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与合作:普元“中间件”领航者


 2009-12-30 00:00:00       758

普元“中间件”领航者

来源:投资与合作  作者:严彦  时间:2009-12

  在“中间件”市场苦战八年的普元,如今瞄准的竞争对手是IBM、甲骨文、微软这样的世界级企业。

  王薇是某家大型银行几千名信用卡客服人员中的一员,她每天的工作就是接听客服电话帮助客户办理业务,查询信息或者记录客户的咨询、投诉信息。这些繁琐的工作各自需要不同的IT系统支持,因此王薇每天要在不同的应用系统之间进行频繁切换。应用系统之间操作风格差异性较大、重复操作过多,不可避免导致工作效率降低。不过,最近这个问题得到了改善,因为银行系统中加入了“中间件”的应用。“中间件”可将工作平台进行集中在一个界面上就可以实现对不同工作的集中操作,简化了繁琐的程序。

  “像空气和水一样重要。”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如此形容“中间件”的重要性。“中间件”处于操作系统软件和用户的应用软件的中间,是一种独立的系统软件或服务程序,分布式应用软件借助这种软件在不同的技术之间共享资源。

  世界科技巨擘IBM、微软、、惠普、甲骨文到SAP,无一例外地都加入了中间件的“战场”,其重要性及未来的发展潜力可见一斑。作为中国中间件市场最早的参与者之一,普元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普元)现如今已经不是跟在那些世界级企业后面的追逐者,而是面对面的竞争者。

  爱熬才会赢

  八年,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可能是漫长人生的起步阶段,而对于一个公司来讲可以说已经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生死的考验。普元就是经过了八年的煎熬,终于成为如今国内中间件领域的领航者。

  “爱熬才会赢。”这是普元董事长刘亚东的一句戏言,但细细品味,这句话却沉淀了他创业的辛酸苦辣。

  2001年4月普元成立之初,刘亚东怀揣着一个梦想,“随着中国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企业信息化是未来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因此,要打造一个像Siebel一样具有影响力的国际型软件公司。”

  然而,实现梦想却并非易事。

  2004年,资金告急的刘亚东与普元CTO黄柳青远赴美国开始了他们的融资之旅,对自己的创业公司充满信心的两个人在美国却是接连碰壁,在40天的时间里,刘亚东和黄柳青先后约见了60多家在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却没有一家愿意投资。

  刘亚东原本坚定的心开始彷徨,自己怀揣多年的,到底是梦想还是个空想?他心里第一次没有了底。

  反复思量,刘亚东认定自己要走的路是正确的。“虽然融资失败了,但纯粹从产业的发展角度来讲,应该是跳不过‘中间件’这一环节的。”刘亚东如今很庆幸自己坚持了当初的决定。当时他还亲自撰写了《软件中国的机会》,借此表达对普元未来发展的信心。

  靠着变卖手中原来投资的公司股票继续坚持着最初的梦想,刘亚东艰难度日。然而,机会却在不经意间降临了。

  2005年初,交通银行负责软件架构的主管看到了刘亚东撰写的《软件中国的机会》以及黄柳青撰写的《软件的涅槃》,亲自上门希望能够与其一起开发交通银行的运营系统。几乎与此同时,华为公司也正为了如何整合自己上百个产品的软件操作管理平台而发愁,几乎找遍了国内所有的软件提供商后,最终发现普元能够帮助其解决问题。

  主动找上门的两件生意,令普元的决策者和产品研发人员信心大增,“我们终于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如今刘亚东提起这两件事依然感慨万分。

  普元的发展借此便驶入良性发展轨道。随着客户的增加,普元进入了快速的增长期,同时其核心竞争力也有了明显的加强。“在过去三四年我们的业绩一直在保持高速增长,平均增长率在50%-80%,有时甚至超过100%,同时我们的利润率也在不断提高。”普元CEO沈惠中说。

  从交通银行第一次找上门来,短短四年时间,目前普元累计签单银行和金融机构已达95家,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农业银行、中国移动集团、中国电信集团以及前信息产业部等都是普元的主要客户。现在的普元,服务范围涉及电信、金融、电子政务、市政、城建等多个行业和领域,行业领导者的地位已经渐渐凸显。

  与IBM竞争

  普元所从事的中间件业务从属于目前国际上热议的SOA(面向服务的体系结构)概念。SOA将应用程序的不同功能单元(称为服务)通过这些服务之间定义良好的接口联系起来,使得构件在各种各样的系统中的服务可以以一种统一和通用的方式进行交互。SOA最吸引眼球的地方在于提升了IT与企业业务的融合效率,节省了成本,让企业更具竞争力。

