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规划、五层能力” 助力大数据落地

下载普元政务大数据白皮书

三级业务规划

国家大数据战略要落实,除了提供政策支持外,还要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推动政策的落地,按照政府大数据现状及发展趋势,可以划分为共享共用、开放服务、融合应用三个发展阶段,各阶段按照达成目标,可以分为初建期、推广期和成熟期,具体如下:(表:阶段业务目标)

共享共用阶段

在政府部门内部强调的是共享共用,清华大学数据科学研究院执行副院长韩亦舜认为:“政府数据开放要在实践中摸索前进。先把政府部门内部及部门之间数据共享的工作做起来。各级政府都以数据应用为导向,需要什么数据就共享什么数据”。因此在大数据的开放应用之前,首先要在各级政府部门间,形成共享共用的机制。
部门间的信息共享,综合考虑管理难度和技术难度建议分为三个阶段:“条线内部门共享”、“平级跨部门共享”、“跨层级和跨区域的共享”,通过统一规划,逐步推进的策略,打造部门间信息资源共享共用的新格局。

开放服务阶段

一些发达国家政府在数据开放方面走在了前面,甚至把数据开放当做执政自信的标志,值得我们借鉴。
对社会的数据开放,先从方便百姓生活又不是很敏感的数据开始。特别是涉及公共安全、公共利益的数据,提供公共服务的机构或企业有义务在一定前提条件下开放,这样一些可以预警、预防的群体性事件就能够避免。
按照社会关注程度、数据量大小和具体实施难度,数据开放建议分为三个阶段:“业务统计数据”、“少量高频数据”、“重点业务数据”。通过以安全为前提,重点关注优先试点,逐步扩大范围为原则,稳步推行数据服务开放。

融合应用阶段

政务大数据归根结底,还是要面向行业应用的,需要基于不同的业务部门开展,并和现有平台建立联系。政府建设的大数据平台,数据不但要交换,还要融合,还要使用,这和以往建设的信息资源平台、数据服务平台、应急采集平台等数据类平台有所不同。

融合应用可以分为“数据融合”、“业务融合”、“产业融合”三个层次:
其中,数据融合是把本单位数据、从其他单位共享的数据,以及互联网等社会相关的数据,相互融合,相互比对,建立融合数据资源中心,统一数据标准和口径。
业务融合主要围绕各行业的特定业务场景,比如交通出行、医疗保障、民生服务等领域,建设智慧应用,形成行业业务的决策分析体系,支撑城市运行和城市治理的方方面面。
产业融合,随着一大批大数据处理、大数据分析、大数据运营企业的兴起,政府数据将不单单是自建自用,通过建设数据运营平台,数据交易平台等形式,引入社会资本共同参与城市建设和社会治理,实现向集约型、服务型、智慧型政府的转变。
要推进政府大数据平台的建设,不仅仅是开发一套系统,还需要制定着实可行的标准规范和管理制度提供保障,结合业务应用目标,保障大数据战略的可靠落地。政府的大数据平台从三个阶段、三个维度入手,分别制定建设策略,具体内容如下:

五层关键能力

为达成上述三个阶段发展目标,围绕业务、技术和管理策略,政府大数据的落地需要五层实施能力提供支撑:

存储处理是根基

随着视频监控、北斗定位、智能终端、传感设备等物联网设备的海量涌入,政府数据当量产生爆发式增长,而量变导致的质变,无法对传统的数据库通过增加服务器硬件配置来解决。
部分结构化、非结构化数据需要采用不同存储架构,在保证可靠性与安全性的前提下,支持线性扩展与灵活配置,成为支撑后续数据共享、开放和应用的起点。

数据质量是底线

数据质量对数据价值的影响,如同含金量对金矿价值的影响,如果原材料不可靠,数据共享、数据开放和数据应用,都将成为纸上谈兵。
数据质量的提升是一个持续的过程,需要要建立相应数据标准、质量规范及组织保障,除了书面的规章制度外,需要借助元数据动态采集、自动化作业、监控告警等信息化技术,为数据治理提供合适的承载工具,将标准规范落实到每个角落,使数据质量业务执行更加顺畅,建立起良性的质量发展机制,从而支撑起数据共享、开放与应用。

共享共用是关键

此处的共享共用包括:单位内部业务系统的整合共享、直属或垂管单位间的共享、横向与有关部门的共享,及从外部来源共享的社会数据。无论规模和价值如何巨大,大数据仍然属于数据资源的范畴,实现数据资源跨部门、跨区域、跨异构数据的共享共用是大数据发展的根基,只有数据在内外部单位间流动起来,才能创新应用,创造价值。
随着相关标准出台,部门数据边界及共享范围将愈发明确。政府数据在各级政府单位间的共享共用将通过常态化,具体交换将落实到信息化平台。

数据开放是趋势

政务数据的开放及大数据平台的形成趋势不可逆转。然而,政务数据涉及大量个人隐私甚至涉密信息,如何在开放的同时保护个人及国家数据安全,是所有政务及公共数据持有部门面临的首要问题。
数据开放走向社会自治的必经之路,但数据开放最大的难题是数据安全。政府大数据战略中,既提倡数据共享,又要防止数据被滥用, “只建不管”或“重建轻管”更应当避免,数据运营成为了关键。国家已计划出台一系列大数据标准,涉及数据共享和公开范围,并界定数据挖掘、利用的权限和范围,但后续数据运营的责任仍然落到具体数据生产单位。因此需要各单位引入互联网+模式,借助信息化平台落实相关政策,从管理和技术两方面提供事前预防、事中控制和事后追溯能力,在数据安全与开放之间达到平衡。

融合应用是目标

无论是数据汇聚还是数据开放,其最终目标是充分挖掘数据价值。因此大数据平台的建设,要深刻理解大数据对国家治理的意义,并贯彻在平台建设的各个过程中。提升政府大数据技术服务能力,促进大数据与各行业应用的深度融合,以应用带动大数据技术和产品研发,形成面向各行业的成熟的大数据解决方案,为政府治理提供更有效的决策支持和运营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