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 解读软件美国 | 软件中国 | 光荣与梦想 | 后记 | 下载电子版

第一章:解读软件美国

那是最好的年月,那是最坏的年月,那是智慧的时代,那是愚蠢的时代,那是信仰的新纪元,那是怀疑的新纪元,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绝望的冬天。

—— 狄更斯

I、管理与技术:软件美国的成长环境

2004年6月,中国与南非萨索尔公司就在中国建设煤变油项目签订了合作意向书,拟在陕西和宁夏建立两座煤变油装置,项目总投资约60亿美元,设计规模为年产600万吨,其中的“煤变油”技术专利转让费达10亿美元。

南非的煤炭储量居世界第五位,石油的蕴藏量却非常稀少。上世纪中叶,南非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政策令国际社会对其孤立封锁。在所有的制裁举措中,石油禁运是最厉害的杀着。正因如此,南非高度重视能源转化技术的开发,并在短短5年中,由专门从事煤炭液化研究和生产的单位——萨索尔公司生产的第一批石油制品就开始供应市场。从那时候起,南非开始进入自给能源的新时代。目前,南非应用煤炭液化技术可日产原油15万桶,能满足南非40%的能源需求。

“煤变油”的尝试者众多,南非既非第一个、亦非唯一在此方面不吝投入的国家。但放眼全球,当前仅有南非可利用煤炭液化技术大规模生产石油制品。我们说,一个国家一项产业的发展永远无法回避这个国家这项产业所处的历史与现实产业环境。正是在经济封锁、石油禁运的特定条件下,挑战与危机反而成了南非“煤变油”技术的催化剂,促成了这项技术的产品化与产业化。

在一定的产业环境下,一些产业不仅得以孕育且可以实现超常成长,类似的“奇迹”决不只出现在南非。

不久前,耶路撒冷警用装备博览会上,一种可防止自杀性爆炸袭击的公共汽车备受关注。这种汽车的车门处安置了一个旋转安全门,它能够探测出乘客身上携带的炸弹,并阻止危险分子上车。展会上还展出了其它的安保设备,如可远距离探测爆炸物的激光检测仪,以及通过分析警犬吠声来判断危险系数的警用软件……所有的产品都是以色列公司研发生产的。

建国50多年来,持续不断的国际国内紧张局势使得以色列国家在此领域的政策强烈倾斜。就像矛与盾的关系一样,矛之逾锋,盾之逾坚。与邻国的持续不断的政治动乱与纷争、国家强有力的政策与资金支持、国际不断升级的恐怖疑云,都给以色列的安防产业提供了可持续的发展动力与发展空间。目前,以色列的电子安全和物理安全解决方案在世界上堪称一流。全世界都可以看到它的安全解决方案,而且来自以色列的安全顾问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国外政府、公司总裁、安全组织、国家银行、公共管道、电力电气安装、计算机公司等都已无所不在。

再看看印度,这个以重点发展软件代工外包为主的国家在软件方面所创造的价值远远超过他们的中国同行。印度三个最大的IT公司的市场总值达到了400亿美金,超过了中国前100个IT公司的价值总和。

印度国内缺乏庞大的来自政府、通讯、金融、制造等关键行业的信息化软件内需。它们充分发挥自己在殖民历史过程中所形成的普遍的英语语言应用优势,面向欧美市场,凭借相对便宜的软件人力资源,代工欧美软件大客户的外包业务,形成极具成本优势的出口型软件外包产业,并获得了较高的产业利润。

特定的语言与成本优势让印度有了发展软件外包业务的机会;同时缘自本国软件应用内需的缺乏也让它不得不以出口为重点业务发展。这是由印度的历史与现实合力所形成的。

无论是南非的能源转化产业、以色列的安全防卫产业,还是印度的软件外包产业,它们都是在充分结合本土的历史背景和现实环境的基础上取得的。将自己国家中不利的因素向有利的方向转移,化被动为主动,反倒使得它们在特定的领域形成了独特的领先产业优势。

软件产业的兴盛是未来国家间竞争的核心能力之一。一ā直以来,美国的软件发展模式都被软件界奉为圭臬。美国模式更是被写入教科书,成为软件从业者学习的经典。美国模式之所以如此受推崇,在于其对世界软件产业先锋性的开拓和引导作用。