  SOA已经获得了很多企业的关注,很多大型企业已经开始实施SOA建设,中小企业也都在寻找构建SOA的切入点,当一些大型企业应用了SOA以后,他们会迫使上下游的合作伙伴也提供SOA的服务。

  正因为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关注SOA中间件的应用,所以近年来SOA中间件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IBM每年在SOA领域的投资达到10亿美元,而甲骨文亦在2007年以85亿美元收购了BEA来提高其在SOA领域的竞争力。

  当国外企业都动起来的同时,中国的中间件企业并没有停滞不前。根据赛迪顾问的统计,2007年普元在国内SOA中间件市场的份额为12%,仅次于IBM的25%和BEA的16%。而根据行业统计,2008年中国中间件产品市场整体规模达到了15.46亿元,同比增长19.2%。

  “很不幸,在中国的中间件市场我们被IBM列为了最重要的竞争对手。”沈惠中玩笑的语气中流露出了自豪,“在中间件这一领域,普元完全能和甲骨文、IBM这样的国际级公司抗衡,普元从平台的可靠性和高效性方面都好于竞争对手。”沈惠中表示普元在以构件为核心的中间件领域,至少要领先IBM半年到一年,而此次所发布的SOA中间件套装EOS6作为第一款可商用的符合国际SOA标准的平台,又将普元在第三代中间件上的优势提前了至少三个月。

  普元之所以能够在强手如云的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最重要的在于其理念的创新性,“我们强调的是一切从构件开始,分别针对高端和低端客户研发定制化的产品,按照大家都能接受的投入产出比例实现合作。”满足不同客户的不同需求,提供“量身定做”的产品,是普元能够高速成长的重要因素之一。

  除此之外,与国际型大公司相比,普元有着作为本土企业的明显优势,“作为本土团队,我们的研发成本比较低,在价格方面有一定的优势;同时,作为网络服务提供商,普元产品的适用性和稳定性是我们最大的竞争优势。”沈惠中表示。

  2008年普元的业绩较2007年增长了68.5%,远远超出了市场的平均增长速度,从而在国内SOA基础软件市场,与IBM、甲骨文并称为“三驾马车”。

  拒绝对赌的“新娘”

  1亿元人民币的融资额,也许在风险投资行业里只是个普通的数字,但是对于普元来说,却有更大的意义。“这证明我们的模式得到了资本的肯定。”沈惠中说。

  与其他很多寻找融资的公司不同,普元在接洽风险投资的时候有两个先决条件:不要对赌,没有回购,“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理解普元的事业,愿意和普元一起成长、共担风险的长期合作伙伴,而不是投机分子。”刘亚东说。

  在这个充满了对赌的年代,这位待嫁的“新娘”开出的条件似乎略显苛刻,但还是找到了与其志同道合的“心上人”。新开发创投和天津和光正是与普元有着共同理念的投资团队。

  “我个人认为对赌并不是双赢的,因此也不欣赏这种做法。作为投资人来说,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帮助企业成长。成功也好,失败也好,都要一起承担。”天津和光合伙人余紫秋说。无独有偶,新开发创投的董事总经理李家弘也表示了相同的观点:“过去我们在台湾投资,很少用所谓的对赌概念,从我个人角度来讲不太倾向对赌。作为基金管理者,我们的义务是帮基金投资人选出最好的、可以信任的公司,通过中长期的具有风险的投资来获取比较合理的报酬。” 李家弘表示新开发创投投资普元是看到了它在国内基础软件市场中的领导地位,以及产品与技术的先进性和公司的高成长潜力。

  除了看似苛刻的反对赌条件,这位“新娘”还提出了两位投资人在今年年底前要各为普元工作20天的要求。显然,普元是希望投资方能够给企业带来除了资金方面的更多服务。

  “虽然新开发创投是偏重于财务型的投资,但我们还是结合国内外的资源提供给普元一些适当的帮助,特别是在并购方面。对于并购企业的筛选、估值以及谈判的技能都是新开发创投的强项,因此这可能也是刘总(刘亚东)看重我们的地方。”李家弘说。天津和光合伙人余紫秋则更偏重于在资本市场上的帮助,“在上市中介机构的选择、公司的经营战略等方面我们会给出详细的意见。”

  按照新开发创投和天津和光联合1亿元换取普元18%的股权计算,本次融资对普元的估值在5.5亿元左右。虽然获得了资本支持,但普元未来的路依然任重而道远,国际IT巨头的夹击与国内后起之秀的虎视眈眈,使普元一刻也不能松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