定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

  技术与思想的融合或许并非没有出路,我们可能无法让IT技术具备人类多变的思维,但如果将更加灵活多变的系统构建在企业中,或许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一问题。

兜售最佳实践的尴尬

  早在IT一词作为舶来品传入中国之时,“最佳实践”一词也开始走俏。由于绝大多数国内企业并没有见识过这些新技术给企业带来的价值,最佳实践便成了最好的教材。为了更好地为中国企业展示各种新技术的魅力,跨国企业总是会包装一系列让人心动的成功案例。

  早先,美国福特的流水线生产和日本丰田的精益生产同样被中国企业所借鉴,作为一种先进的生产模式,它们也给中国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帮助。在信息化应用上,最佳实践的引入在一定程度上确实给中国企业带来了帮助,目前信息化应用在中国的普及也归功于此。

  及至今日,在全世界范围内,企业加强在技术方面的投资,以便更好地支持业务的运转,已经是大势所趋。通过技术的应用,在商业的成果和目标上可以体现为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改善整个供应链等等。因此,对于一家公司来说,技术的投入和应用已经成为具有战略意义。

  这时,最佳实践已经不再是作为说服企业进行技术投入的说辞,同样,作为一种与企业文化和管理理念相结合的产物,信息化建设又不像流水线生产或者精益制造那样易于复制。因此,大力倡导最佳实践再很大程度上将中国企业带入了一个不小的误区。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正是在这种传统思维方式的主导下,中国企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对于信息化建设非常热衷,并视之为提升企业管理的利器,甚至是推动企业创新和变革的源动力。尤其在20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的十年间,信息化建设在中国企业中可谓是热火朝天。

  许多在国外成功应用的信息化建设经验被复制到众多的中国企业中,但当中国企业家们困惑的是,企业在应用这些先进技术后,总是无法达到最佳实践中所呈现的理想状态。于是,一时间“上ERP找死,不上ERP等死”等对信息化应用的反思言论甚嚣尘上,而超过70%的信息化项目实施失败率更是给了中国企业当头一棒。最佳实践的光环已经不再,企业开始反思由此所带来的负面效应。

  所谓最佳实践,从词组的构成看,一个是最佳,一个是实践。其中,最佳意味着这些企业都是应用信息化的最成功者,并非所有的企业都能像他们一样;而实践则表明,这是成功企业自身在应用上的实践,而不同的企业,其实践经验和效果显然会有所不同。如果盲目迷信最佳实践,并期望都能够达到最佳实践的效果,显然有些异想天开。于是,企业不再相信那些来自国外的最佳实践,而更多的将目光转向本土,转向自身。

  榜样的力量总是很大,本土企业在应用信息化系统时,总是会参照同行的应用情况,并作为参考。相对而言,他们并不十分关注这些应用在国外企业的应用状况如何。即便如此,他们也清楚,那些成功者有着成功者的基因,这些通常无法复制,如何使自己的应用变得切实可行才是关键。所谓最佳实践,这时候总是沦为一种参照物。

  当然,最佳实践并非一无是处,在此基础上,美国的学者早就提出了“价值工程”。价值工程法在20世纪4O年代起源于美国,麦尔斯作为价值工程法的创始人,他指出,IT价值工程法,指是通过有计划、有步骤的活动对IT产出进行效益分析,以最低的总成本来实现和满足IT需求,从而提高IT产出的价值。

  应该说,价值工程不仅是一种管理技术,也是一种思想方法。它的主要思想是通过对选定的研究对象进行效能及成本相结合的独特视角来分析和评价,以提高对象的价值。这样一种做法同样适用于中国企业,如何从众多的中国企业中分析出最实用性的方式方法,同样也会给中国企业带来不菲的价值。

中国式管理渐受追捧

  中国企业对最佳实践从顶礼膜拜走向理性看待的过程中,“中国式管理”一词开始兴起,尤其在近几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得中国的传统文化开始为许多国家所推崇,并逐渐融入到西方现代企业管理的思想中。

