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元:一家中国基础软件企业的涅槃


 2009-10-28 00:00:00       755

普元:一家中国基础软件企业的涅槃

2009年10月,被鲍尔默称之为微软十年来最重要的产品“Windows7”全球发布的同时,在中国基础软件市场,也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10月28日,中国的普元公司宣布,获得新开发创投与天津和光共计1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前者是国家开发银行旗下第二大基金,掌管的资金高达50亿元,后者是一家新成立的基金,关注境内未上市的创新性高成长企业。两家基金的战略投资让普元向资本市场迈出了第一步。

一位长期观察中国基础软件的评论人士指出,普元融资的成功,不仅事关中国一家基础软件公司的发展壮大,还关系到它所牵引的中国基础软件,特别是中间件领域产业的发展。未来,围绕中间件的产业整合或许将拉开序幕。

普元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为什么仅仅一个亿的融资就引起软件业内的瞩目?要了解这一点,不得不从基础软件的发展说起。基础软件包括操作系统、数据库和中间件。在操作系统与数据库领域,国内基本都由国外厂商垄断了市场,微软、甲骨文等公司是这两个领域的全球霸主。

中间件被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形容为“像空气和水一样重要”。在这个领域,中国软件企业的抵抗也最为顽强,市场份额也相对较高。有数据表明,在第三代中间件即SOA中间件市场领域,IBM和甲骨文合计占了超过50%的份额,普元紧随二者之后,市场份额在15%以上。

硅谷遇挫


普元董事长 刘亚东

“普元成立于2001年,是互联网泡沫刚刚破灭的时候”,普元董事长刘亚东说。2000年,曾经是亚信创始人之一的刘亚东,在和其他几位创始人一起将亚信送上纳斯达克后,刘亚东功成身退,亚信的成功极大地鼓舞了刘亚东。“当时感觉做一个企业真的很容易,赚钱也真的很容易”,刘亚东说。正是由于赚钱太过容易,尽管互联网泡沫行将破灭,刘亚东还是和黄柳青(现任普元CTO)等人“很勇敢”地成立了普元。

“我们看到互联网这么蓬勃的发展,一定会对国内的商业尤其是企业信息化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于是我们开始做可以帮助企业信息化,提升在互联网时代竞争性的企业级平台软件。这个产品发展到今天,就是广受用户好评的SOA应用平台EOS”刘亚东说。

公司成立初期,刘亚东本人成为了普元的“天使投资人”。“我和黄博士(指黄柳青)在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机,凭借成功创业者的背景逆流而上”,刘亚东说。

公司最初的产品定位于面向互联网的软件应用平台,以积木式的构件来实现企业级软件的快速组装与构造,从而极大的带来软件随业务可变的灵活性、低成本和高可控性。但缘于公司的产品定位太过超前,普元磕磕绊绊地走到了2004年。这一年年底,普元已经亏损了三、四千万元,让刘亚东深感压力,于是普元启动了一轮融资。

刘亚东和黄博士用了40多天的时间,走访了几乎硅谷所有的60多家风险投资公司。2004年,腾讯和盛大先后在香港和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在全球资本市场掀起了新的一浪,同时也使得中国概念股更加受到投资人的关注。

但对普元这样一家用更好的方法解决企业软件应用问题的公司而言,投资人改变的只是更加愿意聆听刘亚东和黄博士的故事,但没有松开捂紧的口袋。“等于我们免费给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们上了一堂中国投资环境的市场教育课”,刘亚东笑着回忆道,“风险投资商之所以没有投资普元,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当时美国有4家和普元从事类似软件定位的公司,在烧掉投资人的两亿美金后,先后折戟。”。显然,虽然普元有着中国概念,但投资人心有所忌。

2005年,经过打拼,在有了交通银行、华为等重要客户的验证使用后,普元乐观的估计了当时的市场对以构件技术改造软件应用的认知,认为大规模推广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迅速扩张,招了大批的销售人员,公司员工急剧膨胀到300人,市场营销费用大幅度增加。但产品并没有卖的出多少,一下子亏损了3000多万。“事后不得不裁员近乎一半,很痛苦” ,刘亚东说。

