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网:倪光南:书评《平台征战》


 2009-06-08 00:00:00       758

本书作者在对中国众多软件企业的调查中,发现它们在成长中普遍存在着一些问题,这一研究成果首先发表在2008年5月的《IDC中国软件开发商竞争力调研》报告中。

本书作者在对中国众多软件企业的调查中,发现它们在成长中普遍存在着一些问题,这一研究成果首先发表在2008年5月的《IDC中国软件开发商竞争力调研》报告中。针对服务型软件开发商和产品型软件开发商的不同特点,报告分别给出了“四阶段模型”。调查发现,近70%的中国软件开发商分布在1.5~2.5的较低阶段。相比之下,它们的竞争者--外国跨国公司则处在较高的阶段。作者认为,中国软件企业必须努力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向更高的阶段发展,在这种情况下,“组件+平台”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通过分析传统行业的发展史,可以明显地看到这些行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走向“组件+平台”的趋势。作者认为,经过了200多年的发展,如今制造业已经通过平台化、组件化、标准化的运作方式,不断提升行业和企业的“质量、成本和交付”。作者还认为,软件产业的发展也在遵循这一趋势。“如今,这种‘组件+平台’的新商业模式同样已经开始渗透到了软件和互联网行业,并且为采用该模式的企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竞争优势。”

  这里所采取的方法和现在流行的TRIZ理论相符。该理论由前苏联发明家G.S.Altshuller在1946年创立,也被称为“发明问题的解决理论”。它认为,任何领域的产品改进、技术的变革、创新和生物系统一样,都存在产生、生长、成熟、衰老、灭亡的过程,是有规律可循的。按照这个理论,我们可以从一个成熟领域的发展过程中找出某些规律,然后用来预测另一个新兴领域的发展趋势。所以,本书通过对制造业等传统领域的发展规律的分析,来预示新兴的软件领域的发展趋势是有科学根据的。

  实际上,软件产业“平台化”已经经过了数十年的演变,而且,这个趋势还在继续。回顾早期的计算机产业结构是垂直型的,比如,IBM主机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Digital的小型机也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它们的硬件和软件都是自成体系、无法兼容的。进入微机时期,尤其是进入网络时期以后,随着标准化和开放性的不断提高,软件产业结构逐渐从垂直结构型转向垂直分工型(也就是水平结构型)。这样,软件就独立于硬件,并逐渐形成了一些相对独立的水平型的层次;随着时间的推移,软件层次还在继续增多、细化。例如,原来操作系统是最底层的软件平台,但后来在操作系统之下又出现了“基本输入输出系统”和“虚拟化”的层次;同样,中间件也在继续细分,目前,在“应用服务器”这类基础中间件之上又发展出了通用的开发平台,即书中所说的“技术平台”,而在这种“技术平台”之上又发展出了面向特定业务领域的“产品平台”。当然,软件的其他层次也在向更细分的方向发展。

  与“平台化”的发展类似,软件的“组件化”也经历了多年的演变。“组件”或称“构件”,是为提高软件开发效率、解决软件重用问题而提出来的,这些年来,“组件”的理念、应用和标准等都在发展。近来,随着面向服务的架构SOA的兴起,国际上正在制定SOA的组件标准(即SCA和SDO),我们高兴地看到,我国普元公司也参与了标准制定并推出了符合这一标准的组件化开发平台。书中通过一些典型案例说明,企业如采用这样的“技术平台”,可以充分发挥“组件+平台”的优势,迅速提高核心竞争力。

  本书以不少的篇幅对中国一些优秀软件企业(华为、东软等等)进行了分析,内容涉及公司管理、发展战略、人力资源、技术策略等等方面,它们的经验对软件企业管理者和一切软件工作者都有参考价值;同时,它们也以各自的实践印证了“四阶段模型”。

  本书告诉读者:SOA新潮流对于中国软件企业采用“组件+平台”的新商业模式十分有利,中国社会智力性价比的优势(本书的数据表明,华为的智力性价比是它欧洲同行的12倍)将使中国软件企业在“组件+平台”方面的成本优势明显,从而获得更强的竞争力。

  最后,我们愿意引用本书结尾的一段话(世界领导与变革领域的权威专家约翰*科特所说):“在21世纪的历史上,只有两个国家有机会在全球范围内占据主导地位,那就是美国和中国。他们谁将成为最后的赢家?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两个国家各自在处理变革过程中的表现。”我们认为,至少这段话对软件行业是非常适合的。中国拥有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软件人才和巨大的内需市场,在软件这个技术更新特别迅速的领域,中国完全可以发挥后发优势,成为世界的软件强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