  中国的管理思想是在五千多年的积淀、提炼与传承的基础上形成的,无论是主张“入世”的儒家,还是寻求“出世”的道家,抑或推崇“法治”的法家,以及讲求“谋略”的兵家,等等,都对中国的管理思想有着深刻的影响。因此,中国的管理思想富有自己的文化特色,即注重“仁”、“和”、“礼”、“义”,亦即伦理与管理合二为一。正如著名的思想家、国学大师梁漱溟先生所言:“中国人把文化的重点放在人伦关系上,解决人与人之间怎样相处。”而这也正是中国式管理的精髓所在。

  从清末洋务运动所倡导的“师夷长技以自强”到如今信息化技术的引入,中国一直在奉行“拿来主义”,而中国企业同样也对西方某些经营管理模式非常推崇,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信息化在企业的应用,同时也给中国企业带来了许多不适。于是,国内企业在反思西方现代管理方式方法的同时,也在寻求借助传统文化,尝试从东方传统智慧中求解现代企业管理之道。

  企业管理是一种科学,也是一种艺术,更是一种文化。企业家的视野、思维模式和人文底蕴决定了企业发展最终所能达到的高度。在现代企业管理中,企业过于强调应用信息化技术实现精细化的管理,但如何实现管理上科学而精准同时,又兼顾管理的文化和艺术,却一直是企业管理的难题。

  尤其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进步,网络经济的不断发展,企业的组织结构和管理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在这一情况下,企业应用传统的信息化手段已经无法适应这种快速变化的管理需求,一种更富弹性的组织或柔性组织正在成为企业追求的目标。企业该如何实现这样的目标呢?于是,企业管理者的目光开始转向中国式管理,正如著名管理学大师德鲁克曾经预言:“未来的管理可能要向中国人学习。”

  主流观点认为,管理本土化就是要在中国转型期间将西方管理理论中有用于中国的理论结合中国国情创造出的管理,其主要含义有三种:充分发挥我国民族独有的优势;学习吸收西方管理理论;利用西方管理理论是为了创造更发达的管理本土化。

  不过,这里所探讨的并非是广义上的中国式管理,而是在企业应用信息化技术实现现代化管理的过程中,如何将中国式管理的思想融入到原本框架性强、灵活性差的信息系统中。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传统IT系统需继续升级

  从传统僵化的IT系统到今天需要融入中国式管理的柔性系统,IT系统也经历了多番波折,正如很多企业的体验那样:信息化是一条不归路。这里的“不归路”并没有任何贬义,只是说明了信息化建设是一个长期而需要持续不断的历程。即便是今天所热烈探讨的将中国式管理融入到IT系统中,恐怕也只是IT系统升级过程中的其中一步。

  在回顾传统信息系统的改造升级时,总是绕不过“信息化孤岛”这一关键点,而“信息化孤岛”这个词已经存在十几、二十年,尽管如此,这一问题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不要说企业与上下游产业链的协同和整合,就是企业内部各个系统之间的融合,都还存在问题。

  这一问题的根源与信息化应用不无关系。早期,企业在开展信息化应用时,往往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缺乏系统的规划和部署,当企业财务需要信息化管理时,便上马一个财务管理系统;当企业客户关系需要信息化管理时,则上马客户关系管理系统……但诸多系统往往来自不同的供应商,异构系统间的信息很难实现共享,久而久之,信息孤岛的状况日趋严重。

  于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中间件成为信息化应用中最受企业关注的焦点,究其原因都是为了解决企业在信息化建设中所形成的信息孤岛问题。中间件有利于消灭信息孤岛,真正意义上实现零盲点的数据资源共享。利用中间件,可以在方便、快捷、顺畅的进行信息交换的同时精准的保证数据的一致性和准确性;同时,中间件还能对数据传输进行加速和加密,提升数据传输的效率和安全性,从而使整个信息系统表现出更好的灵活性和良好的可扩展性。

  但众多中间件的应用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IT系统所面临的信息共享、信息传输等问题,信息化解决方案提供商开始着手从大的层面帮助企业重构整个IT系统,一种新概念的产生为这种重构提供了可能——SOA(面向服务的体系结构)。SOA能够将不同的应用程序通过他们之间定义好的接口和契约联系起来,从而从根本上解决异构系统的融合问题。SOA的出现同样是为了满足IT系统能够适应业务的需求而灵活变化,并从整体架构上使企业能够在信息系统应用上实现在一劳永逸。