经历了05年的起落后,刘亚东和管理团队越来越体会到一个道理,一个成熟的企业级软件产品,从技术完善到产品成熟,至少需要3~5年,这其中不光是技术的领先性,还需要有一群客户在用这样的产品,然后不断地在客户那得到验证和反馈,从而让一款产品真正的成熟起来。

拥抱SOA

尽管融资的不利以及市场上的短暂低迷给了普元加速发展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普元的技术和产品却在过去几年来不断发展和完善起来,并且在过去几年来,普元始终坚持这个领域。在刘亚东写的《软件中国的机会》这本书中,普元对自己的“革命”理想做了清晰的描述:通过革新观念,颠覆软件帝国的既定模式,探索软件产业发展新思维,进而壮大企业实力,为振兴软件中国做出贡献。

更明确的讲,普元就是希望以构件的形式,来解决大型企业应用开发及管理中的效率与成本问题。普元相信,当通过软件的构件化(即将软件打包成一个个小功能包,通过图形化的拖拉拽操作方式和搭积木一样的方法完成软件的开发,以此提升效率和可维护性),而非一行一行地编写源代码,将真正帮助中国的大型企业将自己的软件资产有效管控起来,并对接未来的应用,同时提升软件对业务支持的响应敏捷性。

本着这个思路,普元开发出近1000个构件,同时,以构件为核心的软件思想、方法论逐渐完善,构件库、构件平台产品也日趋稳定成熟。2006年,世界软件工程大会在中国第一次召开,SOA国际标准组织OSOA成员的Martin Nally先生来华,恰遇普元联合创始人兼CTO黄柳青,Martin得知普元已经开发出了近1000个“构件”,并且以构件化为特征的企业应用已在中国的很多大型企业中有了丰富的积累,这让Martin觉得,中国的构件化实践可以为SOA国际标准提供弥足珍贵的实践经验与参考。

在Martin的引荐下,IBM、普元、BEA(已被Oracle收购)等17家厂商于当年共同建立了OSOA联盟,普元作为亚太唯一核心成员,共同发布了两项重要的世界级SOA规范SCA/SDO,贡献了中国人的智慧,这是中国中间件的发展历史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个瞬间。

SOA是权威调研机构Gartner在1996年提出的概念,这一概念将软件视为由“构件化服务”组成的新系统,着重强调软件的松散耦合、并使用独立的标准接口,让企业应用系统变得灵活。经历过10多年的发展后,SOA逐渐从概念走向落地,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认同普元所倡导的将软件应用做成符合SOA标准的,以方便地在同样符合SOA标准的中间件平台上像搭积木一样构建和维护自己的软件资产。

对普元而言,其构件思想和对应的产品与SOA本质上是一致的,同时又由于普元的构件平台符合了SOA标准,这意味着只要是符合SOA标准的其他应用系统,在普元的构件平台上都可以方便的应用。“就好像普元的构件平台是一个接线板,插头连接的是各种应用,因为‘电压’和‘接口’是一致的,因此能够方便地支撑各种应用,包括现在和未来的应用。”,刘亚东说。

沈惠中到位


普元CEO 沈惠中

2007年6月,刘亚东请来了沈惠中作为公司的CEO,自己则只做董事长,日常的经营交由沈惠中打理。沈惠中堪称中国中间件市场的运营奇才。1997年1月,年仅26岁的沈惠中加入BEA,并于同年7月份来到北京建立BEA北京代表处,在随后的6年多的时间里,沈惠中先后出任BEA大中国区销售总监、BEA中国区总经理和BEA中国公司总经理,最后至BEA全球副总裁之职。期间,他带领BEA中国的业绩以每年200%的速度递增。

去职BEA后,沈惠中在来到普元的第一年,公司就实现了公司业务100%增长,更重要的是,普元赚钱了。对于普元的赚钱,沈惠中认为是时候到了。

“根据我以前的经验,产品的成熟一般需要三到五年时间,我来的时候正好做了六年,产品成熟不代表把产品做出来,还得在市场上经过前期客户的验证。我来之前我们已经有华为、交行等这样要求非常高的客户,经过验证,证明产品已经成熟了,可以大规模走向市场了”,沈惠中说。

