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财务官》:待价而“融”


 2009-12-11 00:00:00       758

“不融资大不了,大不了就活不了”的中国软件企业需要借助资本的力量做大做强。


图说:>资本是一把双刃剑,沈惠中希望利用好资金把普元做大。

今年10月28日,普元获得新开发创投与天津和光1亿元战略投资,根据协议双方共同持有普元18%的股权。

“100家做软件的公司中,可能拿到投资的只有六家,能成功上市的也就两家,最终能成为软件大鳄的更是屈指可数,而最终90%的命运都是自生自灭,即使全球软件巨头微软也感叹说自己离死只有18个月。”前不久刚拿到1亿元战略投资的普元CEO沈惠中坦言,投资进来之后他的压力也随之增大,“因为软件行业门槛低,但想做出规模不仅仅是技术、市场、管理等因素,其中资金是必要前提。”

八年前,亚信上市一周年之后,作为创始人之一的刘亚东离开了亚信,创立了普元。“想干点别人干不了的事情”的刘亚东将目光投向了介于软件和客户之间的中间件平台--SOA(面向服务的架构),即定位于面向互联网的软件应用平台,以“搭积木”的方式实现企业级软件的快速组装与构造。“中间件平台”这样独特的思路在当时确实很少见。事实上,即使在普元成立之后的几年里,国内IT界对于SOA从概念到商业模式始终停留在一个虚幻层面。

渴求资金

SOA的概念是由权威调研机构Gartner于1996年提出的。简单地说,普元的构件平台类似一个接线板,插头连接的是各种应用,“电压”和“接口”是一致的,因此能够方便地支撑现在以及未来的各种应用。显然,这样的产品定位在“不上软件等死,上软件早死”的年代过于超前,普元并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

从成立之后的六年里,普元已累计亏损9000万元,刘亚东不得不一次次往里砸钱。这期间,普元曾有过一轮失败的融资。2004年底普元已经亏损了4000万元,随时有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一心想引入私募的刘亚东在短短几周走访了硅谷60多家风险投资公司,但由于当时美国有四家和普元从事类似软件定位的公司,在烧掉投资人的2亿美金后先后折戟,普元的首轮融资在硅谷败北。

“当时公司的基本面不好,财务报表比较难看,从投资者角度看普元这样的公司,生意小、风险大,不符合资本逐利的本性。”回忆普元过去经历的坎坷,沈惠中感叹到坚持做一个公司就得耐得住寂寞,刘亚东骨子里的强硬让普元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刻,而熬过这段路之后的普元就上了一个台阶。

2007年6月,曾带领BEA(已被甲骨文收购)中国区以每年200%的速度递增的沈惠中被刘亚东请来担任普元的CEO。沈惠中是普元的“福将”,到任普元的第一年公司就实现了业务100%增长,并且开始赢利。

“我跟亚东某些方面是互补的。CEO的责任是运营执行,在这方面我有优势,而亚东的优势在于运作以及资本市场的人脉。”沈惠中任职后,将普元既往的以技术和产品为中心,转变为面向市场,打通技术和客户之间的通道,“如果客户不认可,技术和产品再好也都没有价值,而客户认可的标志最直接的就是付钱,付的越多,证明越成功。”

普元确立了金融电信两个主攻的大客户。2005年至今普元累计签订国家开发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广东移动、安徽电信、交通银行等95家大客户,其中2008年、2009年创下签单高峰。目前普元的八成收入来自金融、电信两个行业,最近三年复合增长率达到80%,预计今年销售额将超过1亿元,净利润在30%以上。

“终于熬到钱找我们的时候了!”沈惠中露出一丝微笑,“当公司达到一个非常健康的状态,来投钱的人自然而然就来了。”据他介绍,此轮融资是目前国内SOA领域获得的最大金额风险投资,也是国家开发银行旗下掌管资金高达50亿元的第二大基金--新开发创投在国内软件行业的首笔投资。