美国独立软件业始于20世纪50年代。半个世纪以来,这个行业在美国树立了无数座里程碑,从第一个雇佣了全美60%程序员的“巨程序”到第一个百万美元的软件产品,再到Oracle这样的巨擘诞生……可以看出,美国软件产业以螺旋式的轨迹快速上升。在这个过程中,软件美国以渐进的方式,通过商业与技术的联袂,在一个极具美国特点的产业环境下成长起来了。

首先,成熟的商业环境孕育了美国企业普遍较高水平的管理水平。

西方的现代商业文化产生于希腊、罗马的城邦制商业经济,以契约与法制为前提,商业的独立与私有财产受到保护。大工业革命更形成今天西方成熟商业环境的基础,造就了一批成熟的现代企业,它们拥有成熟的管理者、先进的管理工具,以及完善的管理理论。尤其以美国为代表,商业文化历史悠久,市场环境成熟,企业市场化程度高,竞争有序。

二战后的美国,新商业英雄时代来临了!企业巨子倍出、管理理论与经营实践跨步发展,美国企业组织对内要精细作业,对外要全球化的谋求使得无论是从人力资源规划到工厂管理、从后勤到库存管理……,对组织内部更规范、更先进的管理需求一直在不断膨胀。

统计信息显示,ERP、CRM等企业应用软件的实施,有30%的挑战来自技术层面,而剩余的70%则来自管理。可以说,成熟的商业环境孕育了美国企业普遍较高水平的管理起点,这为企业级软件的兴起奠定了结实的应用基础,使得在50年代后开始兴起的商业套装软件在与企业业务结合的过程中如鱼得水。

其次,先行者美国的企业IT应用环境事实上是从低技术起点开始的。

最初,在推动软件产业发展时,美国政府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们于1949年开始的SAGE防空项目,雇佣了当时全国仅有的1200名软件工程师中的700人,编写代码超过100万行,总开支达80亿美元。类似这些项目成为美国的“程序员大学”,并使得美国成为当时世界软件业的主角。

现在看来,早期先行的美国在技术的应用上事实上是从低起点开始的。这与当时的技术发展水平是相关的。20世纪50年代后的半个世纪中,软件语言不断演变,主体上经历了从最初的机器语言,汇编语言,高级语言到面向对象语言(以Java等为代表)四代的变迁。企业软件应用体系也不断变迁——从早期的主机、单机应用程序,到20世纪90年代早期向客户机/服务器计算模式转移,后来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互联网及它代表的电子商务的出现了,并迫使企业将软件应用技术体系进一步向多层分布式系统的网络环境迁徙。

软件的处理能力主要取决于硬件的发展。现在的计算资源越来越便宜,一个企业级软件的应用部署不完全再被硬件资源严格约束。而事实上,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的企业应用,软件工程师们却不得不重视一个问题——如何在当时昂贵的、有限的计算资源下,开发出更有效率的满足部门级的企业应用来?

软件语言、应用体系,以及硬件资源的历史局限性决定了当时的美国企业级软件发展必须要面对现在看来很低的技术起点。基于此,在后期长时间的应用演变中,逐渐形成了很多现在还存在的IT“遗产系统”。

再次,组织、管理与技术的联袂让美国企业应用的演变以渐进式方式变革。

变迁中的美国技术应用环境决定了美国企业的软件应用也在不断变迁。大约上世纪80年代末,美国实现了企业信息化的第一阶段,即信息基础建设。在20世纪90年代ā早期,企业级软件从主机、单机应用程序向客户机/服务器计算转移。此时,美国企业信息化进入第二阶段,即借助信息技术开始对业务流程、管理结构进行调整(BPR),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N层分布式系统的出现对传统的客户机/服务器模式造成了压力。企业信息化由此进入第三阶段,即把业务流程、管理结构和信息技术三者结合起来,衍生出了CRM、ERP和数据仓库等新的管理理念和系统概念,并进一步通过企业应用集成(EAI)等手段对业务、管理和信息系统进行融合优化。目前美国企业应用正处于第三阶段。

每一代的变迁都是在前代基础上的发展和飞跃,每一次的飞跃都显著地提高了企业应用的效率、促进了软件业并进而促进了社会多方面的发展。

最后,企业应用的大量遗产系统作为历史包袱客观存在,挥之不却。

在长达半个世纪的企业应用实施过程中,软件美国花费了巨大的社会与经济资源。据统计,从上世纪60年代至1995年,整个美国信息化建设上的投入累计已超过1万多亿美元。仅仅在美国政府领域,现今每年的开支还达到1200多亿美元。

