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网:首获风投青睐 普元获1亿元投资


 2009-11-24 00:00:00       758

原文链接:http://www.eeo.com.cn/industry/it_telecomm/2009/11/24/156438.shtml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沈建缘  一家成立仅8年;在前面6年赔了9000万,没赚一分钱;至今只有200人的中小企业获得风险投资,在金融危机海啸还没有完全退潮的今天听起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对国内中间件厂商普元来说,奇迹还是发生了。

日前,国家开发银行旗下新开发联合创业投资企业(以下简称“新开发创投”)和天津和光股权基金(以下简称“天津和光”)宣布,共同投资普元1亿元人民币。前者投资8000万元,后者投资2000万元,根据协议,双方共同持有普元18%的股权。普元国内创业板上市进程同时开启。

该投资是目前国内SOA领域获得的最大金额风险投资。

新开发+天津和光

据了解,新开发创投是国家开发银行旗下第二大基金由国家开发银行主导成立,股东还包括浦东科技投资公司,掌管的资金高达50亿元。普元是该基金在国内软件行业第一笔资金。

据该公司董事总经理李家弘介绍,国家开发银行是普元的客户,非常了解普元的业务能力,为此,新开发创投原来准备包揽1亿元投资额度。但因为普元方面提出,希望有一家了解国内高新技术企业运作及上市流程的投资公司共同参与。所以才放弃唯一投资者身份。

李家弘表示:“新开发创投看好普元在国内基础软件市场中拥有领导地位,以及中国未来巨大的基础软件市场。而天津和光有成熟的国内高新科技企业上市运作经验。”此前,李家弘特地到北京与天津和光创始人余紫秋见面,双方最终达成共识,天津和光出资2000万元。

半年前,普元启动公司历史上第四次融资。短时间内就与几十家投资公司进行了接触,在“剔除要求签署对赌协议和希望短期套利”的投资者后。普元最终选择了拥有国家开发银行和上海浦东科技投资公司的背景的新开发创投和在私募股权投资、上市运作方面经验丰富的天津和光。

回忆起四年前公司急需资金的时候遭到冷遇的情景,普元董事长刘亚东感叹“有天壤之别。”2005年,公司创始人刘亚东和黄柳青背着小包在40多天里拜访了几乎硅谷所有的60多家风险投资公司,却一无所获。没有一家投资人愿意为普元打开钱袋。

刘亚东回忆道,“当时美国有4家和普元从事类似软件定位的公司,在烧掉投资人的两亿美金后先后折戟。虽然普元有着中国概念,但投资人心有所忌。”

但眼下,普元的构件化软件和国内的中间件市场已经发生了新的变化。通过软件的构件化,即将软件打包成一个个小功能包,用图形化的拖拉拽操作方式和搭积木一样的方法完成软件的开发,提升开发效率和可维护性,而非一行一行地编写源代码的方法已经被很多企业用户接受和认可。国内的软件应用市场也正在极速发展。

普元涅磐

在经历了05、06年的起落后,刘亚东和管理团队越来越体会到一个成熟的企业级软件产品,不光是技术的领先性,还需要市场的教育和准备。

2005年,经过打拼,普元有了交通银行、华为等重要客户。但普元乐观的估计了当时的市场对以构件技术改造软件应用的认知,认为大规模推广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迅速扩张,招了大批的销售人员,公司员工急剧膨胀到300人,市场营销费用大幅度增加。但产品并没有卖的出多少,一下子亏损了3000多万。“事后不得不裁员近乎一半,很痛苦” ,刘亚东说。

而在此之前,普元给自己定了一个上市目标。但五年过去了,普元的收入只有一两千万,赔得刘亚东“两腿发软”。当把自己的最后一笔积蓄也投入公司之后,并花光了国家发改委的一千多万项目资助之后,国内的基础软件环境仍没有起步,跨国公司IBM和BEA包揽了全部的市场份额。

钱赔得差不多时,普元盼来了一场“及时雨”,2006年,上海市政府的科教兴市项目想普元提供了两千万的无息贷款,贷款分三年到帐,但远远比不上普元亏损的速度。刘亚东不得不卖掉北京的办公楼,获得一千万元投入公司运营。

2007年,原BEA中国区总经理沈惠中应邀加入普元,打理日程运营。并将普元既往的以技术和产品为中心,转变为面向市场。“如果客户不认可,技术和产品再好也都没有价值,而客户认可的标志最直接的就是付钱了,付的越多,证明越成功”。

这一年,普元终于赚钱了。

沈惠中一方面加紧了与下游独立软件开发商的合作,帮助独立软件开发商们更好的在普元的EOS平台上为最终用户交付应用,这被称为软件业的“福特模式”。另外一方面,由于普元的产品在交行、建行、工行和广东移动、安徽电信等大型公司的应用成功。

另外,2007年前后,软件行业开始普及的SOA理念也给普元带来的“利好”。事实上,普元的构件思想和对应的产品与SOA本质上是一致的,同时又由于普元的构件平台符合了SOA标准,其他符合SOA标准的应用系统,在普元的构件平台上都可以方便的应用。

“就好像普元的构件平台是一个接线板,插头连接的是各种应用,因为‘电压’和‘接口’是一致的,因此能够方便地支撑各种应用,包括现在和未来的应用。”刘亚东说。

在经历了漫长的坚持和磨砺之后,普元的技术和产品开始在各种项目招投标中,成为IBM等跨国企业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多数时候,我们都会从竞争中胜出。”沈惠中说,“普元已经在构件软件领域闯出一片天地了。”

整合未来

所有投资人和被投资者的幸福相遇总是相似的,但比起新开发创投,天津和光基金创始人余紫秋却是普元的老相识。从2002年开始,余紫秋就听“球友”刘亚东说公司要盈利,但结果是每年都亏钱。“每年都投入1-2千万,在中国做任何投资都比这个赚钱。”余紫秋简直不能理解刘亚东这样的生意人。但随着两人交往的深入,余紫秋渐渐发现,“这么困难的情况,这个队伍都能走过来,一定有它的长处。”

事实上,普元是天津和光基金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天津和光也是因普元而生的。

今年4月,余紫秋去刘亚东美国的家里找他商量,推动另外一家公司投资普元。但并不顺利,沮丧之余,余紫秋决定,“干脆自己做算了!现在把钱投进去,还会比那个时候更差吗?” 2009年7月,余紫秋在天津注册成立了天津和光股权基金。

余紫秋的逻辑非常简单,用一笔钱陪着一支一直老老实实做事情的队伍,即便做不成也值得。但如果整个市场在增长,那么将是一个惊喜。在投资领域看惯了一家公司起起落落的余紫秋以自己的专业眼光看到,普元的业绩正在增长。而中国中间件市场的需求也在不断涌现。

对于融资之后的打算,该公司CEO沈惠中称,将主要用于通过并购手段进行人才与软件产品的整合。“下一步普元要做的是进一步贴近用户,从技术平台产品的提供商,整合更佳人才与软件资产,继续向深入行业的领先的平台软件解决方案商转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