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 |平台分化 /屈涛


 2014-10-21 15:04:18       748

作者:屈涛,道成公关客户总监,曾任职西岸奥美,《西岸视点》创始者。

联系作者:Kevin.qu@daowin.com.cn

摘要:作为企业CIO,面对分化而出的平台软件以及商业模式的改变,你做好准备了么?

营销大师艾•里斯在其著作《品牌的起源》一书中,提出了一个观点,即技术和产品不是走向融合,而是走向分化,并将其与达尔文的物种进化论做类比——物种是走向分化的,否则人们看到的将是体积大如恐龙的单细胞原核生物。

我们今天确实能发现很多具有融合性特点的产品,比如智能手机、某种电脑一体机等等。但按照艾•里斯的观点来解读这种现象,我们会发现这些产品都有对应的“祖先”,比如手机是从电话这个祖先中分化而出,智能手机是从手机里分化而出,电脑一体机也是由最初的大型主机衍生而来等等。艾•里斯认为,只有极少数的融合概念取得了成功,大多数产品都走向了分化——融合抓住了人类的想象力,但分化抓住了市场。

平台软件分化而出

软件业的发展从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艾•里斯的观点。早期的IBM主机和Digital小型机都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并且自成体系,无法相互兼容。进入微机时代,特别是进入网络时代以来,软件开始独立于硬件,并分化成操作系统、中间件、数据库、应用软件等多个层次,既往的“硬件主导”时代被一个崭新的“软件主导”新时代所取代。

正如分化主宰着大自然一样,软件主导的时代从降临的那一天起——甚至是软件诞生的那一刻,分化就已经迈开了无法阻挡的脚步——从企业软件到个人软件,从操作系统到应用软件,从中间件到数据库,从局域网到互联网,软件的世界由于互联网的出现而变得日益丰富。作为企业级软件中的一个重要分支,或者称之为分化,中间件的作用随着软件系统的复杂化、功能的多样化、开始分化成形成一个新生代——平台软件。

按照倪光南的说法,最早操作系统就是最底层的软件平台,但后来在操作系统之下又出现了“基本输入输出系统”和“虚拟化”的层次,同时,中间件也在分化,在应用服务器这类基础中间件之上又发展出技术平台,在这之上又分化出面向特定业务的产品平台。平台软件业的不断分化显然让我们对其的定义和归类不断趋向于失效,但如果将技术的为主视角转换为市场为主的视角,不难发现,平台软件其实已经分化成了四大类——套装平台软件、行业平台软件、开源平台软件以及独立的第三方技术平台软件。

平台软件逐鹿市场

作为套装平台软件的代表,SAP的Net Weaver将越来越多的应用开发整合到了这个平台之上,以方便开发者。但是,作为套装软件,有其内在的局限性。比如对企业应用开发的适用性有较多的限制等。再如用友的U9,这一面向制造型企业的ERP商业应用套件软件管理平台显然将没有实施ERP的以及那些制造业以外的平台需求排除在外。

作为平台软件中与用户业务结合最紧密的一支,行业平台软件扮演了越来越活跃的角色,亚信、用友、东软等企业都有植根行业的平台软件,这类平台软件通常植根电信、金融等大型行业,能够在行业内得到快速部署,但由于行业的限制以及其自有平台的先天定位,平台的可扩展性不强,切换成本较高,而随着超限竞争时代的到来,行业性的平台也将面临跨越行业界限的新问题。

第三类是开源平台。这类平台一般是指Struts、Spring、Hibernate等技术框架,这些开源平台最大的好处就是获得成本几乎为零,软件开发商只需要到开源社区上就能够下载。但是,由于开源平台缺乏支撑架构的一系列工具如IDE等,开源平台并非完全意义的平台,而且由于没有对应的服务和维护厂商,一旦出现问题,维护成本极高,编程高手的匮乏也让开放商希望降低对程序员依赖的愿望成为泡影。

无论是套装平台软件的封闭性,还是行业平台软件的局限性,抑或是开源平台的不可靠性,与这些平台软件的优势相伴而生的劣势让最终用户希望能够有一种新型的平台软件,在解决软件基础架构的同时,快速搭建应用,同时又能够摆脱行业的掣肘——于是,平台软件中一个新的品类分化而出——独立的、高度产品化的第三方商业技术平台。