每一次技术的演进中,美国企业都会在不同的操作系统、以及支持软件运行的客户端设备上大量投资。不断地新购软件包、不断地按传统方法开发应用、不断地将支持后台功能的业务逻辑进行编码……,技术的演进让更早些的投资都变成了“遗产”。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随着这些企业应用软件或者解决方案的日渐多样。管理这些遗产系统就变得更加困难。

可以说,遗产系统作为软件美国的一个历史产物而客观存在,在部署面向未来的更好的企业应用时,它们变成了历史的包袱,挥之不却。

距今为止长达半个世纪的软件史是美国的,但同时也是世界的。当我们将观察的视角投向企业级软件的苍茫历史中,以开放的姿态迎接任何先进的模式时,对它们的研究与学习,都不可忽略其背后所承载的历史与现实的影响因素。软件美国成长的过程事实上是依附于美国不断变迁的产业环境的。那些普遍较高水平的企业基础管理、不断迁徙的软件应用技术架构,一代又一代演变的软件语言、以及历史的IT“遗产”……,都像一道道绕不过去的“坎”,在软件美国前行的时候,时刻都在左右着这个国家的进程!

II、“梅花桩”故事:软件美国的企业级应用

《2003年美国信息发展状况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表明,当前美国整个国家的企业软件与网络应用已达到较高水平,各企业间的物流、信息流与资金流系统已实现统一。供应链管理、客户关系管理软件在美国也得到较广泛的应用,其生产、管理、经营被有机连接,从原材料购买到产品销售信息,都可在网络上通过软件有效整合;美国许多企业已发展了ERP(企业资源计划)软件,以及SCM(供应链管理软件)、CRM(客户关系管理软件)等;企业内部的信息化和整个社会信息化实现了融合,大大提高了企业的竞争力。

美国主宰了20世纪的全球软件产业。时至今日,它仍是全球软件业公认的领先者。依附于特定的美国市场、管理、以及技术环境的变迁,软件美国企业级市场应用呈现出非常鲜明的发展特点。

首先,大量部门级的套装软件的深度应用,形成了如“梅花桩”一样的格局。

如《报告》指出,美国许多企业已发展了企业资源计划(ERP)软件,并从ERP软件又扩展了供应链管理软件(SCM)、客户关系管理软件(CRM)等。二战之后,当时美国成熟的商业环境、先进的基础管理体系、较低技术起点的IT发展等背景影响,使得美国企业在软件功能上要求相对规范、在软件结构上要求相对稳定,在软件效能上更强调整合与优化等。那些集成了“先进管理经验”的部门级套装软件正好满足这些需求。

受当时客户应用需求影响,以及昂贵的计算资源约束,这些企业应用软件从诞生之初就是为部门级应用服务的。它们被主观地按照部门职能或某一管理职能简单分割为人事、财务、行政、ERP、CRM、SCM、BI等等。这时,美国企业当时成熟规范的部门管理过程用“比特”的方式合乎逻辑地映射到大型数据库、以及一些优化的企业软件产品上。软件开始控制美国大公司的商业管理。

这种以套装软件应用为主的模式深植于美国企业的IT应用中。有人打了个生动的比喻,说这就好比是中国传统武术中的“梅花桩”,每个“桩”都承载着特定的功能并对应企业不同的职能机构,不同的公司因“需”选“桩”,“桩”“桩”组合起来就可“打”出漂亮的“套路”。可以说,那些“梅花桩”——套装软件的大量应用,在美国企业应用中已成林立之势,并形成美国模式的鲜明特点之一。

这些以套装软件应用为特点的“梅花桩”形成并非偶然。这一模式的背后实际上是由美国特定的商业、管理、技术等历史与现实因素决定的。市场对“梅花桩”的大量需求,使SAP、Oracle、PeopleSoft等套装软件厂商逐步占据了企业级市场的主导,并持续开发出能给客户提供标准化应用体验的新产品。逐渐的,套装企业级软件牢牢地控制了大公司,并成为它们商业流程的枢纽。

这时期的企业级软件市场逐渐兴盛。到了60-90年代,SAP(成立于1972年)、CA(成立于1976年)、ORACLE(成立于1977年)、SYBASE(成立于1984年)、Siebel(成立于1993)等一批强大的企业级解决方案提供商应运而生并发展迅速,整个行业极为活跃。