在这位职业的经理人看来,之所以在国内企业软件市场,特别是高端市场,能够把产品做成功的公司基本上数不出来,是因为“做产品”这段时间“太寂寞了”,要亏很多钱,但这又是必经的一条路,如果扛不过这段路,就改做集成和服务,而不是软件产品。“亚东当时并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但他坚定地走了下来,就到了一个今天该赚钱的时候”,他说。

沈惠中到来以后做的最大的调整,就是将普元既往的以技术和产品为中心,转变为面向市场。“如果客户不认可,技术和产品再好也都没有价值,而客户认可的标志最直接的就是付钱了,付的越多,证明越成功”。
基于这样一个转变,沈惠中一方面加紧了与下游独立软件开发商的合作,帮助独立软件开发商们更好的在普元的EOS平台上为最终用户交付应用,这被称为软件业的“福特模式”。另外一方面,由于普元的产品在交行、建行、工行和广东移动、安徽电信等大型公司的应用成功,产品引起了越来越多用户的好评,公司的业绩自然就水涨船高。

整合的未来


新开发创投董事总经理 李家弘


天津和光股权投资总经理 余紫秋

在普元业绩上升之际,投资人也叩响了普元的大门。今年5月,普元启动了新一轮融资,短时间内与几十家投资公司进行了接触,很快就剔除了大多数。“我们不接受对赌和回购协议,这就筛掉了一大半”,沈惠中说。所谓对赌,是指投资双方达成的一种期权协议。双方约定如果在一定时间内达到或者达不到约定的条件,投资双方将有权行使另外一种权利。

以蒙牛乳业摩根士丹利的对赌协议为例,如果达不到摩根士丹利的业绩增长要求,则蒙牛乳业要向摩根士丹利“输掉”股份,反之,摩根士丹利向蒙牛乳业支付股份。对赌或回购协议已经是投资界通行的惯例,但普元拒绝了这一条。“要求签署对赌协议的投资人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来赚钱的,而我们希望找到同心同德,能够同甘共苦的投资伙伴”,刘亚东说。

此外,在投资人的选择上,普元有三个标准,一个是出价合理,二是双方沟通顺畅,三是资源上能够给予普元支持。以这三个标准衡量,新开发创投当仁不让。国家开发银行本身就是普元的客户,非常了解普元的业务能力,而新开发创投正是国家开发银行旗下的第二大基金。新开发创投出资为8000万元,天津和光出资2000万,1个亿的投资占普元的股份“不算大”--换句话说,投资人给了普元至少在刘亚东等人看来比较合理的估值。

如果说新开发创投看中普元是因为业务的关系更了解普元的话,天津和光的投资则更具戏剧性。余紫秋是天津和光的合伙人之一,这为曾任君安证券高管的资本市场老牌人物,自中国资本市场创立之初就投身其中,亲身参与和见证了许多中小企业的成长历程。他和刘亚东有着多年的交情。09年7月,余紫秋在天津注册成立了这家股权基金,一直关注着刘亚东的他得知普元准备融资时,立即拿出2000万元,而理由只是因为刘亚东这么多年只干这么一件事(指普元及它的中间件业务),肯定能干好。

对于融资之后的打算,普元CEO沈惠中表示将主要用于人才与软件产品资产的整合。他认为,中国软件业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在基础软件领域积累了大量优秀软件人才和丰富的软件资产。对这些人才、软件资产进行有效整合,将是下一阶段国内基础软件发展的重要主题。

而普元过去8年多的经历证明,普元打通了技术和客户之间的通道,向大型企业用户证明了:作为一家中国企业,普元在基础软件领域可以做到让银行、电信等高端用户信任,具有解决核心业务软件应用关键问题的能力。接下来,普元要做的就是进一步贴近用户,从技术平台产品的提供商,整合更佳人才与软件资产,继续向深入行业的领先的平台软件解决方案商转型。

当然,1亿元远远不够普元未来的发展规划,普元已经启动了上市计划,“我们希望普元通过整合,以更丰富、更出色的基础软件解决方案,为中国企业用户的IT建设提供更好服务;同时,为推动国产软件产业的持续进步做出贡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