为了研究第三方商业技术平台的价值,IDC曾在2008年对国内20家软件企业开发商做了调查。在调查中,IDC发现,软件开发商更多的技术平台成本集中在使用之中。如果软件开发商采用自有平台,除了需要在项目、产品开发中不断调试技术平台之外,还要及时跟踪新技术、规范以及各类基础软件产品的升级。此外,平台开发维护人员的成本以及对他们的依赖,对软件开发商们来说也造成了额外的成本。此外,考虑到开源技术的初期学习成本和后续服务的获取成本,其零获取成本也不再突出。而第三方商业平台恰恰能够有效地避免选择自由平台和开源平台所带来的一些问题。

因此,IDC明确提出,推荐软件开发商使用第三方商业技术平台产品,通过专业分工、优势互补探索一条对企业更加经济的路线。作为第三方商业技术平台的代表,普元的EOS平台引起了各方的注意。

从平台软件到平台模式

早期的普元,曾提出了“构件可以救中国”的理念,希望通过构件的方式,像积木一样将软件搭建出来。经历了SOA的洗礼之后,普元的这一理念得到了进一步的深化——通过构件搭建一个标准的平台,在平台之上开发和对接应用。

如果说早期的普元以“构件”作为自己的价值主张更多的是一种产品竞争力,显然今天的普元已经认识到了由标准化的构件搭建而成的软件平台具有更大的平台竞争力——当然,这不仅是从最终客户那得到了应用之后的反馈,也是普元基于构件,进而基于平台的竞争力的商业模式逐渐成型。

在普元看来,平台模式正在改变世界,从苹果的APP Store平台,到Google、facebook以及众多中国SNS打造的开放平台所释放的能量价值都在表明一个事实,即相关互联网与软件领域的企业竞争已经不再是一个或者几个产品,一条或者几条供应链的竞争,而是一种基于平台的竞争,开放的平台改变了商业模式,商业模式进而改变了世界。

熟悉普元的人,都会记得普元的创始人喜欢讲的有关普元和交通银行的故事。这位企业的创始人曾不厌其烦地多次谈到,当普元率先以构件思想与交通银行的CIO沟通时,对方对此颇为认同,其形状仿佛久旱逢甘露,并在普元当时并不是特别成熟的技术条件下开展了合作。原因除了双方的共鸣之外,还因为当时找不到能够践行构件思想的其他软件商。

时隔多年,普元的EOS平台软件不仅在金融、电信等大型行业站稳了脚跟——几乎所有的大型股份制银行都采用了普元的平台,数量众多的电信运营商总部和省级分公司都采用了普元的产品——还跟随华为,远征到世界近40个国家和地区。

正如平台模式的价值也在于能够包容更多的合作伙伴,普元的平台软件也具备类似的平台开放效应,无论是企业用户,还是第三方软件开发商,都可以遵循普元的平台软件标准,开发系统或者上层应用。目前,已经有上百家软件开发商基于普元的平台来为最终客户开发各种应用。

按照普元的理念,普元要通过自己的第三方商业技术平台软件,还以最终用户他们本应掌握的项目开发控制权,赋予开放商他们本应具备的快速开发能力——普元的商业技术平台EOS是采用SOA国际标准的,它就像一块能够自动扩展的接线板,只要插口——或者说标准对应,一切插头(应用)都可以嫁接其上,获取无止境的系统生命力,盘活整个信息资产,在锻造基于平台的商业模式的同时,也让用户能够在多变的商业竞争中获取更灵动的商业体验。

最后,让我们不妨再重温一下艾•里斯的著名论断,这位营销专家认为,创建一个新的品类,并成功地在用户的心智中将品牌等同于品类时,那么就将占据最大的市场优势,这通常也意味着最大的市场份额。没错,当普元开创了第三方商业技术平台,将其作为软件业的一个分化时,他无疑已经扛起了这个第三方商业技术平台品类的大旗。只是,普元需要更多的时间证明这一点。

而作为企业的CIO,面对分化而出的平台软件,面对平台模式带来的商业模式的改变,你做好准备了么?

主要参考资料:

《品牌的起源》(艾•里斯著);

《软件商成长路线图白皮书》(IDC);

《序》(倪光南为《平台征战》而作);

《平台征战》(冀永庆、杨嘉伟合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