ERP、CRM、BI……等等“梅花桩”代表了那些集成了“先进管理经验”的套装软件,传统上一个企业的IT架构是靠一个个单个的应用程序来搭建的。而事实上,单个的应用程序是无法包容用户的各种业务需求的,它们只能不断地通过开发新的应用,或者扩展现有软件来艰难地支撑对变化业务的需求。可以说,以部门级的应用程序为中心,这种企业应用模型在长达40年的过程中,占据了牢牢的统治地位,并迫使业务用户将其能力仅仅局限到了应用程序的能力。

其次,“梅花桩”间没有统一的软件标准,造成信息孤岛出现,不得不发展以“融合”为主题的企业应用集成。

那些分布在不同部门与不同公司的“梅花桩”,很大程度上提升了企业的管理水平。但随着商务需求的进步,人们发现那些分布在企业内部的“梅花桩”之间很难对话,而不同公司之间的“梅花桩”交流更是难上加难,信息孤岛由此形成,基于价值链的竞争管理也成为问题。软件商们不得不回答一个问题——如何把那些独立部署的企业软件产品(或解决方案)整合起来,成为统一的IT资源,以获得更灵活、更富竞争力的商业应用?

从软件技术角度来看,大规模的企业软件“梅花桩”通常要求在软硬件各不相同的分布式网络上运行。为了更好地开发和应用能够运行在这种异构平台上的软件,也迫切需要一种基于标准的、独立于计算机硬件及操作系统的开发和运行环境,以便让“梅花桩”对话,于是以“融合”为特点中间件技术应运而生。

从企业应用体系结构上来看,企业级的应用已不再满足于单机系统和简单的客户/服务器系统,而是向着三层和N层体系结构的分布式环境不断迈进,中间件出现在原有的客户端和服务器端之间。它们负责完成数据安全和完整传输,通过负载均衡来调节整个企业信息系统的工作效率,从而弥补两层结构的不足。它们就像把一个个独立的“梅花桩”串通起来的绳结——是一种起承上启下作用的应用支撑平台,在各种复杂的、多态的“梅花桩”间运筹调和。

有人做了统计,从20世纪90年代起,为应用集成而生的中间件进入美国商用市场以来,以年均60%以上的复合增长率快速发展。即使是现在,美国大型企业每年IT预算的40%都是投给了应用集成平台。2003年美国市场的中间件产品销售额达到48亿美元,占全球中间件市场总销售额的68.6%。美国成为名副其实的企业应用集成大国。那些提供融合职能的中间件厂商,比如BEA 、IBM 、Oracle和SUN等,成为这个时期美国市场的赢家。在随后的岁月中,越来越多的独立软件公司应势而生,企业级软件市场空前丰富。

再次,高度耦合的“梅花桩”套装软件结构,难以适应客户应用需求的灵活变化。

首先是那些来自企业内部的——企业人员的不断成长变化,往往容易导致哪怕一项新技术的采用、一次组织结构的调整、一个更美妙的创意、一次缩减运营成本的改革都可能引发出新的需求。其次是那些来自企业外部的——政府政策的变化、企业间的收购与兼并,以及一些重大的政治与经济事件等等,也会影响企业的业务与组织变化。

例如,客户期望实现业务集成和协作,在协作基础上构建出高效的企业应用体系;客户期望对供应链上的信息进行及时传递与处理,以实现更快捷的市场响应能力;客户期望能够快速实施和低成本部署满足个性化需求的软件系统,并适应未来商业环境的变迁……。一句话,变化的业务、组织与技术环境使得客户对软件的“随需应变”能力要求越来越高。

部门级的套装软件是从代码级做起的,它往往强调功能实现,天生结构庞大,能够满足部分稳定的市场组织管理需求;但它在主体上采取的是固化了大部分的软件功能,而只留一小部分参数配置的方式,因此在产品结构上表现僵化、难以适应更频繁充分的变化需求。

“耦合”是软件模块之间相互依赖的一种量度。高耦合度的软件是难以维护的,一处的修改容易引起另一处甚至更多处的变动。从代码级做起的套装软件和定制软件都具有极高的耦合度,要么结构死板僵化,要么开发方式效率低下。在这个企业形态不断变化、企业外延不断扩展、企业环境不断变迁、企业业务不断调整的时代,这种以一次开发持续使用为特征的软件已日显陈腐和落伍。

最后,互联网出现使得“梅花桩”被重新打包,开始部署基于“服务”的电子商务体系。

1994年后迅猛发展的互联网,使得美国软件业开始进入了一个全新时代!

