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世界报:普元: 基础软件后来者居上


 2010-03-29 00:00:00       753

普元立志做中国最优秀的应用基础软件厂商,这一远大抱负需要大量优秀人才来作支撑。自前BEA全球副总裁沈惠中、前BEA中国公司首席技术发言人程朝晖加盟普元后,曾在惠普工作16年(任副总裁)、在英国电信工作4年(任中国区总经理)的孙逢举也毅然加入普元任总裁。

如果说前两位的加入能给普元在中间件业务和技术上带来很大益处,那么孙逢举的加入能给普元带来什么呢?为了解开这个疑问,《计算机世界》报社总编辑孙定与刚上任的普元总裁孙逢举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普元: 基础软件后来者居上

■ 本报记者 刘丽丽 摄影记者 杨立航

做深做透电信金融

普元现在主要的行业客户是金融和电信,现在的成绩对于普元来说很不错,但是从市场和总量上来看普元还差得很远。接下来要将这两个行业做深做透。

本报总编辑孙定

孙定: 在加入普元前,你曾任惠普副总裁,如今加入了中国企业普元,两者之间是否有很大的跨度?是什么促使你做这种转变的?

孙逢举: 我在惠普做了16年,从工程师干起,做了几年的软件,然后负责咨询和服务部,后来转到业务和销售,有一段时间还负责人事和商学院,经历相对复杂。

我认识普元董事长刘亚东近10年了,但一直少有交道,平时他忙他的,我忙我的。2005年,他要给公司里的员工做培训,当时我正在惠普商学院任第一任院长。我应邀给他公司所有的经理讲课,讲惠普的管理模式,也就在那时开始了解他。

2005年,我去了英国电信。在英国电信,他们所提供的服务是我以前没有接触过的国际运营,这让我感觉很兴奋。但是2009年,我开始意识到,国外电信公司在中国开展电信业务将越来越多地面临监管和发展的问题,在中国的业务会越来越窄,影响力和规模也越来越小。恰好是这个时间点,沈惠中邀请我加盟普元,其实我对普元很了解,但是站在企业外面看和进来看是不一样的,“看猪跑”和“吃猪肉”是两个概念。

直到我们非常深入、细致地聊了一下公司的状况、定位、公司未来的发展和他们的理想,以及投资人对公司的看法和对未来的判断,我觉得非常符合我个人的职业判断--这个公司做的事情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孙定: 是什么让你对普元特别有信心?

孙逢举: 我非常关心这些行业客户对普元的产品、近几年发展的看法,也很关心普元对客户和产品的态度,更加关心普元是不是扎扎实实地做产品,是不是扎扎实实地做服务。而我从客户的反馈也感受到,他们的服务非常认真、非常到位,虽然产品是逐步演化的,但是服务的态度、敬业精神和员工的素质,都给了我很好的印象。

普元总裁孙逢举

孙定: 你对普元做了一个市场情况以及未来前景的调查,并下了判断。那么,加入普元后,你具体负责什么,能给普元带来哪些新发展?

孙逢举: 目前我主要负责普元的销售管理、专业服务、解决方案中心等核心业务运营工作。

普元主要的行业客户是金融和电信,现在的成绩对于普元来说很不错,但是从市场和总量上我们还差得很远。我在英国电信的4年中负责跟国内电信公司合作,在惠普则直接负责电信和金融这两个行业,积累了不少经验。接下来,普元就是要将这两个行业做深做透。

地位独一无二

普元有一些比较务虚的目标,比如,未来几年要做到多少亿元的规模。我们还憧憬做“软件界的华为”和“中国的Oracle”,这些理想很宏大、很远,但所有的事情还是要从一点一滴做起。

孙定: 普元的理想是争做“软件界的华为”,做“中国的Oracle”,你对普元这种“野心”怎么看?你怎么看待中国基础软件产业的发展?