一手操作此轮融资事件的普元CFO杨玉宝早在公司创立之初就加盟,随着普元日渐健康,他也越来越忙碌。杨玉宝目前是普元董事、CFO兼销售副总裁,负责公司的战略融资、财务管理以及即将运作的上市前准备。拥有香港中文大学会计硕士学位的杨玉宝此前曾任山东保龄宝生物技术公司财务总监、安徽滁州信托投资公司副总经理,在财务以及投资领域有着十几年的工作经历。

从今年5月启动融资以来,杨玉宝先后与几十家投资公司进行了接触,但由于普元不接受对赌和回购协议,很快剔除了大多数。在投资人的选择上,普元有三个标准,一个是出价合理,二是双方沟通顺畅,三是资源上能够给予普元支持。

加速整合

“资本是一把双刃剑,我希望利用好资金把普元做大,做成一家可以拿得出手的国产软件公司。”沈惠中说。“软件产业未来的趋势就是整合。”沈惠中认为软件行业的规模目前是7000多亿元,规模还是比较小,而软件行业对整个信息化的提升很重要,中国没有很大的软件企业,接下来会出现很强大的公司,国外已经有了这样的例子。

在全球SOA市场上,IBM和2007年花费82亿美元收购BEA的甲骨文无疑是SOA的领先者。IBM宣称每年在SOA中间件领域投入超过10亿美元,甲骨文则通过并购成为中间件领域的霸主之一。

在国内,SOA经历了1 0多年的发展后,逐渐从概念走向落地,国内的中间件市场已经发生了新的变化,这为普元的发展带来利好。根据赛迪顾问的统计,2008年中国中间件产品市场整体规模达到15.46亿元,同比增长19.2%,其中国产中间件的市场份额接近50%,在第三代中间件,即SOA中间件市场领域,IBM和甲骨文合计占超过50%的份额,普元紧随二者之后,市场份额在15%以上。“像空气和水一样重要”的中间件是中国软件企业中抵抗力最为顽强,市场份额也相对较高的领域。

中间件市场逐渐升温,普元外有IBM、甲骨文等国际知名度高的洋品牌,内有金蝶、神州数码、中创等主流厂商之间的价格厮杀,注定要经历一场中间件市场的洗牌。

普元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 沈惠中用“差异化”来总结这样的共存关系,“对于国外厂商来说,可能会集中在跨流程的整合上,普元的产品更多在于SOA服务的构造上。国内的客户还没更多成熟稳定的系统去供整合,他们需要将缺少的、不稳定的服务构造出来。在产品的接近性上,我们更贴近中国的客户。”

10月10日,普元的主打产品之一--SOA业务流程平台BPS成功入围新中国联通成立以来首次大规模以ERP为核心的MSS域系统建设招标工作结束。在对BPM产品的招标中,联通提出了11项技术与功能需求,在性能、扩展性、易用性、业务化流程、流程管理、支持等各种流程模式和应用系统集成等方面提出较高要求以适应中国联通业务发展的需要。“软件业的竞争已发展到了寻求规模效益的阶段,没有规模就没有利润可言。普元要做大,一定要和资本市场对接。此轮融资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更能带来新的技术和资讯,为企业发展注入活力。”沈惠中说,“1亿元的融资要用来聚拢更多的高端人才并给他们提供足够的空间,还要寻找合适的并购对象,这样看来这笔钱远远不够支持普元的发展空间。

拿到融资之后,杨玉宝着手开始最复杂的上市前股改和上市辅导等准备工作。“这是普元上市前的第一轮也是最后一轮融资,我们打算明年向创业板递交申请。普元规模小、创新、高成长的特点非常适合创业板,而创业板股票定价权完全市场化、市盈率高等特点也对我们非常有诱惑力。”沈惠中说,目前他最大的期待就是上市,获得足够的资本以拢聚业内优秀的人才,“因为只有一流的人才才能做出一流的事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