多年来,那些分布在不同部门支撑不同管理职能的企业应用“梅花桩,它们已经几乎固化了业务的管理职能与工作流程,并在C/S结构、N层架构的环境中深深扎根。互联网的出现爆发出可以使商业世界发生革命的力量。基于互联网的企业级应用要求软件实现跨空间、跨时间、跨设备、跨用户的协同,软件处于极度复杂的异构环境中。这种情形下,传统的按职能管理的应用软件模式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美国大量的企业应用是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内缓慢建立的。无论在单机时代、客户机/服务器时代、N层架构时代,以及后来的互联网应用时代,递进变迁的IT技术让企业组织不得不面对复杂、异构的应用环境。不断变化的业务需求意味着不仅要更好迎接来自互联网及电子商务的挑战,而且还需把那些沉淀了大量投资的遗产系统、现有系统,以及新的基于浏览器的前端绑定起来。在这种情况下,部署基于“服务”的电子商务成为一种把很多不同的、分散的服务捆绑在一起的新趋势。

在这种趋势下,要求开发者超越应用软件来思考,并考虑复用现有的服务,或者检查如何让服务被重复利用;这种方法鼓励使用可替代的技术和方法(例如消息机制),通过把服务联系在一起,而非编写新代码来构架应用;这种方法的消息机制经过适当构建之后,允许公司仅通过调整原有服务模式,而非被迫进行大规模应用代码的开发,使得在商业环境许可的时间内对变化的市场条件做出快速响应;这种方法要求开发者从“服务”集成的角度来设计未来的应用软件,即使这么做的利益不会马上显现。

回顾历史,我们看到——美国“梅花桩”林立的过程,也是那些制造和服务“梅花桩”的公司们成长为软件产品巨头与咨询服务巨头的过程。多数“梅花桩”在提供了大部分的固化软件功能后,都保留了部分须进行客户化配置的参数,而负责完成“二次配置”的服务商则主要有普华永道、埃森哲、安永、毕马威等管理咨询公司。

这样,当SAP、Oracle、Seibel、Peoplesoft等在软件产品层面上,成为“梅花桩”强势市场语言的代表,这些管理咨询公司作为“梅花桩专家”,协同产品商为客户服务。“梅花桩”产品商与“梅花桩专家”服务商之间的分工自然形成。这种非正式间的业务结盟让它们成为美国模式的维护人与收益人。

从第一家诞生的美国独立软件公司、第一个出现的巨程序、越来越多部门级的软件应用ā,到以融合为使命的中间件的发展,可以看出,美国软件业的每一次进步都是在商业与技术的联袂下,所进行的自然演化。企业管理需求带动软件技术进步,软件技术进步带动企业管理提高。在此过程中,软件产品巨头与服务巨头实现了自然的专业化分工,在一个完整的产业生态圈内合力推动软件美国持续进步,最终成就了软件美国今天的辉煌!

III: 新时期软件美国:向下一代迈进

“美国模式”在促进软件美国进步的同时,也在“自适应”的进行不断调整。美国国家标准和技术研究院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占世界软件销售额85%的是大型的专用软件,而其开发的失败率却高达70%!”而据CRM产品的领头羊Siebel公司预计:IT部门将不再购买通用的CRM软件,而是会逐渐按照自己内部的业务流程对软件进行调整。如果Siebel的预见是准确的,那么CRM市场的终结也意味着企业关系管理市场、供应链、人力资源管理市场,以及其他大型应用软件市场的终结。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因素——比如变化的客户应用需求导致以应用软件为中心的模型已不能灵活适应、“编码”式的软件结构使得传统的应用软件具有先天顽疾、互联网浪潮对传统的软件架构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等,它们都正在影响着以传统应用为主的“美国模式”的表现。这时候,无论是IBM、BEA、还是Siebel、SAP,软件巨头们都开始思考新时期的软件美国企业应用方向在哪里?

Gartner是这样描述未来企业理想的应用远景的,它说,让IT变得更有弹性,更快地响应业务单位的需求,以实现实时企业(Real-Time Enterprise),从而更彻底地摆脱对面向技术的产品或者解决方案的束缚,轻松应对企业变化发展的要求。

回头再看任何一本管理学著作,几乎都会告诉我们——现代企业的组织往往是由董事会、总裁等管理部门,以及营销、研发、行政、财务……等业务部门组成。在对一个企业进行考察时,人们更容易看到的也是这些显形的职能部门。在传统的企业应用软件思维来看,实现对业务部门的协同管理成为企业IT的目标,ERP、CRM、BI、人事、行政、财务……等等,这些分布在职能部门的业务管理软件成为采购重点。职能级的软件提升了企业的管理,但也正是这些为实现一定组织管理功能而诞生的应用软件,却又仅仅让企业的业务能力局限于应用软件的能力范围。