孙逢举: 我一直对软件特别感兴趣,我是学软件出身的,本科在北京大学读软件专业,研究生也是学软件。

在惠普的时候,我做了好几年的软件工作,我也觉得自己应该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软件大师—那个年代一直有这样的抱负。但是一直没有获得这样的发挥空间,毕竟惠普是一个销售服务的公司,软件部门所占的份额非常少,大部分都是硬件。

普元的这部分业务我更愿意叫它基础软件,不仅是中间件,应该是基础软件的范畴,未来的增长空间非常大—这是我的第一个判断; 第二个判断是,普元在中国软件界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在国内做这种基础软件的厂商很少,规模也很小,虽然普元的规模也不大,但我们应该是最有影响力,也最有机会的。

普元产品的市场需求非常让我惊讶。前段时间投资人对我们说,“你们的业务好像过度依赖大客户”,因为像建设银行这样的大客户占了普元业务的重头,如果过于依赖大客户,一旦客户发生变化了,我们怎么办?但是事实上,今年我们有很多新机会。

其实,这几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带来的是客户业务深层次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也驱动了更深化的IT系统需求。我们以前跟企业打交道,不外乎是见面、打电话,现在我们跟企业打交道绝大多数是在网上。比如定制化产品对于一个制造型企业来说,需要它各方面系统的参与,包括研发、生产、物料、上下游厂商、仓储、发货、收钱等整个系统都必须重新改造。可以说互联网带来了业务模式的变化,而我们的产品正好契合了这个变化,我们能帮助像银行、制造业这样的客户实现端到端的服务,打通整个业务流程,以便使他们向客户提供全面的服务和体验。所以说,普元大有可为。

刘亚东董事长的眼光非常超前,看得很准。从3年前开始,普元已经基本实现赢利,虽然中间有很多人为因素,但是普元的大方向一定是正确的。 我认为,不管什么事都是顺风推动,众人拾柴,一定能迅速燃烧起来。

孙定: 实际上,普元的发展是大势所趋。但是在市场现实的需求、投资人的要求以及业界竞争的压力面前,普元有没有具体的规划?

孙逢举: 对,这几年大家都在说“快鱼吃慢鱼”,而不是“大鱼吃小鱼”了,可见“快、慢”是非常重要的。你说的压力,一方面确实来自于股东和投资人的期望,但我认为更多还是来自于我内心,来自于我对公司的期望。

但我宁愿是从低处着眼、小处着手,我们可以去憧憬,可以去梦想,但是每天、每个月我们还是要扎扎实实地做产品和业务,我们一定要盯住市场,盯住行业。虽然我们也有一些比较务虚的目标,比如,未来几年我们要做到多少亿元的规模,我们也总在憧憬成为“软件界的华为”,做“中国的Oracle”,这些理想虽然很宏大,但所有的事情还是要从一点一滴做起。

100%的市场在中国

一个交易的本质会反映在客户的每一个要求上,而普元的优势就是我们的公司,我们的资源都在中国。

孙定: 事实上,普元作为一家国内基础软件公司,如今已小有名气,在很多采购领域,已经开始与国际巨头IBM、甲骨文竞争。你如何看待这种竞争?普元的竞争力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孙逢举: 虽然IBM和甲骨文很厉害,但是我们自己的研发团队都在中国,我们的总架构师、CEO都在这里,当客户真正需要高端资源的时候,我们很快就可以把资源带给客户,这是我们的竞争对手绝对无法做到的。

我在一个类似的公司工作了那么多年,每次用户有要求的时候,那种难处我很清楚。不管他们在中国的市场有多大,但是整个中国市场也只占全球市场的2%~3%,他们怎么可能用100%的力量来应对这3%?而中国市场对于我们来说就是100%。一个交易的本质会反映在客户的每一个要求上,普元作为中国公司,我们的优势就是我们的公司,我们的资源都在这儿。

孙定: 你对自己的发展有什么规划。上大学、进入惠普工作,都可以看成是人生的积累,但很难讲是自己的事业,但是我相信你到普元后,心境肯定不一样了。

孙逢举: 也不全对,我到哪里工作,都有主人公的感觉。但是普元跟前两家公司对我来说最不同的地方是: 一方面它是纯国内的、一个具有高增长性的公司; 另一方面,它是一个总部,它可以控制自己的一切,不像中国惠普和英国电信,都只是一个分支,我只能决定非常少的一部分。在普元,很多事我们都亲力亲为,不管是一个产品的研发还是国际化运作,我们都要直接参与,这是大大不同的。

孙定: 这个事情是让人兴奋的。你到普元以后准备展开什么样的动作,有什么样的计划和布局?

