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实践:看着丰满,摸着骨感


 2014-10-28 10:45:28       759

著名画家、文化评论家陈丹青评论中国进步,说自五四后,文化激进主义主导中国,“一打,打不过;再看,落后了,全民‘着急’”。文化激进主义的后果把一两百年的现代文明历程压缩到三十年内完成。于是在GDP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发展中的问题。我想,激进主义表现在企业管理领域内,对“最佳实践”的膜拜算是一例。

最佳实践本来是一个管理学概念,认为存在某种技术、方法、过程、活动或机制可使生产或管理实践的结果达到最优,并减少出错的可能性。客观的讲,最佳实践是优秀实践的经验总结,在很多领域内,尤其在以“机器”为核心的制造生产环节中,对提升产品质量效果卓越。但当最佳实践在管理领域,被异化为“优秀管理可以引入”、“卓越管理可以填鸭式成长”时,它就成为看上去很丰满,摸上去很骨感的忽悠了。

管理说白了是“人”的科学与艺术,与“人”所在的“文化”关联极强。有句话讲,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管理。软件是管理信息化的手段,一定意义上,它是管理文化的投射。

西方文化以逻辑与原则为主导,总结了“最佳实践”的套装软件在西方企业中广泛应用有其管理基础,成功者不在少数。但即使如今,全球化推动竞争加剧、技术革新让业务创新不断,企业对“变化”的响应变得越来越迫切。最佳实践不再适应,强调灵活和变化为主导的IT建设成为新趋势,比如SOA的出现。一定角度,我们可以将SOA当做IT建设思路对“最佳实践”的反省或补充。

东方以太极与中庸为文化核心,因势利导的“变”才是王道。 “有用的,抓一抓,没用的,放一放”。变化成为永远的不变。在一个以变为主导的文化和管理基础水平不高的现实中,最佳实践如同镜中月水中花。于是,出现了大量的中国企业在购买了如SAP套装软件后无法得以成功实施的情况。以变为主题的中国管理文化需要能适应变的软件,可以看到国内金融、电信、能源、央企、政府等多是以“定制”软件建设为主。据海比研究发现,17%的国内先进企业已形成“平台托应用,应用与平台并重”的定制软件建设思路,以更好应对大企业多系统建设的特点。这是对“最佳实践”为代表的套装的一种回应。

另外,从竞争战略角度,西方以竞争论大师迈克波特为代表的专家亦在不断批判“最佳实践”。在波特看来,差异化是企业的战略核心,而以运营绩效提升为主的管理行为(如质量管理、KPI等)并非战略。战略的本质是如何让你和你的竞争对手在定位及关键运营活动上做的不同,而非更好。

比如,美国西南航空被业内称为“不老的传说”。在美国整个航空公司亏损的情况下,它连续33年保持了赢利,这在航空历史上前无古人。它如何做到?公司以低价定位,没有公务舱和头等舱;实施点对点航线网络,无中转联程客源;全部为单一机型,以简化维修运营;为员工提供高福利鼓励激情等等。美国西南航空在几乎所有的关键运营活动上都“与众不同”,从而在竞争战略上区隔于其他航空公司。

这揭示了一个秘密,卓越的企业要与众不同,就需要有着和竞争对手不同的运营活动。当企业运营活动不同时,试问企业的管理信息化又怎么能有“最佳实践”呢?当你的企业采取了“最佳实践”,它长期的结果就是导致和你的竞争对手最后变得趋同。

无论从市场变化对管理的影响,还是竞争战略的本质,“最佳实践”都是看着丰满,摸着骨感,CIO需要慎之又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