企业业务模型中的职能应用,就像一个个孤伶伶的组件,是企业流程(Enterprise Process)如流经企业框架的血液一样,赋予了它们以生命,并更加清晰地定义了它们之间的关系。“会计”是一个职能设置,但“会计将发票寄给客户”却是一个业务流程。这种为完成某个业务目标而按照一定模式组织起来的流程,可以简单如一次会议的安排,也可以复杂如发布一个新的产品。可以说,企业流程将变成下一代企业应用关注的核心。Gartner预言,它将是“现代应用开发领域中最重要的课题”。当企业应用重点转移到对流程的管理后,IT将变得更有弹性,软件将更快地响应业务单位的需求,组织将变得敏捷并向实时企业方向迈进!

2003年,Tom Siebel就作出预言—— 下一代企业级软件将是那些“集中了行业最佳实施案例和流程的软件”。在没有找到更好的名称之前,他将其命名为“业务流程软件”。与此对应,IBM等公司更愿意用“服务”来描述“业务流程”,并且同样认为——部署面向服务的下一代软件架构(Service-oriented architecture,简称SOA)将是未来企业IT应用的趋势。这些软件厂商们几乎在同时看到了它的价值,并且纷纷跟进。

围绕业务流程的应用管理并不是一个新事物,许多IT组织在美国已经探索很多年了。就像前文所讲的,从低起点开始的软件应用架构使得美国企业组织不得不面对不断变迁的、复杂异构的技术环境。互联网及电子商务的出现则让企业需要把那些大量的遗产系统、现有系统,以及新的基于浏览器的前端绑定起来。这时,面向服务(业务流程)的应用架构(SOA)就成为捆绑不同分散服务的新方法。所以,与其说面向服务的架构是一种技术,不如说它是一种哲学——它更像是一种描述业务流程、捆绑各种服务、组织IT基础结构的方法论ā,是一种在计算环境中设计、开发、部署和管理“服务”的模型。

新时期的美国模式向这个方向转移是非常符合它自身的发展应用状况的。大量的分布在异构环境下的不同的服务让它必须要寻找一种更合适的模型来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企业应用的重点在面向服务的应用架构下,向更好的支持商业流程方向转移,把过去关注职能管理的应用系统变成为关注流程管理的应用,从而让IT变得弹性,企业可以实时反应;另一方面,它通过各种基于标准的技术,以更方便、适用、可扩展、可承受价格的方式,实现对大量以往和现有企业服务的集成,并适应不断变化的需求。

现在,频频见诸报端的面向服务架构(SOA)已经成为热门词。有人用“梦开始的地方”来形容它给下一代软件带来的冲击。但当我们意识到——未来的企业应用将向更好的实现对业务流程的支持转移时,我们看到——SOA还仅仅是一次进步,而不是一次革命。它更多的是一次代表传统应用的“美国模式”的更深演化。

那些在半个世纪的过程中,花费了几万亿美金的企业IT遗产系统成为它不得不面对的“障碍”,它们像一个个巨大的怪兽,活生生地摆在软件美国向下一代迈进的征途中。

这些遗产怪兽曾经发挥过巨大作用,而且现在仍在发挥作用。它们挥之不却,让SOA强调在对未来新系统很好地重用时,不得不认真实现对它们的很好继承。纯粹的SOA在理念上本可以成为一场影响企业未来应用的革命。但正是这些历史形成的遗产系统,却让它仅仅变成了一次进步。在对企业业务流程的更好支持方面,它的效果被大打折扣了。

按照Gartner Group的预想,面向服务架构的最终价值在于让IT和业务同步,实现IT对业务从数月到分秒的响应,并最终帮助实现商务自主,以满足高度动态的商务环境要求。我们不得不说,当大量遗产系统存在时,这也许仅仅是一个美妙的理想预期。

不过,美国在企业应用方向上的努力从来没有间断过。Gartner Group甚至预计,到2008年,面向服务架构将成为占有绝对优势的软件工程实践方法,并将以70%的可能性结束传统的软件体系架构长达40年的统治地位。

至此,我们知道,传统的美国模式在面向服务架构的远景构画下,获得了如凤凰涅槃一样新生的机会,但横亘在它面前的那些大量的遗产系统,却又让它不得不蹙紧眉头,认真面对。