孙逢举: 公司是一个复杂体,像人一样。我更愿意相信短板理论,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公司都一定不能有短板,我从不强调长处,这是我的理念。

这个理念贯彻到我自己身上是这样实施的,放在公司运营上也是如此。所以基本上公司的大小事情我都会亲自过问。我更相信日本人的管理模式,就是每天进步,每个人,每个组织,每个部门都要每天进步,这样的话整个公司也就进步了。所以,我们要布置很多系统,从管理政策和体系上,然后从客户管理、产品服务各方面着手。

孙定: 我知道普元正在筹备创业板上市计划,是今年吗?你怎么看待在创业板融资方面的能力?

孙逢举: 普元争取近年上市。国内的融资能力是很强的,从大的经济宏观方面来看,国内资金流动性是很大的,因为这些年贸易的积累、国内经济的发展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前提。但是创业板也是有风险的,因为创业公司可能会失败,但是另外一方面它也可能成功,这种创新型的公司如果成功的话,它的成长性非常快,不像一些传统行业,所以如果从整体层面来看,“创业板”这个投资回报是非常好的。

采访手记

顺“势”而动

孙逢举的职业生涯是精彩的。据他介绍,每一次职业的变动都是自己的一个机缘,而他正好顺“势”而动。

孙逢举在国内ICT市场有着超过20年的市场拓展与管理经验,是中国惠普在国内高速发展的早期主要推动者之一。在惠普的16年间,孙逢举从一名普通经理做起,创办了惠普商学院并任院长,直至担任中国惠普副总裁。2005年,孙逢举出任英国电信中国区总经理,帮助英国电信在中国建立起每年数千万美元的业务。

孙逢举表示,之所以从大型跨国公司卸任,选择加盟本土软件企业普元,首先是因为看到了中国应用基础软件市场正在迅速壮大,自己希望在这一领域能够做出贡献; 其次是普元在国内应用基础软件市场已占绝对领先地位,尤其在SOA基础软件领域更是积累了深厚的品牌影响; 还有就是普元现有的优秀管理团队、开放包容的企业文化,以及聚集一流人才的战略也成为重要的吸引力。

近年来,普元在基础应用软件及中间件市场不断深耕,其核心产品“SOA应用平台EOS”和“SOA流程平台BPS”更是赢得了电信、金融等多行业客户的信任,在一千余个关键应用上得到验证使用; 通过与华为的合作,其产品部署到了全球38个以上的国家和地区。

同时,普元作为亚太地区惟一参与SOA国际标准制定的厂商,亦成为国内少数在基础软件领域赢得银行、电信等高端用户信任的品牌之一。在2009年获1亿元战略投资后,随着企业高速发展,其发展劲头也越来越猛烈。

普元CEO沈惠中也曾表示,中国软件业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在基础软件领域积累了大量优秀软件人才和丰富的软件资产。对这些人才、软件资产进行有效整合,将是下一阶段国内基础软件发展的重要主题。普元立志做中国最优秀的应用基础软件厂商,这一远大抱负亦需要像孙逢举这样既懂得先进企业管理,又谙熟中国市场的优秀人才来共同实现。(文/刘丽丽)

总裁感悟

当下的力量

“我们忘不掉过去,更担心未来。但实际上,我们只能活在当下,活在此时此刻,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当下发生的,而过去和未来只是一个无意义的时间概念。”这是《当下的力量》带给我们的一个深深的感慨,这实际上也一直是孙逢举的做人之道。

在被问及加入普元后将着重从哪个方面入手时,孙逢举表示,会从全方位入手,研发、销售、服务,一个都不能放松,他不允许有“短板”出现; 而在被问及对于普元的将来有什么期许时,他更强调: “我们可以去憧憬,可以去梦想,但我宁愿是从低处着眼、小处着手,但是每天、每个月我们还是要看扎扎实实做出来的产品和业务。”

不管是他的“更相信短板理论”,还是“希望每个人、每个部门每天进步”的想法,实际上都是“当下的力量”的重要精髓。

孙逢举是有智慧的,因为他看到的不是普元曲折的过去,他也没有把投资人甚至股东压在他身上的“普元的未来”放在心上,而是把当下的普元看在了眼里。孙逢举之所以从大型跨国公司卸任,选择加盟本土的一个小软件企业普元,是因为他看到了当下中国应用基础软件市场正在迅速壮大,也看到了当下蒸蒸日上的普元公司。(文/刘丽丽)

原文链接:http://www2.ccw.com.cn/weekly/news/htm2010/20100329_653251.s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