  不过,SOA终究只是从技术和架构的角度给企业提供了一种解决之道,而且更多的只是能够帮助企业实现内部IT系统的整合,依然没办法从企业上下游产业链乃至融合更加灵活多变的管理思想和管理理念上为企业提供更多的帮助。

  或许有人会说,信息化应用所造成的信息孤岛等一系列负面问题并非技术本身的错,不应该只从技术的角度寻求解决之道,关键还是企业在应用信息技术时,并没有做好规划和部署,但如果能从技术上把对企业管理的要求降低,技术的应用才能真正实现其最初的目标:帮助人们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

平台化或许是一种出路

  目前,企业所应用的IT系统都是由套装软件,不管是传统的ERP、CRM等,还是后来的中间件,都是从套装软件的角度出发。及至后来,套装软件所造成的短板越来越明显,SaaS模式开始兴起,并首先在CRM领域掀起一场软件服务化的革命,于是以SaaS(软件即服务)等为代表的一系列以服务为主的新兴理念的出现,使得云计算在今天大行其道。

  在最近两年,SaaS领域火的一塌糊涂,隐隐有成为套装软件终结者的趋势,但事实证明,SaaS模式的软件应用只是企业IT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不能从根本上替代传统的套装软件,于是在SaaS热潮之后,人们开始将目光转向云计算的另外一个组成部分——PaaS(平台即服务)。

  进入2011年,这一趋势更加明显,研究机构Gartner的最新研究表明,所有重要软件企业厂商和大型的云计算专业公司将会在2011年推出新的平台即服务(PaaS)产品,这将使2011年成为平台即服务(PaaS)产品主导的一年。同时该机构认为,在未来五年内,大多数中型和大型的企业在使用平台即服务是不会进行完全的迁移。相反,它将是本地化应用架构使用模式的扩展,同时还会进行本地化应用架构来混合计算模式;这种情况下本地化应用架构和PaaS将是共存,互操作和集成的。

  事实上,平台化应用趋势已经显现从苹果的APP Store平台,到Google、facebook以及众多中国SNS打造的开放平台所释放的能量价值都在表明一个事实,即相关互联网与软件领域的企业竞争已经不再是一个或者几个产品,一条或者几条供应链的竞争,而是一种基于平台的竞争,开放的平台改变了商业模式,商业模式进而改变了世界。

  而具体到企业信息化应用上,普元CEO沈惠中则表示,企业应用软件的建设应该像互联网和云计算一样,通过搭建软件平台,打开一个共享与合作的世界。企业内部的IT应用建设,也完全可以借鉴苹果、Google或facebook等的平台模式,通过引入企业级软件平台,实现业务部门和IT开发商之间的有效对接,从而可以实现高质量、低成本的应用软件交付。

  企业应用软件平台化的趋势同时也是基于SOA的进一步发展和延伸,SOA平台的目的是组件化和可持续发展,而SOA设计理念要想价值最大化,必须把SOA的技术平台化,只有把SOA技术平台化才能到处复用,否则仅仅是一个理念。

  在沈惠中看来,IT部门实践平台模式有三个特点。第一是面向业务,即属于底层业务基础架构,形成对应用软件支撑。第二是开放的,即平台最大限度的支撑各类应用的接入,也不排斥多家开发商参与到同一个项目的开发中,不存在因此废彼的情况。第三,平台是多赢的,无论是企业IT部门,业务部门,还是独立开发商,都能通过平台实现多赢。

  目前,金融、电信、能源等行业的一些先进企业IT组织已经开始实践平台模式,如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等机构的IT部门,以及国家电网研发机构、华为技术各产品线研发中心等,他们在解决信息化建设中定制应用软件需求的同时,正在通过引入软件平台解决方案,获得高质量、低成本地开发与部署各类应用软件系统的能力,从而实现应用软件技术架构统一、全生命周期可视化管理。

  从技术的演化看,软件平台化似乎只是SOA的升级版,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平台化的趋势可以让企业能够更加灵活的配置和应用IT系统,不仅能够打破过去系统之间的界限,同样也打破了企业IT部门和各个业务部门甚至独立软件开发商的界限,更加多元化和人性化的系统应用由此也能够纳入到整个企业IT系统中来。一个能够融合管理技术、管理艺术和管理文化的平台日渐清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